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在东海州,坐落于靠海边的渔村多如繁星点点,每个村子或多或少有个十几或是几十户人家,民风非常淳朴。

    乘坐着蛟龙跟随女人来到她所说的隔壁村子,这是一个纯粹以篱笆木板作为围墙圈围起来的简朴村子,可以说是毫无一点防御力可言,如果来了什么妖物,基本上都可轻松自如的闯入村中大肆破坏。

    这些渔村能够安然无恙的存在如此多年,想来应该是和那所谓的巫祝有关系。

    让蛟龙在村外等候,宁修便跟随着女人一同走进了这个村子。

    女人名为柳梅,据她所说,这个村子的巫祝与那已经死去的麻脸婆子乃是多年好友,平日里经常会碰面交流,想必麻脸婆子知道的事情,这个渔村的那位巫祝应该也会知道。

    宁修跟着柳梅刚进村,立即就吸引到了不少路上孩童与老人的注意。

    这些地方每个人都非常的熟,如果有外来的生面孔第一时间出现,都会引起当地村民的关注。

    因为这个村子与柳梅所在村子并不远,所以柳梅在此地也是认识一些村民的。

    只见她十分熟络的走进不远处一间屋内,对着里面正在编织渔网的大娘出声问道:“婶子,巫祝在哪。”

    “阿梅啊,你怎么来了。”大娘起身走了过来关切问道:“你还好吧,最近听说不少人家里都丢了孩子。”

    柳梅双眼微微通红:“婶子,我现在没有工夫说这个,麻烦你带我去见一下你们村的巫祝吧,我有事求他。”

    “好的好的,那你跟我这边来。”大娘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但却能够从中察觉到事情应该很紧急。

    当即便带领着宁修和柳梅往村内走去,同时还说道:“巫祝这会应该是在给人看病,最近我们村子里也不知道是刮起了什么风,生病的人不少,都在找巫祝帮忙看看呢。”

    来到村子里最大的一间木屋,作为巫祝平日里居住的地方,经常会有人上门来拜访,所以这间木屋的大门永远都是不会关上的,门外堆满了村民们送过来的食物与粮食,叠的老大一堆。

    宁修尚未走近,就已经闻到了从屋内飘散出来的一股草药味。

    跟着大娘走进屋内,此时这里面已来了四五名脸色苍白,看起来非常虚弱的村民。

    其中三人坐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呻吟,一名坐在桌边,有一位生的白白净净,身穿白色长袍的八字胡男人正双目紧闭,伸手为病人号脉。

    此人看上去就给人一股莫名的浩然正气。

    “巫祝,我该不会是快死了吧。”正在被把脉的病人忍不住出声问道。

    可以看到此人嘴角不断的渗出白色泡沫,同时眼圈乌青,就跟中毒了一样,若不是椅子有靠背还可以撑着身体,这家伙估计早就已经瘫倒在地上了。

    “不至于,有我在自会药到病除,放心好了。”男人睁开双眼,轻声笑道。

    这时宁修才得以看清楚此人的眼睛,他的双瞳竟是竖直的,与野兽很像,同时瞳孔的颜色还带着几分棕黄。

    虽然宁修早已有所了解,知道东海州的这些巫祝全都是一些能力奇怪的家伙,但眼下看到这男人的眼睛,宁修顿时有了理解。

    这哪是什么能力奇怪,这分明就不是人啊!

