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钱塘城此地的问题,就此也算是掀片过去了。

    水鬼乃是有黑天门妖人在背后捣鬼,妖物乃是因为连珠之日,被龙王河这处灵气宝地吸引而来。

    地牢里那些金蛇党的妖人全部被宁修废去了功力,过几日李菁会派人将他们用囚车押回伏魔司的镇妖狱,后续就不需要宁修担心了。

    事情一一调查清楚,并且被伏魔尉们所解决,上到城守下到百姓,全都重重松了口气。

    “啊!”伸了一个懒腰从房间里走出,看着楼下早已空无一人的客栈大堂,宁修打了一个哈欠。

    昨晚在城守府与李菁和秦震宿醉了一整夜,三人疯狂拼酒,可面对已经是武道三品的宁修,这二人怎么可能会是宁修的对手。

    相继喝趴下后,宁修一个内力运转,体内酒力就全都被瞬间炼化了,再喝个几十坛都不成问题。

    眼下已是日上三竿,秦震应该是已经带着他的小队离开钱塘城,如郑队首和贾队首那般,前往其他地方去执行任务了。

    看着昨日还满满当当的客栈一下子变得如此安静无人,宁修不禁摇了摇头。

    世事无常,伏魔尉能在外地碰到就是缘分,保不准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下一面了。

    走下楼去,宁修便准备吃点东西也即刻上路,他这边手头上还剩下几个任务,这趟清理清理空后,便可无事一身轻,好好享受十余日后的伏魔演武了。

    走出客栈,当宁修刚跨出大门门槛的瞬间,就见一只黑羽猎鹰猛地从天俯冲而下,轻盈自如的一头进入了客栈,随即穿堂而过,朝着客栈后院方向而去。

    没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宁修的视线当中。

    “咦!”宁修一惊,同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这黑羽猎鹰乃是妖物培养而来,作为伏魔司专用的紧急情报传达所用,一般情况下断然不会派出黑羽猎鹰送信。

    但只要黑羽猎鹰一经出现,就意味着伏魔司内发生了非常重大的事情。

    任何伏魔尉看到黑羽猎鹰出现,都必须前去看看猎鹰携带的是什么情报,这是伏魔司内的铁规。

    没有犹豫,宁修立即就朝着客栈后院走去,大商疆域内每一处伏魔司产业里都设有黑羽猎鹰的栖息点,用来给黑羽猎鹰落脚。

    当宁修走到后院,便见一根T型铁杆上,一只双眼眼神锐利的猎鹰正站在杆上,腿部处装有一个竹筒,里面正是情报信件所在。

    宁修走了过去,熟练的将竹筒内的信件取出,直接认真查阅起来,待看完信上所有的内容后,宁修表情不禁变得有些微妙。

    信上所说,一个名叫方靖舟的伏魔司叛徒携带重宝‘朱雀血’逃亡外域‘四象州’。

    朱雀血意义重大,不能够轻易丢失,但那里并非大商疆域,没有伏魔司的势力驻扎。

    伏魔司便特此以黑羽猎鹰四处发布密信,看到密信的伏魔尉若实力在四品以上,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务必出动前往四象州一趟,秘密暗中调查,从方靖舟手中夺回朱雀血,并完整的带回大商。

