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很多新鲜事物流行时,其实距离它出现已经过去了很久。

    新事物总是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同样,布局和筹划也要一个接着一个来,不能浪费宝贵的时间。

    当马修多次强调的“人民万岁”引起了又一轮思潮和文化革新之时,他本人已经带队北上,抵达了那一面熟悉又陌生的高墙。

    经过地精工程队测量,寂静之墙恰好高500尺,不多一分,不少一厘,墙垛平整精密,墙上每一片砖都尺寸完全相同,无法拆卸,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一个整体。

    零玖居高临下的扫描观测下,这一堵矗立千年的墙壁不断被解析比对,那一层迷雾面纱也渐渐散去。

    它在地表画出一个标准规则的圆,将圆心点的骸骨之城包围起来,避免周围其他生物踏足这一危险领域。

    很多年前,人们一直以为,寂静之墙是灿烂古代文明留下的伟大遗产,若干年前,人们发现寂静之墙是一道防卫线,将生死禁区划分开来,而现在,它变成了一个最醒目的告示牌,本身已经隐含了冰原上发生的种种。

    “大概从未有人想到,寂静之墙竟然是一件权能武器。”

    帕梅拉哈出一口白气,她目光复杂地看着笔直雄伟的高墙,心里既有惊叹,又有遗憾和自豪。

    惊叹于权能武器形态的多变与复杂,遗憾于难以观察到它完整时的全貌,自豪于人类也能凭借自己的力量窥探到世界的真相。

    “可惜它现在已经残缺了,还能维持这个模样,都是因为本身来自于权能‘孕育增殖’的力量残留。”

    吉赛尔眼神清澈,休息几天后,她就从超负荷手术中恢复过来,到底是紫冠王,骸骨军团的自我修复能力一向冠绝同群。

    “以固有认知来说,石头是死物,只有能生长、迭代、繁育的东西才算是活物,所以没有将这一堵墙看成其他东西,也是正常吧。”

    她轻声说着:“要不是有零玖的长期观测和比对分析,我们也很难得出这么直接的结论。一堵活着的墙壁,这种无稽之谈,连孩子都很难相信。”

    马修也抬起头,目光缅怀。

    他对这里最熟悉不过,一切的起点都在冰原上,从一个猝死的大学生到冰原镇药师学徒,人生的转向就在一瞬之间。

    不论俾斯麦庄园和北方贸易区如何日新月异,他脑子里永远记得这一片寒风呼啸的冻土。

    冰原之上,万物静籁,仿佛一切生命都在此终结和长眠,又像是孕育着不可言说的新生。

    或许,这两者原本就是一体。

    “马修,你怎么想到,关键在寂静之墙上的?”帕梅拉有些好奇:“正常来讲,不应该是注意力都集中在骸骨之城这个核心区吗?”

    “因为过于完美。”

    马修抬起手指:“你也是工程师,你看,这一堵墙几乎没有任何缝隙,边缘平整光滑,精度高得离谱,占地面积更是接近半个北方贸易区,这种东西制作出来需要多高的成本?”

    “它存在本身就是一种不正常,骸骨之城形势复杂,危险难测,寂静之墙是更好的天然研究对象。”

    “最早的时候,我认为可能是神眷力量的展现。”

    可后来接触了各路神眷,马修才意识到,神眷也不过如此,没有这种凭空造物一样的伟力。

    再后来是半神。

    半神更加不会了。

    因这一群体就是工具人,祂们只会忠实履行古神植入祂们意识中的最终命令:寻找和收纳原初。

    除此之外,其他都是垃圾。

    那么是古神手笔?

    按照仿生人文明和劳动者文明多年研究反馈,古神本体虽然难以触碰,但祂们呈现出一种庞大的树状光态结构,已经超出了常规意义生命的范畴。祂们存在的最终目的是进一步扩张、完善自我存在,原初就是祂们进化的核心。

    搞出一堵墙?

    这太鸡肋了。

    “排除了诸多错误答案,剩下的,哪怕再荒谬和难以相信,都是最接近事实的原型。”

    马修戴手套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寂静之墙的墙体,它表面凝结了一层冰皮,触感十分光滑。

    “它是低语者残留的‘孕育增殖’权能展现,整个冰原都被它包裹覆盖,它在这里恢复了自然形态,就和万物永寂陨落后剥离的‘黑暗’、‘恐惧’一样。”

    在零玖持续观测和各种远程实验下,寂静之墙展现出一种惊人的生命属性。

    以权能武器将其表面破坏,它会迅速自我修复,或者说,生长。

    这就是为什么寂静之墙永远缜密无缺的秘密。

    根据钻地魔虫深入地下挖掘,寂静之墙底部一直延伸到冰层之下七百多尺,地下墙体呈现出一个弧度较缓的半球状,它们在地下渐渐朝中央汇拢、弓起,最终聚集在一个点上,浮出地面,这个点就是骸骨之城。

    零玖还原出地下立体图像,马修乍一看感觉是一个陨石坑,又仔细一想才发现是反了。

    这不是坑,而是根系。

    密密麻麻的根系从骸骨之城朝着四面八方辐射延展,裸露出来的部分变成了寂静之墙的模样,墙体之内,都是孕育增殖的权能辐射范围。

    各种低语种子、低语藤蔓、低语猎手在这里不断扭曲出没,和昔日不死军团互相厮杀,也就变得合情合理。

    这里就是低语者——严格来说,低语者半神灵格破碎后留下的巨大培养皿,以不断增殖孕育的个体,这一权能本身就是不断自我增殖、扩张的本能体现,失去低语者约束后,它得以展现出本质的模样。

    至于墙体形态,则是另一项权能“光与影的戏法”的展现。

    低语者四大权能:孕育增殖,枯眼无声,命运之轮,光与影的戏法。

    孕育增殖不再提,枯眼无声是维克多哨兵的终极形态,命运之轮扭曲了万物永寂的“万物交缠的天秤”,让马修得以脱离载体命运,光与影的戏法则是对形态的重构和虚化。

    肉眼之中,寂静之墙是石墙形态,这也是所有人最能接受的巨大之物。

    可如果以权能武器破开“光与影的戏法”,就能扫描还原出它真实的模样——这是由无数壮硕瓣状触须交缠凝结而成的巨大观景,它们构成了一株横跨几十公里的植物,本质是“孕育增殖”展现之后形成的一种介于生命非生命间的母体。

    “第一个陨落的是低语者半神。”

    吉赛尔一脸愉悦,手指轻轻在墙体上抚摸:“有一点你错了,寂静之墙大概率是半神灵格破碎后残留的躯体……我现在对骸骨之城还能挖出什么更感兴趣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