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你说的看表演,原来是看你跑龙套……”霍利对着关琛,欲言又止。

    他根本没想到关琛一副来办大事的样子,目的竟然这么低调,而且……

    “你如果只是跑龙套的话,剧组根本不会放我这个外人进去。这样我什么也看不到啊。”霍利几乎想收回七年里第一次被人叫导演的感动了。

    关琛沉默了好几秒,点了点头:“你说得对。”

    “那怎么办?”霍利问。

    关琛不理他,只是自顾自地仰望月亮:“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含含糊糊的声音)@¥。”

    “必有一什么?”

    关琛转头一拍霍利的肩膀:“没关系!你等下跟我一起当群演,就可以进去了。”

    霍利迷茫了,怎么好端端的他也要跑龙套了。

    “就当赚外快了。”关琛不由分说地揽住霍利的肩膀,走到邢云前面,说:“带他一个。他等下跟我一起。”

    邢云看着霍利。霍利感觉自己的姿色正在被打量,顿时有点慌,怀疑关琛说的那个外快,恐怕不怎么正经。

    “行。”邢云收回目光,目光里有些嫌弃霍利的身板和外貌,“古装那边外国人拍不了,他只能拍现代的。”

    关琛问:“古装电视不是有什么西域来的使者么?”

    邢云说那样的角色轮不到普通群演。

    关琛问为什么。

    邢云说:“我们这边的电视剧,演员除了拿到片酬,还能参与版权分账。只要出演过的部分每播出一次,那么里面念了台词的演员就会收到一部分钱。”

    邢云举了个例子,比如某个群演,在某大热的电视剧里出镜并说了一个词,在接下来的十年里,这个群演就源源不断一共收到了近二十多万华夏币。

    “所以有台词的角色,就算只有一句话一个字,都不是普通群演能随便拿到的。”

    关琛啧舌,看着周围随处可见正在等待机会降临的编剧和演员们,他有点明白为什么这边世界的演员数量,远超上辈子国内演员的数量了。

    一旁的霍利在这个话题里闭麦了,只是默默听着。

    三个人走了一会儿,很快就到了拍摄基地的南门。

    邢云的那个群演包工头朋友已经等在了那里。

    邢云的一头银发在夜晚中招摇得很有优势,两人很快相认。邢云走上前去嘀嘀咕咕了一阵,回来后跟关琛说,“我跟朋友安排好了,等下你们跟着他,直接进组,再接下来听副导演或者导演的安排就行。”

    关琛携着霍利走到了包工头边上,几个人一路走进基地。

    基地很大,各个区域的建筑风格都不一样。有古代的,近代的,现代的。长平的拍摄基地以近现代建筑为主,宫殿庙宇古城这类历史类建筑则是南方的横镇比较多。

    《警察的故事》在这里取了景,关琛时隔几个月,再次走在上班的路上,竟然还挺高兴。

    包工头有着京城人特有的贫,一路上话里话外都在套关琛的消息,邢云不知是为了保护关琛还是为了保护朋友,拉着朋友走在前面,不让他跟关琛说话。

    半路上,包工头又接了几个人过来,有男有女,样貌普通,但看起来很正规。

    他们并没有马上进组,而是被带到了一个堆满了人的路边。

    再往前一段就是拍摄区,当有剧组在拍摄的时候,无关人员禁止靠近。

    关琛看到有人带着一帮外国人走进了某条拍摄街。他有些疑惑,不是说外国群演数量稀少,并且不受待见吗。邢云跟他解释,说那是一个收费项目,让远道而来的外国游客体验当群演跑龙套的感觉,留作纪念,将来或许可以在网上看到自己。“其实根本看不到。”邢云说,甚至电视剧拍完能不能出现在网上都是个未知数。

    一个戴着鸭舌帽看似剧组的人走了过来,跟包工头进行对接。

    包工头把关琛和霍利还有另外几个人凑到了一起,划给了鸭舌帽男。鸭舌帽男看了看每个人的样貌,觉得没什么大问题,再点点人数,还少几个。鸭舌帽男转身朝路边的人喊,“再来两个!”

