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江暮平刚打开手机,就收到了一条群通知,他被邵远东拉进了一个名叫“高三8班聚餐群”的群聊。

    之前邵远东跟他提过同学聚会的事。

    邵远东给他私发了条信息。

    [要不要把成岩也拉进来?你问问他去不去聚餐。]

    成岩正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玩单机游戏,他喊了一声在厨房倒水喝的江暮平:“宝贝儿,帮我也倒杯水,有点渴。”

    江暮平应了声,成岩又道:“用我新买的那个马克杯,蓝色的那个。”

    江暮平打开玻璃橱柜看了一眼,拿出了成岩近期的“新宠”。

    江暮平端着水杯在成岩身边坐了下来,成岩抬眼,坐起了身,接过水杯,笑着说:“谢谢宝贝儿。”

    江暮平开口道:“阿岩,高中同学组织同学聚会,你去不去?”

    成岩喝了口水,有点纳闷:“我去干什么?”

    “你也是我的高中同学。”

    “都这么多年了,除了你,还有邵远东,我没再见过其他人。”成岩说,“我也就跟你当了两年不到的同学,他们肯定都不记得我了,去了多尴尬。”

    “我记得你。”江暮平说,“邵远东也记得。”

    成岩抬眸看了他一眼,想了想,一笑:“那就去吧。”

    随后邵远东把成岩拉进了群。

    群里的同学基本都有彼此的联系方式,谁是谁也都清楚,除了成岩这个新进来的,大家都不认识。

    [陈煜杰:邵总,你拉的是哪位仁兄?]

    [邵远东:成岩]

    [陈煜杰:?]

    [邵远东:怎么了,不记得了啊]

    群里安静了两秒后,立刻热闹了起来。

    [文燕:你拉的是成岩?]

    [顾晓瑜:@cy成岩?本人?]

    [王驰:可以啊邵总,连成岩你都联系到了]

    [陈煜杰:是不是本人,可以先爆个照]

    [顾晓瑜:一把年纪了还搁这爆照爆照的,你像个油腻大叔@陈煜杰]

    [陈煜杰:本来就是大叔了[沧桑]但不油腻]

    “还有很多人记得你。”江暮平对成岩说。

    成岩笑了笑,发现群里有几个人@他。

    [邵远东:@cy,新人爆照]

    接着其他人跟起了队形,刷起了一溜的“新人爆照”。

    成岩笑道:“这么多年过去了,邵远东怎么还是这么欠。”

    江暮平伸手,问成岩要手机。

    成岩笑着递过去:“干什么?”

    “收拾他。”江暮平拿自己手机给成岩私发了一张邵远东醉酒后的丑照,然后保存在成岩的手机里,发到了群里。

    群里的人一阵爆笑。

    邵远东一个电话打了过来,他知道这照片肯定是江暮平发的,所以直接给他打的电话。

    “你说你这人缺不缺德?你赶紧给我撤回啊,不然我告你侵犯我隐私权。”

    “告吧,”江暮平说,“我认识几个不错的律师。”

    “要告你我找严青不就行了,还用得着你给我介绍律师。”邵远东不跟他贫了,笑呵呵地说:“你说这些人要是知道你跟成岩结婚了,会是什么反应啊?”

    群里的人还在继续聊着。

    [今年叶箐会来吗?我想看看大明星]

    [往年同学聚会一次都没来过,估计这次也悬。]

    [她不在群里吧?今年应该是不会来了]

    [这当明星的架子就是大啊]

    [可靠消息:叶箐今年会来]

    [你怎么知道?]

    [我私聊问的呀,只不过人家是公众人物,不能随随便便进群,要保护隐私]

    成岩看着群里的对话,抬头问江暮平:“叶箐是谁?我们高中还有当明星的?”

    “你不记得了?”

    “谁啊?这个名字我没什么印象。”

    “那你还记得你高中的时候跟邵远东打过架吗?”

