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仙道之人,品阶越高所拥有的术法便越是超凡巨大。

    下三品还在苦练五行之术时,上三品早已可以操控一部分的天地自然之力。

    风雨雷电、植物山川皆是他们的帮手助力,像藤山这个妖人,看他所最擅长的术法应该就是凝水成冰了。

    只要在大江大河、井潭池瀑等地形之处,就是他的天然主场。

    能将这段水流势头汹涌的龙王河给做到全面冰封,足可见藤山的实力强悍。

    眼看宁修携带着散发电弧的惊雷锤袭来,藤山双手一动,在宁修正前方的前进之路上,顿时就轰鸣隆起三堵巨大的冰墙。

    每一堵都足有丈厚,防御力和承受撞击的能力不容小觑。

    同时在藤山的控制下,冰面上冰锥一根根刺出,如果宁修打算硬撞上去的话,势必也会受到不小的损伤。

    惊雷锤在冰面上被宁修拖拽,沿着冰面不停地滑动,电弧在冰面上跳跃。

    在藤山的目光注视下,宁修提锤跃起,直接奋不顾身毫不在意的就对着第一堵冰墙一锤砸出。

    天罡在宁修的催动下,一片片附着于惊雷锤表面,随即猛力撞上了冰墙。

    轰!

    看似丈厚的冰墙瞬间从中塌陷,一个巨大的凹坑显现,蛛网般的龟裂不停扩散开来。

    继第一股锤劲之后,立马便有第二股、第三股锤劲爆发,本就已经产生出裂纹的冰墙再也承受不住,顷刻碎裂成大量冰块洒落在地。

    带着这股冲劲,宁修眨眼间便来到了第二堵冰墙之前,登封五重劲的第四股劲道砸中冰墙,这堵冰墙也根本没能撑上多久,顷刻间就已经分崩离析,溃不成形。

    “嗯?!”藤山万万想不到宁修竟会有这般凶猛。

    他以前不是没有对付过上三品的武者,但那些武者都不曾有这份生猛的气力,想要破坏掉第一堵墙起码都得数招才行。

    而宁修这力量简直就像是怪物一样,竟然一锤直接就把两墙接连报废,这等威力,藤山从未见过……

    登封五重劲可爆发出五股劲道,每一股都会比前一股更为强大,而到了最后一股,就算是远比宁修高上一品的高手都不一定能够轻松接下。

    愈战愈强,这便是登封五重劲的强悍恐怖之处,可以让宁修爆发出他现阶段本不该拥有的威力。

    眼看着宁修朝着最后一堵冰墙袭来,藤山深知自己得赶紧做出一些补救了。

    要不然三堵冰墙如此快的被击碎,宁修可就与自己拉近距离了,到时候再想要做出一些拉扯,再没有那么容易。

    随着第三堵冰墙后的冰面开始崩裂,在藤山的术法之下,龙王河的河水喷涌而起,尚未落地就已凝结成了两尊二丈高的寒冰巨人。

    它们以双臂抵住冰墙,以此来增加冰墙抵抗宁修攻击的能力,同时藤山也没忘了不停给冰墙加固,使得能够承受住宁修即将到来的一锤。

    冰墙不断增厚,很快就从丈厚增长到了三丈有余,这厚度就连钱塘城的护城墙都未曾达到。

    终于,携带着登封五重劲之最后一重的宁修,将手中惊雷锤挥向了这最后一堵高强。

    障碍虽多,一一碾碎!

