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城守府的火势与爆炸好在并未引起太大的损伤,仅仅只是城守府内部有几间房屋被火焰给焚烧殆尽。

    同时随后迅速赶过来的伏魔尉们速度极其快的将那些专门被聂戬安排过来用以牵扯的妖人抓获,很快就平定了这场混乱。

    随着城外金蛇党余孽被杀被擒,黑天门妖人施展秘法逃跑,今日钱塘城这事情也算是安然度过去了。

    城守府,大堂。

    钱塘城城守李菁看着走进来的宁修等几名铜豹伏魔尉,立即就兴高采烈地迎了上去:“几位伏魔尉大人,今日真是多亏了你们啊,要是没有几位在场的帮助,恐怕就要让那些妖人的阴谋得逞了。”

    秦震摆了摆手道:“无需客气,这些事情都是我等该做之事,但李大人你此次玩忽职守,这城中衙门被妖人给占领了你竟然都毫无察觉,此事希望你引以为戒,莫再犯这等疏忽性的错误了。”

    “是是是,秦大人所言极是,这一次是我的失责了,今后本官定要好好整顿钱塘城,不让妖人再有占巢寄生的空档子可钻。”李菁当即认真的应道。

    宁修随意找了把大堂里的椅子就坐下来,因为刚开过天王状态的关系,他除了腰上系着那条从尹大公公墓里得到的可大可小的腰饰以外,全身各处都是没有衣服的。

    健壮的肌肉以及肌肉线条完美呈现,与大堂里这一大帮穿的正式的人相比较起来,就显得极其突兀。

    “李大人,京州朝天都那边可有给钱塘城发来过什么紧急信件?”宁修问道。

    李菁挠了挠头:“最近吗,好像没有,宁大人为何如此发问,难道今日妖人行动与京州有关?”

    宁修说道:“龙王河今日来了头蛟龙,要知道钱塘城可是位于白沙州腹地处,而蛟龙生存之地大多位于东海之外,很明显这头蛟龙是在东海入海口顺着黄江一路游到白沙州来的,必然是被什么东西给吸引过来,在过去多年里,白沙州可从未发生过这种事情,所以我就想会不会是白沙州有什么异相,如果真有的话,朝天都那边应该会派人送来信件提醒。”

    “宁大人所说的信件,我真没有一点印象,应该是朝天都那边没有人送吧。”李菁道。

    就在这时,郑队首忽然拍手惊道:“诶,宁队首,你这样一说,我就想起来了,今天可是五星连珠之日啊!”

    五星连珠之日,据称是月与大地距离最近的一天,这一日里月华远比平日会浓郁数倍,并且在一些灵气宝地,灵气喷薄的程度都会比往日更多。

    而龙王河,正是大商疆域里为数不多的灵气宝地之一。

    秦震恍然大悟道:“怪不得龙王河今天会出现那么多的水妖,感情都是过来吸收天地灵气的。”

    此事一搞明白后,宁修心里也有了结论。

    这种特殊的日子一定会引发出不小的麻烦,这一点朝天都那边不可能不派人过来通知,搞不好送信件过来的驿卒在半路上就已经被黑天门或者金蛇党的人给害死了。

    一切只是为了方便他们能够得到更多活擒蛟龙,不被外人影响的时间。

    好在今日有宁修在场,要不然还真给那群黑天门的妖人计划得逞了。

    “各位,既然黑天门妖人已被揪出抓获,我们小队就先行带着妖人返京审问了,任务在身,不便多留。”贾队首抱拳说道。

    “那我们小队也是,钱塘城邪祟害人的事情我已调查清楚,也是时候该离开了。”郑队首附和道。

    基本上来到钱塘城的这些铜豹小队都是为了任务而来,妖人、水鬼、妖物,其背后的原因都是那帮黑天门的家伙在暗中捣鬼,这会调查清楚了,众人自然得继续去执行自己的下一个任务。

