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谢劲竹问:【间谍要怎么淘汰别人?】

    关琛说,要找到一样,一个一个淘汰。画面闪回到刚才关琛一个人走路的时候,节目组告诉了他独属于间谍的规则——物件上有对应成员的名字。只有在找到某人的物件后,才可以撕下某人的名牌。

    谢劲竹来劲了:【先淘汰那个金馆长,他力气大,我跟他在别的节目交过手,力气很大,不可小觑,如果不是我前一天感冒了……叽里咕噜叽里咕噜(经过了后期3.5倍速处理)……所以先淘汰掉他。然后再淘汰黄进,他这个人比较狡猾……叽里咕噜叽里咕噜(又是3.5倍速)。】

    关琛大概觉得再让谢劲竹讲下去,很可能会被人听到然后暴露身份,于是说着【我知道了】,挂断了电话。

    电话刚一放好,关琛就对赵双岩说:【他的意思是,前两轮不淘汰人,我们低调点,先搜集物件,第三轮开始离间,让他们内讧,第四轮最终轮才是正邪对抗,面对面。】

    赵双岩愣住了。老大刚才是这个意思吗?好像不是吧!

    但关琛没有再多做解释,推着赵双岩就开始去找能淘汰人的物件。

    画面切换到了其他人那里。

    除了姚知渔依然在找关琛,其他每个人都在勤勤恳恳找着线索。偶尔碰了面,也相互放了几句狠话,诈几句【你是不是间谍】、【你就是间谍】,然后贴着墙挪步离开,彼此井水不放河水。但是在金馆长面前,其他人只有老老实实地分享情报,互通有无。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出路。金馆长沉浸在游戏里,想要亲手逮住除了赵双岩以外的另一个间谍,但是找到的情报一个个都很零碎。脏辫男不幸被他捉到,虽然金馆长不是他心目中排名第一的聪明大腿,但智力也还可以,于是他除了奉上几张情报,还额外说出从关琛那里得到的一些消息,比如,张景生要帮姚知渔报仇啦,比如看到听到张景生嘀嘀咕咕些不妙的话。

    金馆长眯着眼处理着情报,然后听到广播里召集了所有人,开始第一次投票会议。

    陶片放逐法,放逐了赵双岩。没有任何的意外。临走前,赵双岩发挥余热,坑了黄进一把。这是因为关琛之前告诉他说,【真正的间谍,哪怕是死,也是有价值的。】

    第二轮搜查开始,姚知渔找到了关琛,两人汇合,互通情报。

    每个人都揣着一本小册子,用于记载情报,理清思路,分析推理。

    关琛的小册子十分神奇,镜头凑过去拍,只拍到一堆点和线条。整页下来没有一个文字。而且还不是乱画的,问他,他能说出哪一行分别代表什么意思。

    在关琛的巧舌如簧之下,姚知渔充分相信了关琛是个好人。并且到了会议上,她拿着关琛给出的假情报,【间谍出道十年以上】,带头指认了张景生。

    张景生喊冤出局。大家把怀疑转移到了黄进的头上。

    到了第三轮,姚知渔在关琛的蛊惑下,组成了搭档,开始逐个淘汰其他人。

    “小渔姐姐啊!!”孩子们哀嚎着。他们可以想象,等姚知渔最后发现自己上当受骗,成为坏人的作案工具之后,她到时会产生多大的羞愧。

    “只能说关琛实在太坏了!”,“对对对!”

    孩子们希望《追击者》主持人的智商担当金馆长,能够尽快发现关琛的间谍身份。

    “其实发现不了也没关系。他那么壮,关琛应该打不过他。”有小孩天真地说。

    回应这个说法的,是画面里关琛干脆利落地把鱿鱼哥摔倒在地,从容地撕掉姓名牌。

    被姚关组合淘汰掉的四个人,都是年轻人。

    因此,到第三次会议的时候,作为下一个【出道十年以上】的黄进,步张景生的后尘,无奈淘汰。

    现在活着的人,只剩下四个了。关琛,姚知渔,脏辫男,金馆长。

    作为在场唯一一个【出道十年】的金馆长,本能地感到不对劲了。为了自救,他不得不找到间谍的漏洞。

    在整理情报卡片的时候,终于发现了真假情报纸张材质上的不同。

    【这个情报不是卡片!】金馆长死死盯着关琛。他几乎要吐血。竟然还有人敢假造,更让人郁闷的是,明明摸一摸就知道的事,他却这么晚了才反应过来。

    间谍这个游戏,已经被关琛玩到了精髓。标杆立在这里,以后任何嘉宾来玩,再清白再无辜,主持人们也都不敢完全信任了。

    “终于发现了!!”孩子们几乎喜极而泣,期待着接下来的剧情。

    正义想要战胜邪恶,团结是很好的武器。

    接下来是三对一,足以让正义得到彰显了吧!