    立即施展出望气识运术,宁修就打算看一看这个男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来头。

    瞬间,宁修眼中,在男人身后便显现出了一道巨大的红色狐狸身影,它模样拟人的将前臂耷拉在男人肩头,以一对狐狸眼盯着那名趴在桌上,看样子都已经快不行了的病人。

    “邪祟?还是妖物。”宁修心里寻思起来。

    这道狐狸身影看着很像魂魄,但又没有魂魄的那种气息,情况之诡异,还是宁修头一次见到。

    狐狸探起身体,将一爪子搭在病人的头上,就见病人脸色竟慢慢开始变得健康了起来,情况明显得到了好转的控制。

    对此神奇的一幕,宁修不禁多看了几眼。

    就在这时,那狐狸身影疑似察觉到了宁修的眼神,当即扭头过来双眼紧紧地盯着宁修,双方正好眼神对上,具都意识到互相都注意到了彼此。

    狐狸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很有礼貌的对着宁修点了点头,以示善意与友好。

    十余息过后,病人口吐白沫的情况已经得到了明显的控制,病情不伤大雅,随即狐狸便缩回了手,对男人附耳低语,没一会儿身影便消散在了空气当中,宁修也无法再看到。

    “情况我已了解,你们几人突发一样的病情,想必是最近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吧。”男人收回号脉的手说道。

    这时他的双眼就变得正常了起来,与正常人无异,想来应该是因为那只狐狸的关系。

    想到这个,宁修脑海里瞬间就浮现出了一个念头。

    请神!

    人可以修炼,邪祟妖物自然也可以修炼,但人有人的道,邪祟妖物也有它们的途。

    吃香火,这便是其中一条途径。

    在以前一些还未被大商控制的偏远地区,就经常有这种不喜欢最坏事的邪祟妖物与百姓合作,百姓給它们贡献香火,它们反过来给予百姓力量,然后互帮互助的情况。

    不过随着后来大商对于这种事情有做出明例禁止,这种合作的事例就变得越来越少,最后彻底没什么音讯。

    眼前这个男人的情况,看来就是这么回事,那只出现于他背后的红狐狸,就是他请的神。

    如此一来,巫祝的秘密,便瞬间被宁修给想通了,看来整个东海州这样的事例并不在少数。

    “巫祝,此事我实在是不知道该不该说,前几日我们哥几个在沙滩上发现了一条被冲上岸的大鱼,那条鱼看着肥美,但样子从未见过,哥几个正好也饿了,就就地将鱼处理然后烤了吃,结果现在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病人无力的说道。

    男人脸色顿时一变,很严厉的说道:“胡闹,陌生的东西怎么能随便吃,更何况我不是说过了,大海里不干净,单独上岸的鱼是绝对不能吃的。”

    “我们错了巫祝,当时实在是没有顾忌太多,谁曾想现在遇到了这种大麻烦。”

    男人开始在桌上写起药方:“你们这是被冤魂缠身了,若不抓紧驱邪,早晚得死在冤魂手下,拿着这个方子去买一些驱邪的材料,每天给身体洗上一遍,坚持个七八日即可。”

    “冤魂?!”病人瞬间瞪大了眼睛:“巫祝,不过是吃条鱼,怎么就被冤魂给缠身了呢。”

    “大海包容一切,自然也包括尸体,有些鱼吃了尸体,那尸体若含冤而死,便会化为冤魂附于鱼身,谁若不小心吃了这鱼,自然就被那冤魂给附体了,它会一直将你折磨至死。”男人解释道。

    听男人这么一说,屋里的那些病人全都吓得眼神慌乱,谁也不曾想吃条鱼还能吃出这种事情来。

    好在还有巫祝帮忙,要不然真的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宁修这时却突然出声说道:“何必这么麻烦。”

    随着他施展出气血烘炉神通,整个人瞬间变得赤红,整个屋内随之变得燥热无比,仿佛有一轮大日正在此地散发阳气。

    那几名病人浑身上下顿时黑烟飘散,离体溃败,一道道人形冤魂从他们的体内消散,几个眨眼间,这些人的气色就变得正常无比,体内的冤魂都已经被驱散的一干二净了。

    “这!”

    “多谢多谢,实在是太感谢了。”病人站起身来,感受着自己恢复正常的身体,纷纷走过来对宁修致谢。

    整个过程男人都表现的十分平静,似乎一点都没对宁修表现出来的这份实力而感到惊讶。

    很显然刚刚那红狐狸灵体离开之际,在耳语时有对这个家伙提前做了预防针,告知他宁修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你们先出去吧,我有话要与这位先生说。”男人出声说道。

    他是此村的巫祝,地位自是一言九鼎,几名病人也顾不上感谢宁修了,纷纷点头告别,很快就跑出了木屋。

    “请坐。”男人看着宁修,伸手示意道。

    宁修也不带丝毫客气的,在此人对面坐下,直接问道:“你与马婆婆是相识?”