    “记得。”

    “就是为了这个叶箐。”

    成岩愣了愣,脑子里闪过一些零碎的记忆片段,他有些惊讶:“她都当明星了?很糊吗?我怎么没听过她的名字。”

    江暮平笑了起来:“不算糊吧,她当了明星就改名了,现在叫叶莼。”

    这个名字成岩倒有些印象,好像确实经常在网上看到。

    叶箐是近几年才大火的,她刚进娱乐圈那会一直都不温不火,资源平平无奇,没什么人气。前年演了一部民国剧一炮走红,才够上了一线女演员的级别。

    江暮平看上去不太像会关注娱乐圈的人,成岩喝了口水,笑得眼睛微眯:“你倒是很清楚她的情况。”

    江暮平说:“他们每年都在群里讨论。”

    同班同学是明星,确实很值得讨论。

    “阿岩,当年你跟邵远东闹矛盾,到底是因为什么事?”

    成岩笑了下:“都多少年前的事了,谁还记得。”

    “当年叶箐喜欢你吧。”江暮平说。

    成岩答非所问:“长得是挺漂亮的,就是人品不太行。”

    江暮平捏着他的下巴掰过来,对着自己。

    “不要顾左右而言其他。”

    成岩实话实说道:“她当年是喜欢我,还跟我表白了。”

    “那怎么后来变成你骚扰她了?”

    “邵远东跟你说的?”

    江暮平点头。

    “可能是我拒绝得太直接了,伤到她自尊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得不到就要毁掉?”成岩说着自己乐了起来,“我说我不喜欢她,她问我喜欢什么样的女生,我说反正不是她那样的。”

    叶箐是挺骄傲的,说难听点就是傲慢,仗着邵远东对她有意思还一直吊着邵远东,这些江暮平当年都看在眼里,所以他对叶箐的印象一直都不怎么好。

    江暮平轻轻挑起成岩的下巴,漫不经心地问:“所以你喜欢什么样的?”

    “你说当年,还是现在?”

    “当年和现在。”

    “当年什么样的也不喜欢,现在喜欢你这样的。”

    其实答案显而易见,成岩也没有说些假话来讨江暮平的欢心。因为他年少时是什么样,而立之年又是什么样,江暮平都知道。

    “那你呢?”成岩问道。他记得江暮平曾经说过他高中就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性向。

    江暮平说:“你这样的。”

    成岩看着他。

    江暮平补充:“当年和现在,都是。”

    同学聚会那天,江暮平在学校加班,要晚一点才能走,成岩只好自己先去。

    其实他本来想等江暮平一起的,因为他不想独自面对那些不太熟悉的老同学,但两个人万一一起迟到了,总归不太妥。

    包厢里的圆桌只坐了一半的人,有的在闲聊,有的在玩手机。成岩进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往门口看过来。

    成岩点了下头:“你们好。”

    有个男的站了起来:“成岩?”

    “嗯。”

    “真的是你啊,我是陈煜杰,体育科代表,还记得我吗?”

    成岩不好意思地笑了下:“不太记得了。”

    “好家伙,这么直接,装一下也行啊,好歹当年体育课咱们还一起打过球呢。”

    “成岩,你怎么这么多年一点都没变啊,长得也太年轻了吧?”

    “真的一眼就认出来了。”

    “还是那么帅。”

    大家七嘴八舌的,成岩不知道该回应谁。

    陈煜杰啧了一声:“合着成岩不记得我是因为我变化太大,长太老了呗。”

    立刻有人哄道:“不老不老,你那叫成熟。”

    对成岩而言,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是生面孔,有几个变化不大的,他依稀还有些印象。

    成岩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听他们闲聊,人陆陆续续地来齐了,只差江暮平和叶箐。

    “我们的老班长怎么还没到啊?”

    “他刚在群里发了消息,加班呢,现在刚走,估计一会就到了。”

    成岩正跟江暮平发消息,忽然听到陈煜杰问他:“成岩,你不记得我,那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班班长?”

