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又询问了几个自己在意的问题后,宁修也算是彻底确定了下来。

    陆长青的确是有任务在身,并且为了任务能够正常执行下去,他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返回朝天都的。

    一来没有人知道陆长青的苦衷,都在认为他就是一个丧心病狂,半途堕落杀害全族的冷血妖人,一旦被押送到伏魔司,下场必死无疑。

    没有人会为他平反,包括陆长青不肯吐露出身份的那位大人物也不会,因为此事实在是见不得光。

    二来一旦陆长青被判了死刑,他忍辱负重、牺牲巨大付出了那么多的代价,就全都白费了。

    “陆先生,为何那人一定要你灭了整个陆家,你们陆家曾经作为大商四大家族,在给大商效力的族人不在少数,他们全都死在你的手底下,必是让大商元气大伤,这件事情做出来根本就是对大商不利,背后完全没有逻辑啊。”宁修问道:“那个大人物为什么要让你做出这种事情的原因,能解释一下吗。”

    陆长青抬头看了一眼牢房的房顶,表情复杂,没有说话。

    但这很明显是在以行为来回答宁修的问题,至于能不能参透出来,就全看宁修自己的领悟能力了。

    “房顶,上方,天……”宁修想着想着,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个念头,眼神顿时异常震惊的盯着陆长青。

    “陆先生,那个命令你的大人物该不会是……”

    见宁修应该是猜到了的样子,陆长青不出声的点了点头。

    如此一来宁修也懂了他之所以只用动作给提示,而不言语漏出几字的原因。

    那位修得可是大道三千里异常罕见,也异常威力神秘无穷的气运道,气运道的能力旁人难以想象,有人说话提到其时,对方便会心有所感,甚是天人手段。

    “那位为何会选择借陆长青之手灭了陆家,此事背后必然有什么缘由,陆长青即是受了他的意而叛出伏魔司,那此事我也没必要去管了,这不是我该涉及的浑水。”宁修暗道。

    既然情况都已经明了,宁修便走上前去,替陆长青松了绑,同时以自己的内力为陆长青疗伤。

    陆长青身上受的大多是内伤,因为没有与宁修正面交锋的关系,体外伤和骨伤比较少,所以在宁修为他输入内力疗伤,祛除体内淤血后,陆长青很快便恢复了行动能力。

    “多谢。”陆长青起身说道。

    “目前除了我以外,钱塘城里再没有人知道你的身份,陆先生直接从大门走出去就行,我已经让看守地牢的衙役都撤离了,你的剑还有两把尚且完整,被我一并放在地牢门外,你自取即可”宁修点头说道。

    之前将金蛇党党首四人和陆长青送入地牢关押的时候,宁修并没有让其他几位队首见到陆长青的模样,所以他们只以为这是宁修抓回来的一个妖人而已,并未在意。

    “我离开伏魔司多年,如今已是人不人鬼不鬼,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算是一个怎样的身份。”即将走出牢房大门时,陆长青回过头来表情复杂的看着宁修:“忘了问你怎么称呼。”

    “在下姓宁名修。”

    “宁大人是吧,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你今日放我离开,我很是感激,没什么能报答的,我这有一段口诀,应该对你有用,还请你尽力记下,能学到几分,就全看你自己的悟性了。”陆长青随即缓速开口,说出了一段相当复杂且内容晦涩的口诀。

    宁修自然是无法第一次就理解下来其中奥妙的,便抓紧集中精神,试图记下这段不知道何用的口诀。

    待陆长青耐心重复三遍后,这才停口:“告辞。”

    按照陆长青的想法,宁修能记下这段口诀就已经足够了,根本没指望他能在短时间之内理解其中的含义。

    但陆长青殊不知的是,宁修这人可不是一般人。

    唤出熟练度面板,果不其然,熟练度面板上面已经悄然多出了一个宁修之前从未见过的词条项,必然就是听了陆长青那段口诀以后才产生的。

    …

    【望气识运术:一层(1/2000)】(+)

    【焚阳太曜经:十二层(2/13000)】(+)

    【天王金刚功.黑天浮屠至尊体:十二层(7/13000)】(+)

    【匿气法诀:十层(0/7000)】(+)

    【七步赶蝉:八层(2897/6000)】(+)

    【天威御神枪:未入门(0/1000)】(+)

    通用熟练度:1500

    …

    “枪法?”看到天威御神枪这个名字,宁修第一反应是狐疑的。

    因为自己虽然是武者,但并不会用枪,陆长青教给自己一门枪法,纵使这门枪法光是入门就需要1000点熟练度,足以说明它的不凡,但对于宁修而言,作为攻击手段却是有些多余了。

    抱着学都学了的想法,宁修便尝试着给天威御神枪加了1000点通用熟练度,打算看看这门未知枪法的效果。

    当天威御神枪入门的瞬间,宁修脑海里直接涌现出一大堆有关于这门枪法的经验与经历,就仿佛他苦练这门枪法已经很久了一样。

    这时宁修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并不是什么给武者用的枪法,而是御兵道的御兵功法,只要宁修将其修炼起来,就可以像是陆长青之前操控那些青铜剑对敌一般,御枪为战。