    “是紧急召集令啊,这事情可难得的罕见。”宁修看完信件后暗道。

    像他手上拿着的这种召集信件,一般情况下是难以见到的,只有在发生重大紧急事件时,伏魔司才会对外四处发布,让那些在外面做任务的伏魔尉得知。

    每一次紧急召集令,若是完成,得到的功勋数目都非同小可,同时完成者还能够得到一次讨赏,就像是上次宁修与秦道戎述求紫电锤一样。

    与大商疆域里的州地发生邪祟相比,前往非大商统治的外域执行任务,危险程度无疑会大大提升,死亡率居高不下。

    伏魔司里的伏魔尉,死亡情况最多的就是死在外域,甚至连尸骨都找不回来。

    “夺回朱雀血,这个任务给的奖励应该不错,我或许可以去找魔佛,拉上他一同到外域去执行这个任务。”宁修脑海里顿时就飞快思考了起来。

    外域的凶险,是很多人再怎么想象都想不出来的,如果没有魔佛宁修这个一品打手的话,借宁修十个胆子,他都不会想去执行这个紧急任务。

    武道三品放在外域,完全是掀不起任何风浪的,那里有着很多让二品、一品的高手都为之忌惮的存在。

    与外域相比,大商疆域安全的简直就像是一座象牙塔。

    从陆长青那里得到天威御神枪的修炼方法,宁修想要发挥出这御兵道的真正威力,就得拥有一把堪称宝级的长枪才行。

    这种宝物可是难寻,必须要有器匠道的神匠为其打造,大商最顶级的那几名上三品神匠如今早已出手次数寥寥无几,一般人根本无法请动他们,若是宁修完成这朱雀血的任务,便可讨赏,让神匠出手为自己打造灵宝长枪。

    要是错过这个机会,想要让神匠出手,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可能的,所以宁修尽可能的自然不能错过这次的紧急召集任务。

    “先去东海州一趟吧,找到魔佛再与他一起出发外域。”将信件重新塞回黑羽猎鹰的竹筒,宁修心里顿时就做好了决定。

    伸手唤来不远处的一名客栈小二,这间客栈里的所有从业人员都是归伏魔司所属,哪怕是一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二,放到江湖上都是有点拳脚的侠客。

    平日里可以保护客栈不丢失物品,不被窃贼盯上,也可以守护客栈的秩序。

    当然,伏魔尉若有什么事情,亦可差遣他们,为自己办事。

    “宁大人。”小二跑到宁修面前打招呼道。

    “我的那头异兽食铁兽,你帮我将它骑回京州伏魔司归还,这是给你买马从京州再回来的银两。”宁修拿出随身携带的银两递给对方说道:“每一头异兽都是伏魔司的宝物,麻烦你务必将它安全送回京州。”

    “我会的宁大人,在下一定完成你的叮嘱。”小二接过银两,认真应道。

    宁修点点头,随即就快速离开了客栈,直往渡口方向以轻功飞跃而去。

    到了外域,危险巨大,再骑着异兽赶路,很容易会害死这些驭兽坊精心培育的听话异兽,宁修便不打算带食铁兽跟自己出发,将其送回朝天都才是最好的做法。

    ……

    当宁修来到渡口,便见此地钱塘城百姓竟出奇的多,大多还是老人与妇女,个个手里拿着给庙里上的香和烛,甚至还有水果、糕点这些祭品,看的宁修很是纳闷费解。

    这是怎么回事?

    越靠近渡口岸边,就看到越多人双膝跪在自带的蒲团上面,上着香口中默默诵念。

    宁修离得近了才听清楚这些人嘴里都在絮絮叨叨的说些什么。

    “龙王爷保佑,保佑我家孙子平平安安,财运兴隆。”

    “龙王爷,保佑我家大儿子金榜题名吧,他已经考了七年了。”

    “龙王爷,我家男人不顶用啊,你保佑保佑他龙精虎猛,不然小女子实在是不得不红杏出墙了。”

    …

    一路走来,宁修耳边听到的全都是向龙王爷祈愿,可这向龙王爷祈愿不去龙王庙,来这渡口凑成一堆堆的做什么。

    当宁修挤开人群走到渡口岸边,看到龙王河的河面时,这才知道了原因。

    只见那头蛟龙此刻正盘旋成一坨的形状漂浮于水面之上,它紧闭双目,浑身都在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看上去就十分的炫目。