    成岩说:“记得。”

    陈煜杰指着他,眯起眼睛笑:“他叫什么名字。”

    “江暮平。”

    “还真记得啊,连名字都记得。成岩,你这样显得我在你眼里很无足轻重啊。”

    有人打趣道:“这就是学霸加帅哥的优势啊。”

    “学霸就算了,帅哥这一项我还是能搭到边的吧。”陈煜杰摸了摸下巴,说。

    “厕所出门右拐,陈老板快去照照镜子。”

    现场的氛围很欢快,邵远东在一旁笑而不语。

    成岩当年突然离开学校,老同学们难免心存疑惑,有人问道:“成岩,你当年怎么突然转学了?”

    “我没转学,我…退学了。”

    众人皆是一惊。

    “……什么原因啊?”

    “个人原因。”

    “你后来没再上学了吗?”

    “没有。”

    “我还以为你转学了。”文燕坐在成岩的旁边,对他说:“很多人都以为你转学了,江老师还去你家找过你。”

    成岩看了她一眼:“江暮平?”

    “对,他还去问老师,我当时就在办公室,记得挺清楚的。”

    “后来呢?”

    “后来啊,”文燕温柔地笑了下,“就没有后来了。”

    文燕当年是他们班的语文课代表,如今是一名高中语文老师,她说话温温柔柔的,带着几分文绉绉的味道:“你来的时候不期而至,走的时候又无声无息,什么都没留下,江老师没有条件创造后来啊。”

    “成岩,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啊?”有人问。

    成岩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纹身师。”

    “这个工作厉害了,酷啊。”

    “不好意思,来晚了。”

    江暮平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成岩转过头,众人看向门口。

    “哎哟,我们的老班长可算来了,迟到自罚一杯啊。”

    “人家加班呢,有正当理由。”

    “那就自罚半杯。”

    江暮平将公文包放在置物柜上,笑道:“不会喝酒。”

    “那就果汁,来来来,给咱老班长把果汁呈上来。”

    江暮平很自然地向成岩的方向走去。,陈煜杰见状立刻起身,走到成岩旁边,手搭在成岩的肩膀上。

    “来,老班长,考验一下你的记忆力,”陈煜杰拍拍成岩的肩膀,“还记得这位帅哥是谁吗?”

    江暮平看了成岩一眼,没有立刻回答。

    “不是吧,帅得这么有辨识度的一张脸,你都不记得了?”

    顾晓瑜笑着说:“我猜他肯定记得。”

    江暮平与成岩对视着,笑了笑:“我的先生我怎么会不记得。”

    众人一愣,有点没反应过来。

    陈煜杰慢慢地把手从成岩身上收了回去:“什么意思?我怎么没听懂。”

    文燕最先反应过来,她陡然瞪大了眼睛:“江老师,你和成岩…你们结婚了?”

    除了邵远东,所有人都惊呆了,屋里顷刻间安静下来,顾晓瑜刚喝了一口果汁,差点没喷出来。

    “我操,”陈煜杰吃惊得爆粗口,“真的假的?”

    江暮平在成岩旁边坐了下来,握住他的手,向众人展示了一下无名指上的对戒。

    文燕轻声问道:“你们俩怎么会在一起的?”

    江暮平说:“说来话长,先吃饭吧,我有点饿了。还有人没来吗?”

    “还有个叶箐,她让我们先吃,不用等她。”

    “那就不等了,咱们开吃吧。”

    成岩和江暮平的婚姻关系促使他们变成了这次同学聚会的焦点,无论大家聊什么,话题都围绕着他们。

    “你们不会是高中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吧?”

    “老班长,你这是顶风作案,带头早恋啊。”

    “你这话说的,高中咱们班早恋的多了去了,班长怎么就不能早恋了?”

    邵远东说:“我证明,谁都可能早恋,江暮平肯定不会早恋,我可是看着他长大的。”

    江暮平向邵远东投去一瞥,他微笑着对大家说:“我们是正常恋爱。”

    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晚恋。

    邵远东立刻拆台:“拉倒吧,还正常恋爱,明明是闪婚。”

    成岩低笑一声,淡淡道:“都是大龄单身男青年,闪个婚怎么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