    如此一来,宁修以肉身战斗,再一心二用的御枪袭击,在交手当中却是不会显得冲突。

    天威御神枪这门御兵功法,想必应该是陆长青离开伏魔司后的这些年里自己潜心所创,这位先生本就是御兵道的奇才人物,现如今已存的御兵道功法起码有二十分之一都是出自他手,足可见此人在此道上的天赋异禀。

    但同修两道,是一件非常耗费时间的事情,任何一个能够同修两道,并且都将两道提升到上三品的人,都是天才中的天才。

    这样的人伏魔司里也不超过百人之数,宁修在此之前从未想过要修第二条大道的事情,但现在既然得到了天威御神枪这门御兵功法,那自然就不能够浪费了。

    想来有熟练度面板在手,同修两道应该不会很困难。

    御兵道下三品以御兵飞动,十丈杀敌为象征,到了中三品,养兵蕴灵,初步觉醒兵灵之力,威力会大大增强。

    而到了上三品,就会像陆长青的那些青铜剑上浮现出有形的兵灵,兵器自己成灵,哪怕不用兵主自己去分心操控,都会较为灵性的去进攻兵主的敌人。

    天威御神枪的出现,却是又给宁修多添加了一门适合战斗的手段。

    满意的点了点头,宁修随即走出牢房,准备去另一处关押着金蛇党党首四人的牢房再去审问一番。

    这金蛇党此次能够与黑天门一同合作擒龙,想必对于黑天门也有一定的了解,有用的情报价值千金,这四人值得榨干一下。

    ……

    四象州位于大商疆域的西北方,乃是紧挨前线边疆之地,多年来大商一直对此州抱有进攻收回疆土之心。

    但无奈于四象州里强大邪祟众多,还有大量堪比一品实力的凶神恶煞,并且还因为被邪祟占领数百年的时间里,四象州诞生出了由邪祟统治的妖国,如今饶是以伏魔司派遣往前线的人手,也不足以做到占领四象州的程度。

    大商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修养升级,不断积攒实力,再寻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对四象州发起进攻。

    夜里。

    四象州,北门镇。

    一队完全由铜豹伏魔尉组成的人马站在巷子里的阴暗角落当中,时不时探头望向巷外,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方靖舟背叛大商,私自携带重宝‘朱雀血’离开大商疆域,今晚我等一定得擒回此人,将朱雀血顺利带回大商,诸位,根据情报方靖舟今晚一定会经过北门镇,待会只要他的身影一出现,我们就立即动手,确认人和物都在后就立即原路返回前线,以免撞上妖国的妖兵。”

    “知道了。”

    在巷外北门镇的道路尽头上,没过多久便出现了一支车队的踪影,同时寂静的夜里还响起了马蹄踩踏在石板路上的清脆声响。

    从马车上挂着的灯笼光线查看,几名铜豹伏魔尉很快就确认了目标,随着为首之人的点头示意,所有人一瞬间纷纷动身,从小巷里飞奔而去,直朝着车队所在冲去。

    “什么人!”

    走在车队身边的护卫纷纷抽刀喝道,直接对着那些铜豹伏魔尉迎了上去,但他们怎么可能会是伏魔尉的对手,没过几招下来,全员都被击杀,最后吓得马夫弃车就逃,原地只剩下三辆一动不动的马车。

    “方靖舟,需要我去把你给请出来吗。”一名铜豹伏魔尉大声喝道。

    位于三辆马车中间的那辆,门帘被人从里面伸手掀开,随即一名穿着华贵,身形高瘦的青年就从车厢内缓缓走了出来。

    此人肤色极白,眯眯眼,弧线嘴,即使什么表情都不做,脸看起来也时时刻刻的像是在微笑一般。

    但这危险并不会给人带来什么亲和力,反倒是像在一只狡猾、满腹兜满坏水的狐狸。

    此刻他双手端着一个用红丝绸包裹起来的方匣子,即使在这黑夜里,匣子竟也闪烁着微弱的红光,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东西。

    “各位追我都追到四象州来了啊,辛苦辛苦。”方靖舟淡然笑道,本就是眯眯眼的双目,看上去变得更像是两条线状。

    “他手上拿着的就是朱雀血,直接动手,莫拖。”

    确认了人和物都在后,所有铜豹伏魔尉瞬间动手,齐刷刷的一跃而出,朝着方靖舟冲了过去。

    既要抓人,也要夺物。

    就在这时,四周突然响起一阵月琴、京胡、板鼓之交响,好似哪里的剧班子开了张。

    “哇呀呀呀呀呀!”

    伴随着一阵剧调子,一名穿着鱼鳞甲的大花脸从幽暗处中踏着小碎步走了出来。

    只见此人以腔调呐喊,脸上白色花面,双手各持一杆红缨枪,在这夜里配上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乐器响奏声,不禁显得格外阴森和怪异。

    “呔!”一步站定,此人举起一杆红缨枪对着伏魔尉众人娇声喝道:“尔等以多欺少,非大侠所为,今日若不想丢了性命,赶紧速速离去,我尚且还能放你们一条生路!”