    这样才能在伏魔演武来临之前,尽可能清光自己小队手头上的压力,让队员们可以更好的去进行伏魔演武这一场活动。

    与其他人一一告别后,各个队首纷纷离去,很快大堂里就只剩了李菁、宁修和秦震三人。

    “秦队首不打算走吗。”看着没有离开意向的秦震,宁修出声问道。

    “我有位队员家在钱塘城附近的一个村子里,钱塘城的任务既然已经解决,我就临时让他回趟家看看,见见爹娘,应该还会在这里住一两天,等那个队员回来。”秦震也挑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那二位大人不如晚上在我府上留宿,这一次二位伏魔尉大人都辛苦了,本官来亲自摆宴,宴请宁队首和秦队首。”李菁连忙说道。

    “那就有劳李大人了。”秦震拱手便答应了下来。

    宁修在钱塘城也有一些事情还未做完,也得在此逗留上一二日,就也应下,准备在李菁的府上吃一桌,感受感受这人府上大厨的手艺。

    ……

    钱塘城,地牢。

    昏暗的地牢里,今日却关押了五名分量非常大的人物。

    金蛇党党首四人,以及黑天门妖人陆长青。

    前者一落网,金蛇党可谓是元气大伤,本就已是个中等组织,现在只怕是连二流都算不上了。

    而后者更是一个曾经在伏魔司里名声赫赫的人物,曾经的银虎伏魔尉,威名为‘逍遥剑圣’的御剑兵主陆长青。

    陆长青生于大商望族的陆家,这个家族全都是为大商效力的人才,文武两派,伏魔司,各地衙门,皆有陆家的族人存在。

    因此陆家也与司空家、宇文家、上官家同称为大商四大家族。

    在陆家当中,陆长青这个年轻人亦是出名,此人精通御兵道,想法与天赋都为上等,在伏魔司时,自创出了不少的御兵道功法,为这条大道添砖加瓦,以及为后来者都铺了很顺的修行道路。

    被人们视之为陆家希望,陆家潜龙,未来必定能够成为陆家的执掌之人,大商的重要人物之一。

    如果一直这样发展下去的话,陆长青甚至有可能会成为御兵道的一个代表人物,甚至成为像三圣那样对某一道有着巨大影响力的祖师爷地位也不一定。

    但在十三年前的某一天,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陆长青半途堕落,夜里杀了自己全家满门,连亲生父母,亲生胞弟都没有放过。

    做了这等骇人听闻,令人发指的事情以后,此人直接叛出伏魔司,逃离大商疆域,加入黑天门,从此声讯全无。

    有很多陆长青在司里的朋友都觉得此事绝无可能,必定不是陆长青亲手而为,或者又是受到了什么裹挟、妖祸。

    很多伏魔尉高手便外出到处寻找此人的下落,可好几年过去,却完全没有任何的结果。

    慢慢的此事也就成为了伏魔司内一个永远的痛。

    而宁修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此次竟然会在钱塘城碰到这位出名人物。

    刚才与自己交手,陆长青直接被锤成重伤,动弹不得,连聂戬等人逃离时都来不及一并将其带走,只得留下作为宁修的活口。

    站在牢房内,看着被锁链捆绑住四肢的陆长青,宁修面无表情,也没有选择率先说话。

    御兵道就是有这么一点好,兵主体魄如同常人,你只要有手段抑制住兵主与他兵器的联系,拿捏御兵道的兵主就变得是一件极其容易的事情。

    根本不需要担心对方有办法逃离。

    “伏魔司,何时出了你这么一个令人看不透实力的武道三品。”睁开眼睛,陆长青看着宁修虚弱说道。

    为了吊住这家伙的命,宁修还专门特意用内力给他疗伤,以免此人暴毙于狱中,到时候什么秘密都没能交待出来,太过于可惜。

    陆长青加入黑天门多年,对于黑天门内部的事情肯定是了解不少的,如果能从此人口中套问出有关情报,对于伏魔司的意义非常大。

    说不定还能够有机会可以捣毁掉黑天门这个暗地里危害大商多年的妖人势力,所以陆长青断然不可杀,不能死。

    “伏魔司的秘密可多了,你作为外人不知道也很正常。”

