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承德宫正殿的灵堂中摆了一副棺材,上面堆满了绫罗绸缎,旁边挂满了白幡,棺材前面摆满了香蜡烛,中间一个大大火盆,里面堆满了香灰,还有好多燃着的香,风一吹,呛得不行。

    一女子身穿妃嫔宫装,披散着头发坐在棺材上,晃荡着双腿,把玩着手中的头发,嘴角噙着冷笑,听着那些来给她哭灵的人的嘲讽和庆贺声。

    “死了死了,她死了。”

    “终于死了,我们的苦日子到头了,好日子朝我们招手呢。”

    “要不说呢,祸害就该早点死。”

    “可不是,我们的皇上也是深明大义,不让她成为皇后,不然的话她怕是更加得意,更要迫害我们了呢。”

    “是啊”

    “不管怎么说,我们心底里高兴就是了,可别让人抓到把柄了,怎么说她曾经也是太子妃,当朝的德妃。”

    “对对对。”

    “”

    女子听着这些话,回想着她这一生,。

    从遇到还是皇子的宋忪起,他对她的那浅浅一笑,说道,“姑娘可是在寻人?不知道我是不是姑娘寻找的那人?”

    那时候的她竟然天真的以为,这话是为了搭讪,或者说是宋忪对她有别样心思。

    现在想来这话实在是轻佻了些。

    可她偏偏沉沦在那个笑容中,她总觉得那个笑容和小时候遇到那人的笑容相同,那样的治愈又温柔。

    自此后,她收起了自己本身的性子,努力成为他口中喜欢的模样,端庄大方,稳重贤淑,无意得到先帝的夸赞,被指婚嫁给他的时候,她心中窃喜不已。

    成了他的太子妃,她更是时时谨记自己的身份,朝着他喜欢的样子努力迈进,可是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的呢?

    是他成为皇帝,她作为太子妃本应属于她的皇后之位,她的堂姐坐上去了,而她只是四妃末尾的德妃。

    德还真是配得上这个称号呢。

    只是她搞不懂为何这些她没有交集的诰命夫人,甚至是一些低位分的嫔妃,竟然会欣喜自己的丧命?

    “你说德妃怎么就这么走了?总不能因为她的堂姐成了皇后,她只是妃嫔,就不甘心,然后不堪一击就自戕了?”

    “你说她不甘心我还信,怎么可能不堪一击?”

    “你是不是忘了她的《女规训》里可是写了,不随意自戕,要自强不息,怎么看也不是那么不堪一击的人才是。”

    “也是哎,要我说,要是这德妃不做那什么女子典范,垂范百世,也没有那什么《女规训》,我觉得她还是一个可交的人。”

    “得了吧,你因为她受到家中长辈荼害得还少吗?竟然想和她结交?!”

    “我这不是随便说说吗?”

    “”

    原本被呵斥下去的议论声又小声地入了叶嬉的耳。

    恍然大悟地她不可置信地盯着那些人,就因为她的规整和作为,竟连累其他的闺秀要因她为傲,学习和模仿她的一举一动。

    她苦笑。

    她们一定想不到那不是真实的自己,实际上的她也是性子跳脱,活泼外向的人,家中父母哥哥对她尤为宠爱。

    只是

    那都是曾经罢了。

    她看着承德宫内一片白色的景色,虽然殿内跪满了人,可她还是觉得空荡寂寥。

    她伸长了脖子看了看外面的阳光,这点儿皇上应该下朝了才是,怎么还不来她的承德宫呢?

    那些夫人们一早都来了,一夜过去,皇上没来,这半晌又快过去了,皇上还是没来。

    “皇后驾到。”一道声音响起,整个殿内安静下来,不管是跪着的还是挨着坐一起哭着的,都朝着承德宫宫门口跪了过去。

    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众人整齐地请安,“见过皇后娘娘。”

    “不用管本宫,你们该如何就如何,本宫只是来给德妃上最后的一炷香。”一身正红宫装的皇后,在宫女的搀扶下,对众人说道。

    “谢皇后娘娘。”

    奴才们依旧跪着,只有那些诰命夫人们才被搀扶了起来,当她们看到皇后装扮的时候,相互看了看。

    心里涌上同一个想法:皇后是不是太隆重了些?

    叶嬉看过去,好家伙这穿得比平时她们去请安还庄重,很难让叶嬉觉得她不是来炫耀和彰显自己地位的。

    “还是皇后娘娘对德妃心怀感恩,还纡尊降贵的来给德妃上香。”说话的是皇后娘家的嫂子,皇后扫了一眼她,笑笑没接话。

    叶嬉冷笑一声,她还是太子妃的时候,这皇后娘娘还天天给她请安呢,现在都成了纡尊降贵了,说出来还真是可笑,风水轮流转说的就是如今的她了吧?

    说话间,皇后身边的总管太监已经把香给点好了,恭敬地递给皇后。

    皇后接过香,一步一步地走向棺材,总管太监已经将周边的人清退了,留下来的都是皇后身边的亲信。

    “知道吗?皇上喜欢的一直都是妩媚妖娆,多姿性感的女子,而如今你这样的模样是他最厌恶的。”皇后说地很轻。

    叶嬉晃荡的腿一顿,目光灼灼地盯着皇后,死了还能听到这些事儿?该不该高兴呢?

    “本宫特地来告诉你,因为你死了大家都高兴得很,连皇上昨夜用膳都多吃了一些,宿在本宫宫里的皇上,昨夜可是精力旺盛,害得本宫今儿都起晚了……不过啊,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死了。”

    “最重要的是,今天的朝会过后,本宫的父亲会继承侯府的爵位,而你们二房的人就要消失了。”说完,皇后回头看了眼天色,“这个时辰想来圣旨已经到了叶府,皇上的人也已经动手了。”

    “要不说老天还是开眼的呢,什么天下女子的表率啦,什么闺阁中的典范啦,你不知道……这些是荣誉也是枷锁,争斗了这么久,油盐不进做事滴水不露的你,可不还是死了吗?”皇后嘴角带着笑容,说起这个心情颇好。

    叶嬉脸上显而易见的愤怒,飘向皇后叶如眉的面前,盯着她得意的脸,伸手就要去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