    一瞬间,原本徘徊在周围的人,一下子像幼儿园里最踊跃的小朋友,拼命地把手往前举,恨不得就竖在鸭舌帽男的双眼前面。

    鸭舌帽男拨开眼前的几只手,“你。你。还有你。”地点了几个人。被点到的人赶紧站到鸭舌帽男身后,没被点到的依然不肯离去,久久地举着手,似乎这样就会有奇迹发生。

    可惜没有奇迹发生。鸭舌帽男带着关琛一众人,毫不停留地往拍摄区走去。

    邢云不打算跟进去。他跟关琛说,他先跟朋友去聊天,有事或者结束了打他电话。

    关琛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其他几个人看得很新鲜,没想到龙套演员竟然也有经纪人。

    关琛这些人被带进剧组后,造型师过来检查大家的服装。

    拍摄的场景是在一家餐厅里,群演作为顾客,充当背景板,所以大家的衣服不能看起来相差太大。

    “大家等下假装吃饭聊天就可以了。”鸭舌帽男叮嘱他们:“但是!不能真的吃!也不能真的聊天!”

    关琛和霍利没有坐在一起。

    金发碧眼的霍利,位置被安置在了靠墙的地方,一个人吃饭。

    关琛则因为形象突出,被安排在了靠近镜头的中间,也就是主角座位的后面。拍出来能只露个侧脸。

    看着剧组人员脸上熟悉的疲惫,听着导演熟悉的发号施令,关琛心里滋生出一种怀念的情绪,真希望能马上进组。关琛饶有兴致地观察着片场,尤其是其他几个群演,大家好像都很有经验,有的在闭目养神,有的在调整状态进行预热。角落的霍利正盯着一张菜单猛看,似乎是真的饿了。

    回想《喜剧之王》里的周星星,关琛不知道现实里会不会真有对导演长篇大论何为表演的群演。

    很快拍摄就要开始了。

    几个主角从楼上走了下来,坐在了正对几台摄影机的位置上。

    现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等导演喊了“开始!”之后,场务打了板,几个演员立马笑语盈盈进了状态,原本互不相熟的几个人,一下子就像相处多年的朋友,开始聊一个朋友出轨的八卦。

    关琛听得暗暗点头。看起来这么粗制滥造的制作,这几个演员竟然还真有演员的样子。

    在关琛对面的,是一个看起来很热情的青年,嘴巴一动一动,但不出声,好像真的在跟关琛说什么一样。

    关琛会唇语,分辨出了对方在说“你有一只眼睛两只眼睛一只鼻子……”

    关琛想回几句,但导演突然喊了停,原来是收音的设备入了镜,要重来。

    片场开始重新收拾。

    霍利跑过来跟他讲,他刚才想到了一会儿要吃的东西。

    看来他已经真把跑龙套当成赚外快的了。

    关琛想了想,觉得自己也有问题。刚才他什么都没有演,这太不应该了。按照从邢老师那里学来的表演法,他首先得设想,他要演的这个人物是谁,有什么目标,他跟对面同桌的人是什么关系……

    导演很快让现场准备,开始第二次的拍摄。

    关琛坐在位置上,他很早就疑惑了,电视里主角说话特别大声,有些内容还尤其耸人听闻,但周围的路人竟然什么反应都没有。

    于是当第二次开始拍摄后,关琛假意在品尝东西,直到听到身后主角们聊到的东西,关琛略有惊讶,扭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然后笑着用眼神向同桌的朋友示意,快来听八卦。

    “停!”导演突然大喊。

    这次喊停的时间比上次还早。

    片场的人一下子戒备起来,不知道谁那么倒霉犯了错。

    “你,”导演站起来盯着关琛,“你在干什么?”