    这等神奇迹象自然会引起百姓的崇拜心理,特别是钱塘城这个地方一直以来都信奉龙王的存在,蛟龙的出现简直不要太直击他们的内心。

    “还在修炼啊。”宁修嘀咕道。

    昨日他从地牢离开后,便返回渡口对这头蛟龙观察了一阵子,逐渐发现这家伙似乎是赖上了自己一样,没有自己的身影出现,它就一直待在龙王河不动。

    而因为惊雷锤和紫电锤都在这头蛟龙肚子里的关系,宁修也不可能轻易让它离开自己,毕竟在见识过双锤齐手而引发出来的威力后,没有人会愿意舍弃这股力量。

    踏着七步赶蝉轻功,宁修脚尖点着河面往蛟龙所在靠近,当双方的距离还剩下十来丈时,蛟龙瞬间睁开双眼。

    见得是宁修以后,立即欢快的舒展开身体,泛着河面游了过来。

    “我们该走了,跟我来。”宁修挥了挥手,便朝着龙王河下游方向飞跃而去,顺着龙王河便可一路抵达黄江,再顺着黄江一路前往入海口,便是东海州所在。

    只要找到魔佛宁修,便可带着他前往外域四象州了。

    宁修一动,蛟龙随之也赶紧跟了上去,在水中它的移动速度竟比宁修的轻功还快。

    随着它一个猛子扎入河底,几息后直接以脑袋撑起宁修的身子脱离了河面,就这么载着宁修快速往远处飞速游去。

    看着蛟龙竟然离开了,渡口上的钱塘城百姓纷纷着急大喊。

    “走了走了!龙王爷走了!”

    “那个人是谁啊,为什么龙王爷会跟着他离开。”

    “莫非这个少年才是真的龙王爷,那条龙只是他的仆从?”

    “天啊!那我这是见到龙王爷的真身了。”

    整个渡口瞬间人声鼎沸起来,甚至有在场的画家赶紧拿出随身携带的笔纸,凭借着自己刚刚的记忆,开始在纸上勾勒出宁修的身形与模样。

    相信过不了多久,钱塘城的龙王庙里就会出现一尊全新的神像了。

    ……

    深山老林之地。

    几名年轻力壮的挑夫正扛着扁担,各抬着两个竹箩筐前进。

    随着竹箩筐晃晃荡荡,隐隐还能够听到从中传出来的阵阵呜呜声,似乎里面存放着的是什么活物。

    “有了这些贡品,山太爷与娘娘应该就会降福于我们村子了吧,今年又将是个好兆头。”

    “别说话,抓紧时间赶路,日落之前我们必须要将贡品送到山庙那里,错过时辰可不是什么小事。”

    “哥你放心,我们几个可是村里最好的挑夫,这脚程你完全不需要担心。”

    行走土路间,山里各处偶尔会有嘶吼声响起。

    这几人走着走着,路边齐人高的草丛里竟走出一头口中不停垂涎的灰狼,只见这头灰狼竟然有四条尾巴,一看就知道乃是异相之妖。

    但几名挑夫见到了以后,不仅没有表现出惊慌恐惧,反而齐齐出声打起了招呼。

    “见过四爷。”

    “见过四爷,四爷现在看着可是越来越得道了,成仙时日已近。”

    灰狼发出一声低吼,为首的挑夫瞬间识趣,放下自己的扁担,打开其中一个竹箩筐,竟从里面抱出一个看上去不过一两岁的男婴。

    小孩子双眼和嘴巴具都蒙着布,既看不到任何东西,也顶多只能够发出呜呜声。

    “四爷,你请,我们还抓紧着要去山庙那边,就先走了。”将孩子放在地上,几名挑夫绕开灰狼,再次动身上路。

    只听闻身后方向立即传来啃咬咀嚼的声音,似有骨头在咬合力之下断裂折碎。

    看这几名挑夫的架势,显然这种事情都不是第一次做了。

    几个时辰后,一行人终于来到山中最深处,黑色的云雾缭绕间,一座破旧的石庙豁然于山谷雾气后显现,映入了几人眼中。

    尸骨遍野,人头京观,阴气如雾。

    尚未靠近,就已有一股寒意裹于周身,令人不寒而栗。

    在石庙入口前,有一条高达几十个台阶的石梯,任何人从这进庙,都仿佛是在被石庙居高临下的俯视,徒添一股莫名的威严感。

    “山太爷,供品到了。”一路向上,走到庙门口时,为首的挑夫大声冲着庙内大喊。

    几息后,一股阴风自庙内吹拂而出,带着大量哀嚎涌现,几名挑夫什么都反应不过来,就见身上的扁担连带着竹筐一同被大风吹起,卷入了漆黑无比的石庙深处。

    “这次数量不够,过几日再送十个童男童女过来。”

    沙哑的声音从石庙深处响起。

    “山太爷,这不可能啊,我们每一次的供品可都是这个数量。”

    “我说不够就是不够,还想你们村子好运连绵、子孙功名利禄,就按照我的话做,把供品给我送来,娘娘那边我自会给你们村子多多美言。”

    很快,石庙便彻底安静了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