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胡管家站在一旁不断地搓着双手,不安和焦虑席卷。

    生怕叶嬉一个失手伤到了王爷,可看到她仔细认真又小心的样子,他心里又觉得安慰不已,王爷可算是等到这个可心的人了。

    叶嬉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手心额头上都是细汗,她其实比胡管家更加紧张,先是用剪刀将过长的胡须剪短,待可以下手之后,才拿起剃刀仔仔细细挨着他的皮肤慢慢地刮了起来。

    期间她需要不断地洗剃刀,用温热的毛巾敷一敷他的胡须,这样能降低刮伤的几率。

    大概过了小半个时辰,叶嬉总算是结束了。

    放下工具的那一刻,胡管家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胡叔,再帮我准备一些热水,给王爷擦身子用的,对了,王爷昏迷不醒,可有准备流食?”叶嬉这才想到这些。

    “流食准备了米汤,另外有大夫开的药,里面有许多补充营养的药材,足以让王爷续命。”胡管家先是回答了这件事,而后脸上出现为难神色,“至于王妃说准备热水给王爷擦身子用”

    “嗯?”叶嬉嗯了一声。

    “王妃到底和王爷还未举行婚礼,这样的事情就让下人来好了。”胡管家试图阻止。

    “胡叔,你觉得王爷会反悔娶我吗?”叶嬉抬起头来看向胡管家,眼底全是较真。

    “自然不会。”胡管家绷紧了身子。

    “那胡叔对王府的守卫及保密工作怎么样呢?”

    “王府内的消息只要王爷不想让人知道,就一定不会有人知道,王府内的守卫极其森严且忠诚,王妃尽管放心。”胡管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叶嬉问这话的意思。

    叶嬉点点头,“既然我是王爷确定了一定会娶的妻子,且后日便是我们的大喜日子,王府内的消息不可能传出去,胡叔又怕什么呢?”

    “哪怕被人议论又有什么关系?我经历过,无所谓的。”叶嬉勉强笑了笑,“但是流言蜚语和我为王爷做点什么比起来,不值一提。”叶嬉说的坚定。

    “好了,现在可愿意帮我准备热水了?”

    胡管家眼眶一红,神色动容。

    对于女子来讲名声何等重要,可叶嬉的一番话让他佩服。

    “王妃稍等片刻,老奴这就去安排。”

    “对了,大夫可有开外伤的药?”叶嬉叫住准备离开的胡管家。

    “开了,老奴一并让人准备好,还有外伤需要用的纱布消毒酒精等,老奴一并给王妃备齐。”胡管家点头。

    “有劳胡叔了。”

    “王妃客气了,只是王妃可需要老奴叫大夫来,您可能没有包扎过外伤,让大夫来和王妃说说?”

    “不用了,这个我会。”

    胡管家诧异,王妃不是深闺中的女子吗?包扎伤口也会?

    “那老奴这就去准备。”胡管家转身离开,让下人准备东西的时候,又吩咐人去厨房一趟,怕叶嬉一会儿饿了。

    很快,下人将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王妃,可需要人在一旁帮忙?”胡管家看了看宋司卓的体格,还是没忍住问道。

    叶嬉顺着胡管家的目光看过去,最后还是摇摇头,“我先自己试试看,若是不行届时我再叫你。”

    “好。”胡管家躬了躬身,离开前看向宋司卓的方向,他总觉得王爷在窃喜,那脸上仿佛总是带着一丝得意和笑意。

    等人都离去,叶嬉解开宋司卓的衣衫,身上都被纱布给包裹着,隐隐可见浸出来的血迹,手上力度放轻。

    一层一层将纱布拆下来,她看到他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不自觉地红了眼眶,泪眼朦胧,一滴热泪落下滴到宋司卓身上的伤口上。

    她手上动作一顿,伸出手背抹了把眼泪,继续聚精会神的给他清理,消毒,上药。

    可就在这时候

    她的手被一把握住,猛地抬起头,对面一直眼睛紧闭的宋司卓竟然睁开了眼,就那么盯着她,一眨不眨。

    “你你”叶嬉满脸震惊。

    “阿嬉。”宋司卓坐起身来一把抱住叶嬉,叶嬉的双手僵在半空中,手中还一边拿着酒精,一边握紧了毛巾。

    等叶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推开宋司卓,只听到他一声闷哼,捂着身上伤口,眼神受伤的看着叶嬉,“阿嬉方才可不是这样的,现在怎么?”

    “你装的?”叶嬉皱眉问道。

    “嘘”宋司卓朝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叶嬉也知道这件事的严重程度,饶是心中有许多疑惑和不悦,都压了下来,“若是今日你不给我一个说法,后果自负。”

    “是,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解释,如何?”宋司卓重新将叶嬉揽入怀中。

    这一次叶嬉没有在推开他,方才自己推开他的时候,她发现他身上隐隐又有鲜血溢出来,这才知道他身上的伤不全是假的

    “我在北漠的时候收到郭府的来信,是关于你祖母去世一事,郭将军单独提起你祖母去世,你会守孝的顾虑。”

    “当时我就想更改战略,正巧又接到皇帝的旨意,让我速战速决后直接前往江南,我仔细想了想不管是你祖母去世,还是皇帝的旨意也好,可能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让我们的婚事不能如期举行。”

    “索性我便将计就计,用了不同于之前的作战方式,不仅迷惑了敌军,也让我军以为我身负重伤,如此才能得以回来京城。”

    宋司卓说着这一切的时候云淡风轻,眉眼间全是自信。

    但是叶嬉也明白,战场上刀剑无眼,他一人冲锋陷阵的时候,定然遭受到的不是这么三言两语就能带过的。

    只是,宋司卓不说,她也不问。

    “那你如今回来了,若是皇上知道你醒过来了,或者是知道你是装的,直接下旨让你去江南怎么办?”叶嬉往宋司卓的位置挪了挪,挨着他更近一些。

    “放心吧,我既然用了‘昏迷不醒’的法子,自然不会再给他们让我去江南的机会,只是到时候还需要你配合。”宋司卓捏了捏她的小脸。

    “怎么配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