    谋者常言,以点破面,对于这堵加固加厚加大过的冰墙,惊雷锤与一根针无异。

    从冰墙的侧面查看,就可以清晰看到宁修下手之处,电弧一路往内部蔓延而去,从而在冰墙内形成了大量数根闪电状的裂纹。

    这些裂纹正在不断的扩散,从而弥漫到整堵冰墙的各处,隐隐显示即将崩溃之势。

    得亏在冰墙的后方有两尊寒冰巨人撑住,不然宁修这一锤即使没能做到将冰墙击溃,也能够轻易将其击倒了。

    眼见宁修的前进之势被自己限制住,藤山连忙双手飞快掐诀,欲施展出自己最强的术法压制宁修。

    瞬时间,大量水汽漂浮上头,眨眼就化为了一座四四方方的无缝囚笼降落而下,对着宁修所在镇压。

    宁修刚准备脱离寒冰囚笼落下的范围,他的脚踝处已是被寒冰冻住,第一时间被限制住了脚步。

    有了这么一个耽误,宁修再想要逃开就来不及了,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寒冰囚笼罩住自己,同时震碎冰面,携带着宁修往龙王河下深处沉去。

    被寒冰囚笼砸碎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窟窿里的水面正在鼓起大量气泡,很快便渐渐平复了下来。

    藤山对自己的这一招非常自信,只要是在这种都是水的环境里,任武道二品被自己成功罩住,都得被困上一段时间无法挣扎。

    而一旦拖久了,被永久冰封于寒冰囚笼当中,再也无法挣扎便是唯一的下场。

    寒冰囚笼携带着宁修一路下沉,在下落上百丈的深度后,终于是沉重的砸在了河床之上。

    这时以寒冰囚笼为中心,河水纷纷开始结冰,结冰之势不断往上方冲去,最后从河面上的那个窟窿里刺出。

    有如一根长矛般指向天际,如果此时有如处于龙王河河底,就可以看到寒冰囚笼落下的地方,出现了一根外表满是冰棱的不规则巨大冰柱。

    极低的寒气不断肆溢,任何敢靠近的鱼类和虾蟹全都会在瞬间被冻成冰雕。

    看到冰柱出现,藤山松了口气,挨上自己这招,宁修就算不死也已经完全丧失行动能力了,无法再阻碍他们擒龙的步伐。

    当即藤山便朝着聂戬那边赶去,加入了围攻蛟龙的战斗当中。

    远处,站在山坡上的金蛇党为首几人看到宁修完全没有给藤山造成任何压力,就被轻松反杀之后,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不满的愤怒。

    “没用的东西,别说杀了藤山,连让藤山身受重伤都做不到。”

    “公公,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有人问到。

    为首的白面老者当即尖声下令道:“动手,绝不能让黑天门的那几个家伙抢了头筹。”

    ……

    聂戬靠着御风之术,得以不断左右与蛟龙周旋,靠着风的移动速度,蛟龙的攻势根本就无法落到他的身上,而同时凭借着风暴的威力,聂戬每一处出手都会打的蛟龙怒吼连连。

    空有一身强大气力却无法对小虫子一样的聂戬造成任何伤害,蛟龙气的是四爪大作,每一击都拍得冰面不停出现裂纹,还得是藤山赶忙加紧稳固,才使得蛟龙不至于重新回到水中。

    拄杖老者在聂戬攻击蛟龙之时,不断操控从木墙那边延伸出来的树枝,编织成一张树木大网,在旁边寻求着机会笼罩蛟龙。

    可蛟龙虽是妖物,但异常机灵,一直都对拄杖老者的存在有所防备,每当拄杖老者准备出手时,它都会使用龙火烧毁木网,根本不让其有靠近自己的机会。

    如此一来,只剩下聂戬三人对付蛟龙,情况一下子就陷入了胶着之势,互相之间都拿对方没有什么太大的办法。

    就在这时,河岸边上突然涌现出大量身影,每个人都在以着最快的速度飞跃而来。

    当这群人出现之际,瞬间就引起了聂戬等人的注意。

    聂戬看清楚这群人的为首者相貌后,顿时眉头皱起。

    这群人他自然认得,正是金蛇党余孽,而为首的那几名满脸涂满胭脂水粉的老者,正是如今金蛇党仅剩的四大党首,实力都在三品左右。

    并且这四个人最擅长联手缠斗之法,一旦给他们机会将这等手段给展现出来,却是不容小觑。

    金蛇党已经错过了与自己等人约定好的时辰露面,现在突然出现,让聂戬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金蛇党这帮人虽然与黑天门互有联手,但行事一向卑鄙无耻,有时候会来一些背刺之类的事情也丝毫不出人意料。