    “嗯对,我二人同拜师于胡山,马婆婆论辈分说起来,可以算作是我的师姐,你找马婆婆有事?”

    宁修道:“她死了,就在刚刚。”

    “怎,怎么会!”男人一愣,难以置信的看着宁修。

    马婆婆的实力他与对方师出同门,是十分清楚的,绝对没有那么容易会轻易死去,现在发生了这种事情,情况只怕是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宁修便让柳梅把事情缘由,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给对方。

    待听完柳梅的话后,男人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附近几个村子这段时间发生孩子丢了的事情,我是有听说过的,没想到这背后隐藏的事情竟然如此不简单,连马婆婆她都因此遭了毒手。”

    “我当时在场,马婆婆她似乎对于那黑手的主人有些了解,但可惜我没能救下她,她就已经死了,你与她是相识,我就想来跟你问问,你是否知道那黑手的情况。”宁修说道。

    男人皱眉:“这东海州靠近东海的区域,巫祝众多,大家拜的都是附近大山里的地仙们,其中派系与洞府众多,想要确认黑手的情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马婆婆知道的事情,我也不一定会知道。”

    此人所说的地仙,指的就是山里的那些精怪,想要成为巫祝,就得找到一位地仙进行拜师,如此一来对方才能够被你请神,上你的神,再将它们的力量提供给你。

    “我需要你配合我,将那黑手的身份给找出来,既然孩子失踪的事情与它有关,那么就不能再放任这个家伙存在,不然以后会有更多的人受害。”

    从柳梅那里知道了宁修是伏魔尉的身份以后,男人根本不敢拒绝宁修的意思,在大商最不能惹的就是伏魔尉。

    并且在他身上那位地仙离开之前,也曾跟他说过,一定要听从宁修的吩咐,不要拒绝。

    “在下常风海,一定配合大人的一切行动,大人有什么事都直接吩咐给我即可。”男人拱手说道。

    “现在你带我去见一位足够有分量的巫祝,今日我要进山。”

    ……

    在东海州这块地方,有三大最出名的精怪派系,除了这三大派系以外,其他的精怪皆为小洞府,不成气候。

    蟒宗窟、地木观、攀天峰。

    蟒宗窟据说是由一条千年巨蟒的地仙为首,乃东海州群蛇祖宗,一声号令之下整个东海州都会变天。

    如今在外与百姓合作的地仙全都是这条千年蛇的子子孙孙,所以蟒宗窟可谓是历史悠久,并且背景不浅。

    地木观为山中一处道观,观内草木繁茂,来往皆为草木精怪,花藤叶木潜心修炼,性子平和。

    经常会帮助巫祝四处救治那些生病的百姓,这个派系在东海州的巫祝圈子里,人缘是最好的,名望也是最高的。

    但至今为止,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地木观的观主究竟是谁,人们只知道它具有着不亚于千年蛇仙的实力。

    攀天峰是两百年来新兴的精怪派系,位于山中最高峰处,皆为飞禽,峰主乃一只从其他地方过来的三爪白头翁,实力非凡。

    占据攀天峰的至高处后,白头翁便以着最短的时间,在东海州冒出了头来,成为与蟒宗窟和地木观并肩齐名的三大派系。

    很多想要成为巫祝的人,大多都会加入这三个派系,便使得三大派系在东海州人丁兴旺,师兄师姐师弟师妹极多。

    当然除了三大派系以外,还有很多实力也很强大,但是却无心争夺地盘的精怪地仙,它们年复一日的躲在山中洞府里潜心修炼,若有有缘人能够找到它们的藏身之处,提出拜师的要求也是不会遭到拒绝的,请神之后,甚至还能够发挥出完全不弱于三大派系的地仙上身后的实力。

    宁修想要找出那只黑手的身份,必然得进山与这些地仙们好好聊聊才行。

    东海州毕竟是大商的疆域,谁都不能够在这块土地上违反大商的规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