    孩子们原以为会看到关琛惊慌失措的脸,没想到被揭穿面具后,关琛依旧淡定。

    只是前后几秒钟的时间,孩子们感觉关琛的气质浑然一变。

    明明看起来什么也没变,但那股存在感,怎么压都压不住。

    关琛气定神闲地坐在凳子上,喝着奶茶,说:【逃吧。你们有半小时的时间。藏起来也好,逃跑也好,反抗也好,总之这是你们最后的半小时了。我今天的运动量能不能达标,就靠在座的你们了。】

    三人开始逃跑。

    关琛不急不缓地开始倒数,给他们留足了逃跑的余地。

    藏起来也好,逃跑也好,反抗也好。

    姚知渔藏进了某个服装品牌的试衣间。确保自己短时间内不会被发现之后,她才有时间、有心情,当着镜头的面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琛哥怎么会是间谍呢?这说不过去啊!……】她似乎接受不了现实。过了一会儿,她感觉到手机震了一下。是一条短信,上面写着【嗯?】发件人是个陌生的号码。

    莫非是在“监狱”的小伙伴?姚知渔这样猜着,试衣间外面隐隐传来一些动静。姚知渔立马屏住呼吸,同时也让摄像师关掉照明灯,不要说话。过了一会儿,那声音越发清晰。是关琛说话的声音,跑近了又跑远。姚知渔等了一会儿,没有被发现。刚松了一口气,短信又发来一条,【你的摄像师怎么没带走?】

    摄像师?什么摄像师?姚知渔不明所以。然而下一条短信很快跟进,【你的摄像师刚才去上了个厕所,回来说是找不到你了。】还附赠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扛着机器的男人,在跟导演说着什么。姚知渔浑身一寒,一股冷意从头皮窜到脚尖。印象里,那个男人的外形和服装,是属于负责跟拍她拍了一天的摄像师。如果那个是她的摄像师,那她身边的这个……短信接而连三地发了过来,【我们调了监控,你边上那个是谁?】,【不要说话!】、【保持别动!】,【他不是节目组的人!】,【把屏幕盖住,我们马上来救你!】……

    边上,摄像师感觉到了姚知渔的紧张,想去拍上面的内容,姚知渔盖住了屏幕。摄像师疑惑,问她怎么了。姚知渔咽了一口唾沫,不敢看对方的眼,低声说,【没怎么,只是想转移阵地,换个地方藏……】她打开试衣间的门,脚步凌乱地走了出去。没走几步,远远地看到关琛在闲逛。摄像师提前做好了跟姚知渔一起转身逃跑的准备,以免跟不上拍摄。结果刚一迈步,姚知渔便跳到了镜头外面——她朝着逃跑的反方向,往关琛在的地方冲了过去。

    姚知渔扎进了关琛的怀里,【琛哥琛哥琛哥,快救救我!】

    关琛心疼姚知渔这个样子,连忙安抚着她,说【没事没事,都是我编的。】

    【……我那个摄像不是……嗯?】姚知渔抬起头,一脸茫然。

    关琛嗞地一下,撕下了姚知渔的姓名牌,然后把姚知渔抱起来,放到了边上的长椅上。

    广播不失时机地宣布:【姚知渔!淘汰!姚知渔!淘汰!】

    姚知渔终于想明白一切。她拼命拍着关琛的,一边大声说自己差点被吓死了。

    关琛挨了几十拳之后,准备继续狩猎其他猎物了,走之前他说,【那个号码是我的新号码,使用频率用得比老号码多,你存一下。】

    姚知渔气鼓鼓拿出手机,双手忙着存号码,只好让关琛溜走了。

    关琛和姚知渔的动静并没有遮掩,他感觉到了远处窥探的视线。转头一看,果然,脏辫男趴在二楼的栏杆上,正紧张兮兮地盯着这边。

    脏辫男选的视野很好,如果要从楼梯上去,那就得绕一大圈。等绕完过去,指不定就丢了踪迹。

    但这难不倒关琛。

    【世上本没有路,走得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说完,关琛几个冲刺,就跳到了边上的一根柱子上,然后攀着柱子爬了一米,一跃,双手抓到了二楼的栏杆底部。然后利用上肢力量,把自己往上拉,抓住栏杆,爬到了二楼。