    聂戬看了眼藤山和拄杖老者说道:“曹老,藤山,都小心些。”

    “聂护法,抱歉抱歉,咱家来晚了。”一名金蛇党党首轻盈的在冰面上踏步,尖声大笑道。

    此人轻功极其了得,仅仅只是脚尖在地上轻轻一踏,整个人便可以凌空悬浮多达七八息时间,随着他身体悬空时,身后斗篷便会迎风飞舞,令人看上去就感觉气势十足,宛若一方豪强。

    “严公公,迟到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聂戬冷笑道。

    “抱歉,确实是路上耽误了一些事情,不过聂护法,我现在带人回来应该也不算太迟吧。”严公公看了一眼那头正在与聂戬等人对峙的蛟龙,眼神里不禁流露出了一丝狂热。

    正所谓蛟龙一身都是宝,平日里你想要找到一头活着的蛟龙可谓是难之又难。

    但是这一次,大家眼前就摆上了一个现成的机会。

    “动手。”

    随着严公公一声喝道,金蛇党的人纷纷拔出腰间佩刀,齐刷刷的朝着蛟龙围去。

    一时间看起来局势顿时就得到了控制,如果按照着原先的计划,两伙人联起手来不出半柱香工夫就能够擒获蛟龙,并且将其快速带离此地。

    “聂护法,你们黑天门这次派来的实力不怎么够看啊,这么久过去,连蛟龙的一块皮都没伤着。”严公公在腰间伸手一摸。

    立即就拔出了一柄金蛇软剑。

    此剑剑刃柔软,又细又长,剑柄乃是一条缠绕盘旋的金蛇造型,蛇眼为两颗红宝石。

    剑刃便是从这条金蛇的口中延伸出来的。

    “严公公这话说的我可不怎么爱听,既然你嫌我黑天门实力不够,那倒是让我看看你金蛇党又能掀起什么风浪来。”聂戬双手往前一伸,强大的风劲直接将他整个人往后推去。

    顿时曹老与藤山也如一照做,退到后方,如此一来就成为了金蛇党一行人最先挨近蛟龙,面临着承受蛟龙攻势的局势处境。

    严公公等人来时已做好加入战斗后要背后黑黑天门这些人一手的打算,没想到聂戬突然来了这么一招,却是直接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要是由金蛇党去负责对付蛟龙,那背后插一刀的人指不定就变成谁了。

    严公公顿时怪笑道:“聂护法,可不兴这个呀,已经拖了太久,为了抓紧效率,还是由我们两方一同擒龙吧。”

    这两伙人交谈的工夫,蛟龙可不带惯着他们,任由这两批人聊天而不出手攻击。

    就在严公公话音刚落之际,蛟龙直接对着金蛇党一伙便是一口喷出。

    大量的树状闪电喷涌而出,射向众多金蛇党余孽。

    而在闪电之后,又有白色龙火,让人意想不到,招架不及。

    这天雷地火般的攻势极其凶猛,几名跟随在金蛇党党首后的护卫没来得及躲过去。

    在被闪电射中的瞬间,整个人浑身抽搐,当场就被电晕了过去,看这架势如果没有及时接受治疗,死亡便是唯一的下场。

    面对着蛟龙不停歇的喷吐雷火,金蛇党那四名党首一时间也是犯愁了。

    这阵仗远比聂戬他们刚才对付蛟龙时远要来的更为凶猛。

    “该死。”严公公尖声怒道,当即手持金蛇软剑,以轻盈之势杀向蛟龙所在,顷刻便是手腕一抖,大量剑花刺向蛟龙双目。

    不管再强大的生物,眼睛都是最脆弱的部位,只要被击中,实力都会大幅度下降。

    到时候再想要对付起来就会变得十分简单了,黑天门此次来擒龙的人里,除了陆长青和血锋还有那名武道四品的妖人以外,其他全都是仙道中人,却是没有太好可以靠近蛟龙伤及它身上破绽弱点的办法。