    话音刚落,此人猛地把脸一刷,便见他的白色花脸瞬间变为红色花脸,同时说话的嗓音也变得五大三粗,与刚刚的温柔如水产生了极大的反差。

    “以多欺少,定不是什么好家伙,贼人休走!哇呀呀呀!”

    说着,此人便举起双枪朝着众铜豹伏魔尉杀去,见此情况,一半的伏魔尉只好放弃对方靖舟的攻势,转而反身迎向那名突然出现的奇怪家伙。

    当双方即将靠近的瞬间,花脸人的脑袋左侧,竟然浮现出一张新的蓝色花脸,同时在他背后亦随之长出一条全新的手臂。

    这条手臂虚空一捏,一杆红缨枪浮现于他手,随着一枪刺出,一位伏魔尉刚想反应,就已被枪头穿透了咽喉。

    “陈鼎!”

    花脸人冲入人群当中,犹如入得无人之地,三杆红缨枪甩、刺、劈施展的行云流水,既有着极快的速度,也拥有不凡的力量。

    铜豹伏魔尉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在此人的手底下甚至走不过一个回合就被戳死于红缨枪下。

    “上三品!”见此情形,剩余的铜豹伏魔尉哪里还不明白眼下是什么情况。

    此地竟有上三品的人!

    “撤!方靖舟来此地是与妖人接应的。”有人大喊道。

    还活着的伏魔尉们纷纷掉头就跑,每个人都选择了一个不同的方向,大家都深知面对上三品的妖人,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各自选择一个方向逃跑,听天由命,既能帮其他同僚争取逃跑时间,运气好可能自己就能得到逃生机会。

    总之总有人得活下来将发生的情况告知给伏魔司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杀了近一半的伏魔尉后,看着那些铜豹伏魔尉逃跑,花脸人并未选择去追,而是在原地站定。

    就见他脑袋左侧又长出了一张蓝面花脸,此花脸出现的瞬间,这人背后再度长出一条手臂,他将手中红缨枪往地上一插,背后顿时浮现出一道巨大的穿着铠甲的骷髅将军身影。

    随着此人双手做出握弓拉弦状,那骷髅将军的动作也同步一致,手中豁然出现了一把巨大的骨弓。

    咻!

    花脸人松手,骨弓猛地爆射出三根骨箭,仅是眨眼间,就已射杀了三名逃出去数丈远的铜豹伏魔尉。

    咻!咻!咻!

    几箭下来,再无活口,没有一个伏魔尉能够成功逃出北门镇。

    杀尽最后一个人的同时,乐器奏响曲随之停止。

    自不远处的一间屋子里走出七名步伐一致,列队同臂同脚的人。

    这七人老叟,老妇,壮男,美妇,少年,少女,童男,形象各不相同,同时手里拿着的乐器也各有种类。

    鼓、琴、二胡、琵琶、锣、萧等等,显然刚才的BGM就是出自他们之手。

    “杀几个中三品的家伙还需要变三张脸,你是越活越过去了。”走在队伍最前面的白发老叟看着花脸人说道。

    “你好生聒噪,还不速速闭嘴。”花脸人以着腔调唱道。

    此人说话皆为以唱代说,腔调与唱戏一般,甚至怪异。

    待所有伏魔尉都被射杀的那刻,方靖舟端着匣子从马车跳下,走过来轻声笑道:“二位来的挺早,今晚若无二位帮忙,我估计还真的就要被抓回去了。”

    白发老叟道:“把东西拿过来,此地也不是我们的地盘,要那些家伙撞见了,又是一场恶斗,不宜久留。”

    方靖舟拍了拍自己手中的匣子说道:“朱雀血就在这里面,安全的很,二位带着我一同回去即可,东西暂且还不需要你们保管,待我见到圣使大人,我自会上交给他。”

    “如此也好,走也。”花脸人伸手一抓,明明方靖舟距离他还有二十多尺的距离,整个人却身不由己的朝着花脸人飞了过去,最后被花脸人一把抓住,直接仙人踏云般的带离了此地。

    白发老叟看了看那三辆马车,七人队伍里的壮男张口连吐,三道巨大的火球便落在马车之上,眨眼间就将三辆马车给笼罩在了火海当中,使得北门镇在这一片漆黑的夜里变得无比明亮,仿若一盏明灯。

    “吼!”

    “吼!”

    火光出现不到三息,北门镇四面八方便响起了巨大的嘶吼声,地面同时震动不已,有什么庞然大物正在朝着这边赶来。

    纵使白发老叟,此时也不敢再在此逗留下去,连忙拔腿就跑,速度竟奇快无比,几息间七人队伍就已经消失在了北门镇外。

    而在北门镇的东边处,一道如同山岳般巨大的黑影正在不断的靠近过来,赤红的双眼无比鲜艳。

    牙齿在月光下反射着白芒,每踏出一步,都会在地面上响起剧烈的震荡。

    这就是四象州,脱离大商统治已经长达数百年之久的方外之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