    工作人员们还处于心惊肉跳的状态,短短几秒钟,关琛却已经朝着同一层的脏辫男追了过去。

    脏辫男崩溃了,边跑边喊:【有必要这么拼吗?琛哥!有必要吗?!】

    关琛的摄像师被舍弃在一楼,等到他气喘吁吁找到关琛的时候,关琛在三楼的楼道里,抓住了脏辫男。

    藏的,跑的,都被关琛抓到了。

    金馆长出现在了一楼,跟关琛约战,他选择了反抗,想堂堂正正击败间谍。

    一切就跟电影里演的一样,正邪对决,正义用了一番功夫,虽说受了点伤,但还是邪不压正。

    可惜现实不是电影。

    关琛接受金馆长的约战之后,来到了一楼休息区的正中央。

    【听说你学过格斗?】关琛问金馆长。

    金馆长给自己的产业打了个广告,说自己的健身房有格斗教练,他跟着学了点。

    【那我就放心了。】关琛说。

    金馆长懒得听他挑衅,直接近身,双手抓了上来。

    关琛没有躲开,两人互相说着对方的胳膊,呈对峙状。但这个局面并没保持多久。【力气的确很大,但是重心太笨了。】关琛说着,他带着金馆长转了几个圈,胳膊甩了几下。金馆长立刻变得不稳起来。

    “摔跤是街斗第一实用的运动。而摔跤对决的第一步,是掌握对手的重心。”刺头韩直直地盯着关琛的动作,在判断关琛的摔跤水平,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关琛至少摔了十年,上次输得不怨。“关琛应该有很多办法摔倒对方的,但那样容易把背交出去,所以,他最后的办法是……”

    刺头韩下意识,手猛地往后一拽。

    画面里,关琛拖着金馆长的双手,猛地向后一跳,同时利用自重,把金馆长压到了地面。

    金馆长不能让下巴着地,于是本能地用手撑住了地面。

    他的手在地面,而关琛的手,还在金馆长身上。

    关琛像是热情的良好市民,拥住了金馆长的脑袋,然后往地上一躺。

    【不好意思。断头台。】关琛死死地把金馆长的脑袋压在怀里。

    金馆长猛烈地挣扎着,面容痛苦。

    关琛虽然没有全力施压,但他的那只绞杀手,手腕的骨头——桡骨茎突,卡在金馆长的喉结部位。

    金馆长整个背像一个富饶的山脉,起起伏伏的肌肉上面,是美味的姓名牌。

    关琛伸出一只手,平稳地撕掉了这张姓名牌。

    整个对决,耗时不过半分钟。

    【有必要吗……】金馆长一脸呆滞地躺在了地上,似乎丧失了生的意志。

    这话也是所有观众以及节目组想问的。

    今天一整天下来,关琛的表现都还好,虽然毛巾拧铁,嘴藏刀片,肉眼辨陷阱什么的,厉害是厉害,但还在正常人的范畴内。

    现在剥离了间谍身份,火力全开的关琛,已然超出了所有人的预设。

    这到底是哪里的怪物……

    到了监狱里,迎接关琛的,是大家的埋怨和愤怒。

    关琛十分享受这样反派的待遇,一脸微笑地看着大家。

    结束前,黄进跟关琛说:【最后给电影再做个宣传吧。】

    关琛想了想,说:

    【这是我的第一部电影,其实在拍完之前,我都不知道自己还想不想当演员。

    人,没有同类,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我年轻的时候,以为谁也不懂自己,所以放弃了很多珍贵的关系。后来突然听到有个人说他能懂我,便急急忙忙对他死心塌地,让我做什么我都同意。最后的结果不是很好,我走了很多的弯路,也几乎毁了自己的生命。

    当我看到《警察的故事》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差点哭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故事,怎么会有这样的角色,我一遍遍地看。

    有时候,金钱不是良药,快乐也不是良药,故事是良药。这个故事抚平了我很多的伤口,让我明白,“记忆的考古学,是从另一个世界中发掘文物,代价是牺牲此世”。

    我的人生已经走了很大的弯路,回不到过去,也没必要回去了,但是在这个世界,我想一定还有很多【年轻的我】。如果我把这个故事演出来,是不是能够早点帮到很多人呢?

    想为这个世界做点有意义的好事,所以演完这部电影之后,我决定当一个演员。

    在快三十岁的年纪,当演员,争名夺利都算晚了。但我不在乎能赚到多少钱,也不在乎能出多大的名气。我只希望,我的故事,我演的故事,能成为一些人的良药。

    当然改变一个人,是很傲慢的想法。【蓝鲸】的老板跟我说,不要奢求去改变别人什么,只要自己做到自己说的,你的存在,就会成为一颗种子。

    我会好好生活下去,希望看过电影的那些同类,也能好好生活下去。】

    刺头韩怔怔地望着屏幕,看着关琛。

    透过镜头,他恍惚觉得,关琛的那些话,全都是对他说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