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叶嬉这下子直接僵住。

    送首饰送摆件送衣衫也就罢了,如今她嫂子竟然要直接送她铺子,这

    “妹妹可是觉得送这个俗气,不合心意?”郭盼盼有些紧张的看着叶嬉,她的反应让她不得不多想。

    郭盼盼到底是武将府出来的,即使郭将军和郭夫人有意将她培养成为名门淑女,大家闺秀,可和郭将军夫妻二人的耳濡目染之下,性子依旧很直接。

    送人送礼待人接物方面到底还是差了些。

    “不是不是。”叶嬉急忙摆手否认,“嫂子误会了,我只是惊讶嫂子竟然这样大手笔,送我一间铺子,我真的是受宠若惊啊。”

    说完,叶嬉才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契约。

    叶嬉,“”

    不是一间,是三间铺子。

    “嫂子,你你这”叶嬉已经找不到词儿来形容了,将契约还给郭盼盼,“这么大的礼,我不能收。”

    “方才母亲还说了,我们是一家人不需要这么客套,若是妹妹不肯收,我就当妹妹是嫌弃嫂子送的东西俗气,不喜欢。”郭盼盼嗔道。

    叶嬉看向二夫人,询问她的意思。

    见二夫人点头,叶嬉才又接过郭盼盼重新递过来的契约,“嫂子的心意我很喜欢,正愁着手上没有多余的银钱,如今嫂子直接给我铺子,和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一样。”

    “妹妹没有嫌弃就好。”

    “怎么可能嫌弃,这样好的礼物我高兴着呢。”叶嬉说的是真心话。

    “这三家铺子一家是胭脂水粉,一家是绫罗绸缎,还有一家是珠宝首饰,往后妹妹缺了短了什么,就不用去买了。”郭盼盼给叶嬉介绍着这三家店铺。

    “母亲在这方面还是挺有天赋,虽然铺子种类不同,却都做的风生水起,贩卖的东西也都是眼下最时兴的,就算妹妹以后出入宫廷,也都用得着。”

    叶嬉方才只看到面上的胭脂水粉店铺,没想到三家铺子竟然是不同的。

    溢于言表的震惊和喜色,她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了好了,该收好的收好,送东西的也送了,都抓紧时间,这天儿都开始擦黑了,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呢。”二夫人见她们的样子,要是她不开口,两个人还不知道要磨蹭到什么时候呢。

    叶嬉和郭盼盼都收拾好自己的情绪。

    “若梦,你去通知二爷一声,今晚我陪嬉儿一起睡。”二夫人吩咐若梦。

    “是,奴婢这就去。”

    “幸好我今晚是最后一夜,不然的话,娘亲陪着我睡一晚,放爹爹一个人睡觉,爹爹还不得记着我一笔。”叶嬉打趣二夫人。

    郭盼盼捂嘴笑。

    二夫人敲了敲叶嬉的脑袋,“多大的人了,一点儿正行都没有。”

    嘴里虽然这样说,可二夫人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叶嬉一天一夜未归,圣暿王的伤势肯定不轻,加上皇帝下旨用‘冲喜’的名头,淡了之前赐婚的重量,她心中很是担心。

    她怕叶嬉多想。

    方才她仔细注意着叶嬉的情绪,好像没有太大的起伏,也没有感受到不甘心难过等情绪,她才安心了许多

    总算是整理的差不多之后,暮云庄内大大小小的主子都来同叶嬉说上几句话,大家发现叶嬉的情绪还算好的时候,也都才放心下来,一一告辞。

    叶嬉心思细腻,自然也知道大家都是关心她。

    反正宋司卓不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她也不会有什么难过等情绪。

    郭盼盼本来想留下来一同陪着二夫人和叶嬉,却被叶元死磨硬泡的拐回去了,叶嬉看着叶元的样子,心中很欣慰。

    哥哥和嫂子恩爱就足够了。

    叶嬉和二夫人分开洗漱,等好了之后回到房间。

    “娘亲,我给你擦头发吧。”叶嬉拿着干毛巾,站在屋里对刚进屋的二夫人说道。

    二夫人眼底一酸,点了点头。

    叶嬉带着二夫人坐到梳妆台前,用干毛巾细细的擦着二夫人的每一根发丝,“我还没有为娘亲做过什么事情呢。”

    “不管是调皮捣蛋的小时候,还是装作大家闺秀的那几年,亦或是这段时日根本无暇顾及娘亲和爹爹的我,都没有为你们做过什么。”

    “总是你们在保护着我,不让我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娘亲,谢谢你们。”叶嬉透过镜子看到了落泪的二夫人。

    二夫人用手摸了摸眼泪,声音有些哽咽,“嬉儿果然是长大了,如今要嫁人了,往后虽然爹爹娘亲没有在你身边,但是你要记住,我们永远是你的后盾,不管是谁想要对你不利,想要伤害你,我们都不会放过她的。”

    “包括圣暿王,他也不行。”二夫人最后补充了一句。

    “娘亲放心吧,他是同爹爹一样好的男子,我相信他不会的。”叶嬉向着宋司卓说好话。

    “这还没嫁过去呢,都开始胳膊肘朝外拐了。”二夫人瞪了她一眼。

    叶嬉轻笑,手上动作不停,“这就是娘亲的不对了,嫂子如今和我们是一家人,往后圣暿王就是您的女婿,自然也是一家人,怎么能算是外呢?要拐也算是朝里拐。”

    “就你歪理多。”二夫人骂道。

    叶嬉没接话,继续擦着头发。

    二夫人叹了口气,从镜子里看身后的叶嬉,她脸上的喜色和期盼遮掩不住,“嬉儿,明日过后你便是皇家的儿媳,皇家规矩多,不似普通人家,王爷如今又是生死未卜,到底难以护着你,你还是要万事小心,明白吗?”

    “我记住了。”叶嬉没有多言,只一句。

    “还有,若是王爷真的醒过来了,往后你们的日子你的脾气秉性我这个当娘的最了解不过了,性子执拗,容易钻了牛角尖,夫妻两个人相处日子太长,”

    “需要多多忍让,你愿意为了他迁就改变,他为了你忍让哄你,若是两个人都犟脾气,容易生分了。”二夫人语重心长的教导叶嬉。

    “还有,夫妻两个最基本的知道是什么吗?”

    叶嬉手一顿,随后摇摇头。

    “信任,坦诚。”二夫人简单两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