    “呵……是啊,我早已经是个外人了……”

    “陆先生当年可是伏魔司的翘楚,若没有后续发生的这一桩子事情,继续待在伏魔司里可谓是前途无量,最后成就金龙伏魔尉之位也大有可能,在下作为晚辈,却是很好奇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陆先生可否与在下说说,反正现在不说,到时候被押送回京州朝天都也是得说的。”宁修笑道。

    “这是我的私事,无可奉告。”陆长青回答的相当干脆,对方怎么说也是个御兵道三品,宁修清楚如果他真不打算交待,自己肯定是无法逼问出来的。

    御兵道对于意志的磨炼很是到位,一般的酷刑也无法对他们造成心灵意志上的破防,所以宁修打一开始就不是为了这个目地而来的。

    随着宁修施展出望气识运术,陆长青身上的善恶线与气运线顿时就显示的一清二楚。

    此人善恶线十分平均,并没有哪一头高于另外一边,这种情况可不会在妖人身上出现,就算是正常百姓有时候也会恶线高于善线。

    所以宁修心里便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陆长青并且心甘情愿的半途堕落,他人还是善的,之所以叛出伏魔司,改而加入黑天门,这背后很有可能存在着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而这个秘密,才是陆长青之所以原意放弃身为伏魔尉帮助天下百姓抗击邪祟的原因。

    “陆先生,如果你叛出伏魔司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的话,不妨与我交待一二,目前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陆长青在这,只要我愿意,完全可以悄然将你释放,连伏魔司那边都不会知道这件事情。”宁修说道。

    陆长青闭嘴不语,看样子是真的不打算说了。

    但宁修却再次开口言道:“听说当年你杀了满门全族,陆姓之人一个都没有放过,包括你的父母胞弟,但陆先生你可知道,其实当时你的弟弟并没有死,他被伏魔司医道一品的伏魔尉熬上数日不歇的给救了回来。”

    听到这话,陆长青的表情终于是动容了,他眼神震撼难以置信的看着宁修,嘴唇微颤道:“可,可是真的。”

    “陆先生你离开伏魔司已经十余年了,不知道这件事情也很正常,陆长空的事情在整个大商都属于是保密资料,我也是前不久被提升为铜豹伏魔尉时,才偶然了解到的。”宁修看着陆长青,脸上突然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情。

    继续说道:“陆先生,你叛出伏魔司时,就已是御兵道三品,陆家里的不少三品高手都丧命于你的手下,根本没留一点可以治疗的余地,你的胞弟明明只是个御兵道六品,为何却能撑到医道的伏魔尉赶到陆府现场呢,你当时对陆长空下手的时候,绝对是留手了吧,你并不想真的杀了他。”

    “不,我想杀死所有人。”陆长青眼神突然冰冷:“只是没想到长空这个家伙,当年竟然能在我的剑下做到存活,算他命大。”

    宁修笑道:“现在说回刚才那个话题,陆先生,想必你的心里应该藏着什么难言之隐吧,这个事情不能与任何人道也,因为那是一个你不能够抖露出来的秘密,

    如果此次被带回伏魔司,你之前的所作所为就全都前功尽弃了,现在只要你与我交待一二,我可以放了你,让你继续回到黑天门完成你需要去做的事情。”

    整个牢房里瞬间变得沉默无比。

    陆长青没有说话,宁修也不着急,等待着对方的选择。

    “你想知道什么。”很快,陆长青终于表情无奈的出声问道。

    “你叛出伏魔司,做出那些骇人听闻的事情,其实是有一个大人物在暗中命令你的是吗,先生你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就好,不用说话。”宁修说道。

    陆长青点了点头。

    “你加入黑天门,其实是为了完成那个大人物命令给你的某件事情。”宁修再问。

    陆长青犹豫一二,再次点了点头。

    如此一来,便可彻底确定陆长青其实并不是真的半途堕落,而是听命于某个人的命令,在执行着一件忍辱负重,不被旁人所理解的任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