    “你看不出来吗?”关琛有些惊讶,明明自己刚才演得还不错来着。

    导演愣了一下,蓄势待发的脏话也凝滞了,气势没了,再说反而没了情绪。

    懒得再跟关琛说什么,导演招来鸭舌帽男,指了指关琛:“把他换到边上去。”

    关琛有些失望。跟电影里不一样……竟然二话不说就换了人。关琛准备好的什么哥德巴赫或者尼古拉斯表演体系都没来得及争辩。

    鸭舌帽男目送导演离开,而后跑过来,把关琛调到了霍利的对面,让其他群演坐到了主角后面的位置。

    “莫名其妙啊。”在众人各异的目光里,关琛嘀嘀咕咕地在霍利对面坐下。

    他觉得自己演得挺有意思来着,观众看了一定喜欢。

    霍利听着关琛的自言自语,没有吱声。

    “你知道什么原因不?”关琛问霍利。

    霍利为难的看向了别处,似乎不是很想说,而不是不知道。

    关琛一看霍利就知道。

    他记得华夏顶级的艺术学院招收学生,要么有钱,有么要才。对外国人的标准更为严苛。

    霍利明显不是靠盖楼赞助入的学,而是靠才华留华读书。这样的学校入学难,毕业更难。霍利尽管今天沦落至此,但能够顺利毕业,手上大概率都是有真本事的。

    关琛请教霍利:“霍导,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刚才的表演哪里有问题,你跟我讲讲?”

    霍利被一声【霍导】叫得态度略有松动。

    关琛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一直霍导霍导地说。

    终于,霍利肯说了。

    在“我讲讲我个人的看法,不一定是对的,你听听就好……”如此上百个字的铺垫之后,霍利迟疑道:“我觉得你刚才抢戏了。”

    霍利说,表演不能是一个人的事,那叫独角戏,而拍电影需要团队协作,有时候镜头拍的不是你,但你跳出来让观众注意到了,那一瞬间,观众的注意力被转移,出戏,情绪可能就打断了,前面导演酝酿的东西,全都前功尽弃。

    关琛明白了,“原来如此,霍导,厉害啊!多亏有你!”

    霍利爽了,面色红润地说:“而且仔细说起来,你刚才的表演也有问题。”

    “喔?”关琛下意识地想喊服务员来点酒和菜,但一注意到已经在片场了,回想起刚才霍利说的抢戏,关琛止住了动作。

    他压低了声音,摆出愿闻其详的样子,悄悄问霍利,哪里有问题。

    霍利看关琛没有被指出不足的恼怒,而是真的想知道不足之处,于是也肯直接说了。

    霍利举了例子,说,在远景里,一个人要表现紧张,那就是手足无措,挠头,踱步。但在近景里,就是目光游移,顾左右而言他,这些动作幅度小的。

    “你刚才就坐在镜头的前面,要表现好奇和八卦,动作其实不易过大。鉴于你最后用眼神示意朋友一起来听,说明你的角色不是一个粗鲁的人。所以,前面的动作,扭半个头,用余光打量讲话的人,目光落在别处却把耳朵靠近,这些细微的动作和表情,会让你的人物更有戏。”

    关琛想了想,觉得那样演的确更好,“太感谢了,霍导,等会儿出去我请客。”

    霍利说,他说的这些其实也不算什么,只是学校里教的。他这个学导演的,只是选修了表演,这么多年,说得也不一定对。

    关琛问,学校里表演课都教些什么。

    霍利说,从台词,到形体,都教。

    关琛舔了舔嘴唇:“霍导,我给你介绍个兼职。”

    霍利看着关琛垂涎欲滴的样子,猛然警惕起来,“不正经的兼职我不做……”

    “正经正经。”关琛安抚住霍利,说:“你把在学校里学的那些,教教我。我这几天应该会留在长平,跑群演。一边学,一边练,刚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