    但严公公就不一样了,他武道学了上百年的剑,剑法凌烈犀利。

    再加上手中这把金蛇软剑乃是金蛇党传承之物,是当年尹大公公花费大量资源,千辛万苦所请一名高超铁匠所锻造,就算是蛟龙,也得防范着严公公的剑威。

    面对着金蛇软剑抖出大量剑光剑影从高处洒落,蛟龙毫不畏惧的张口便喷。

    以炙热龙火迎向严公公的剑雨,二者出手间,具都有不凡阵势。

    几息后,剑雨突破火海,便见严公公一人一剑,从火中穿过,在他周身浮现出一圈天罡战体,避免掉了龙火所带来的伤害。

    一剑!

    金蛇软剑看似柔软如绳,但在此刻却笔直的插入了蛟龙眼中,蛟龙甚至连反应的工夫都没有,半柄金蛇软剑就已经没入进了蛟龙眼珠内部。

    “吼!”眼中的疼痛使得蛟龙龙吟阵阵,愤而甩头,强大的气力瞬间爆发,严公公直接被甩的高高飞起,连金蛇软剑都没来得及拔出,就已经被抛上了天空。

    但靠着高超的轻功,严公公轻盈落地,身上愣是一点损坏都没有,哪怕穿着的袍子也是崭新如初,这份实力相当出众,看着聂戬都不禁点头暗赞。

    “公公。”

    “公公。”

    金蛇党之人连忙围到严公公身旁担心问道。

    “无事。”严公公表情淡然,仅仅只是认真看着那头单眼正在滴血的蛟龙。

    蛟龙之血,自古以来都是极其宝贵的淬体材料。

    武者用了可以加快淬炼身体的速度,普通人喝下后则可以强壮身体,故而百病不生,延年益寿。

    眼下这蛟龙的血正跟瀑布似的洒落在地,这要是让懂行的人见了,少不得要心疼的厉害。

    这可都是黄澄澄的黄金啊!

    在市面上,一小勺的蛟龙血就值黄金千两,并且还是有价无市的存在。

    毕竟一头蛟龙哪怕再弱都能够作为多名三品高手的对手,寻常势力哪怕有这个条件去狩猎蛟龙拿来卖钱,而有这个实力的高手必定也不会缺钱,自然就不会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了。

    但面对着眼睛在流血的蛟龙,却没有一个人敢靠上前去,因为谁都清楚,此时正是蛟龙最暴怒的时候,它的实力也将会被发挥到淋漓尽致。

    谁这个时候上前去与蛟龙作战,那就将会面临到巨大的压力,是非常危险的。

    严公公望向聂戬说道:“聂护法,咱家这一剑还不错吧,现在该是我们两家联手起来擒龙的时候了,再不合作,你还想要等到何时。”

    聂戬深知这个时候不能再拒绝严公公了,再拖下去他们两方今日谁都别想擒住这头蛟龙。

    “好,动手。”聂戬立即说道。

    有了他的许可,曹老与藤山立即出手,金蛇党那边也是在严公公的点头之下,所有人纷纷迎向蛟龙,这是都要全力出动了。

    纵使蛟龙实力再强,一次性面对上如此多的三品高手,最后的下场必然绝不可能会是他们的对手,但眼睛被伤后,蛟龙作为妖物的凶性和野性全都已经被释放了出来。

    纵使黑天门与金蛇党的人再多,它都不带怕的,双爪在冰面上不停拍动,随即就一头撞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金蛇党之人。

    那人见状扭身就打算躲开,但不想蛟龙直接一个快速摆尾,一尾巴猛力砸中目标。

    仅仅只是一个瞬间,就已经把那金蛇党给拦腰打断,愣是溅撒当场,一点喘息之气都不带停留的。

    其余人看到这一幕纷纷脸色一变,蛟龙术法的威力本就已经很强大了,再连体魄气力都如此恐怖,恐怕不付出一些特定的代价,今日根本就无法拿下这条蛟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