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大昌市的城市上空,金色的光亮笼罩,无数人看见了如此神异的一幕,更看见了那金光之中那个无法理解的模糊身影,那道身影违背了认识,宛如神话之中的一尊神明苏醒了一般,屹立在半空之中。

    之前在市区弥漫的白色浓雾此刻已在金色光亮的笼罩之下荡然无存。

    白雾散去很多被困在白雾之中,差点被恐怖厉鬼杀死的普通人此刻劫后余生,欣喜若狂。

    但是现在,大昌市所有人的认知都被颠覆了。

    他们抬头看着那金光中的身影,眼中没用恐惧,只有对未知超凡的敬畏,这种敬畏仿佛早就刻在每个人的血液里,骨子里,让人情不自禁的跪了下来。

    “这就是神么?”

    贺峰此刻喃喃自语,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将神话故事当中的一尊神给呼喊了出来。

    这一幕的出现甚至都让他忘记了身后的凶险。

    虽然浓雾消失了,但是在房间里,一具阴冷,腐朽,混身沾满泥土的恐怖厉鬼还在,不过贺峰这个时候却似乎看见了天空上的那道模糊神异的人影目光朝着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那双眼睛平静且又威严,似乎在审视着自己,同时又朝着房间里凶险恐怖的厉鬼扫看了一眼,仅仅只是一眼,这让城市里许多人陷入绝望的厉鬼竟浑身竟冒出了火光,那火光就和之前那个叫王珊珊的神秘女子手中的红色蜡烛一样,是绿色的在金光的笼罩笼罩之下显得很不协调。

    怪异的火光越烧越大,直接将整间房子都给点燃了。

    贺峰瞬间一惊,他下意识的就想要逃离这间失火的房间。

    但是很快他发现,这火一点都不烫,没有一丝的温度,甚至都能感觉到凉意,可是这火对于身后的厉鬼却是致命的影响。

    贺峰可以清晰的看见身后的那具可怕的尸体被灼烧的发出怪异的叫声,身体开始变的焦黑漆黑,最后在一片火光的包裹之下,那恐怖的厉鬼竟开始一点点的从现实的世界剥离出去。

    “那是什么”

    贺峰此刻睁大了眼睛,他看见火光之中隐约浮现出了一座巨大的城市,那座城市正在燃烧,有许多诡异的身影正痛苦的游荡在其中,时时刻刻接受着烈火的炙烤,甚至他隐约还能听见哪座城市里传来的凄惨叫声。

    房间里的那道恐怖的身影最后被拉入了那座燃烧的城市,和那无数道诡异的身影混迹在一处。

    随后火光开始慢慢的熄灭,那座燃烧的城市也逐渐的模糊起来。

    “这是厉鬼被打入了地狱当中了么?”贺峰浑身一颤,脑海里浮现出了许多鬼怪故事的记载。

    “嘶。”随后他感觉手被烫了一下。

    那把猩红的斧头竟被火光烤的通红,甚至感觉十分的烫手,根本没办法再握在手中。

    斧头一落地,伴随着那迅速熄灭的火光一起消失在了眼前。

    贺峰见此心中大概明白,这是天空上的那尊身影不允许这种东西存在于世上,要将其从普通人手中剥夺掉。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任何的灵异武器本质上都是厉鬼,都存在着某一天失控的可能,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很有可能也会酿出灵异事件。

    不仅仅只是这里发生了如此神异的一幕。

    在观江小区。

    那个身材婀娜,浑身冰冷,一头浓密黑色头发的诡异身影此刻浑身也冒着火光,尽管这具死去多年的女尸还在挣扎着,但最后都无济于事,最后只是被一点点消失在了现实的世界里,进入了一片被血色湖水淹没的世界当中。

    金光还在笼罩,天空上的那道身影还在审视世间。

    任何隐藏的灵异都逃不过那只眼睛的窥视。

    所有被巡查到的潜在危险都会被解决。

    而这里发生的一幕,正在以最短的时间朝着全世界的范围散播出去,同时也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大昌市正在发生的事情,而如此重大的事件突然发生,一些沉寂几十年的东西也在此刻开始悄然浮现。

    大昌市的一家医院内。

    一位病床旁边的护士此刻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窗外的天空,她激动不已道:“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

    可是一旁的病床上,一位白发苍苍大概八十出头的老婆婆却是盯着窗外怔怔出神,然后自言自语道:“这个世界上的人接受不了一位如此强大的驭鬼者,但是却可以接受一位神的存在杨间,在我的心里你就是那尊神。”

    “我们这一批老人死后,没有人会知道你的过往,新时代的人只会记住,这个世界上曾有一尊神,显化于世。”

    “很抱歉,我擅作主张,给你改名为杨戳,因为当时的我想不到什么有比这更适合你的名字了。”

    “可惜,我不能继续陪你走下去,亲眼看见你彻底终结这个灵异时代了,你去找一个比我更好的办事人吧。”

    “我累了想要休息一会儿。”

    病床上的这位老婆婆,此刻像是回光返照一般,也不痴呆了,那双眼睛明亮而又清澈,一直看着窗外那道金光中的身影。

    不过很快,老人眼睛里的光却又渐渐的黯淡了下去,沉重的眼皮也缓缓的闭上了。

    但是在恍惚间,这个老人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病床边,平静的看着自己。

    那道身影是那么的熟悉,年轻而又稚嫩,手里还是握着那根红色的长枪。

    “刘小雨,把新的灵异事件记录,建立档案。”

    “刘小雨,上来开会。”

    “刘小雨,帮我查一查这个人的信息资料。”

    “刘小雨”

    老人的脑海里,依稀回荡着那一句句熟悉的声音。

    她好想回到那个时候。

    六十年太苦了。

    老人闭上的眼角处一缕泪水缓缓的落下,随后便再也没有醒来了2

    一阵微风吹过。

    老人病床旁边的那道身影也消失不见了。

    身旁的护士被窗外的奇异景象吸引,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身边发生的事情,也没有听见那个老人最后的低喃。

    直到仪器响起了警报才将失神中的护士惊醒过来。

    此刻。

    观江小区,那处不起眼的小庙内。

    庙中,王珊珊,江艳,张文文都看见了外面天空上的奇特景象。

    “他回来了。”江艳此刻泪流满面。

    多年的等待,这一天总算是有结果了。

    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六十年是怎么过来的,如果不是靠着一份信念的话,她早就想死去了。

    因为在这六十年期间她送走了太多,太多的人,父母,亲戚,朋友,甚至是晚辈

    “是啊,他回来了,他没有骗人,六十年之后他真的再次出现了。”王珊珊这一刻脸上是带着笑容的。

    虽然她看上去只有三十左右,可是她和躺在地上的张伟是同龄人,也已经八十了。

    “王姐,江姨,我爸好像快不行了。”这个时候,张文文声音焦急而又慌张。

    躺在地上的张大爷还在昏迷,而且此刻的状态越发的糟糕了,脸色格外的难看,呼吸都很微弱了,甚至是老人的双手也开始逐渐的变的冰凉起来。

    “阿伟不会有事的,他不会看着阿伟就这样死去的。”王珊珊看了一眼道。

    “可,可是我爸快死了。”张文文依旧焦急。

    江艳很镇定道:“慌什么,对他而言逆转生死又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现在他才刚刚苏醒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再耐着性子等一会儿。”

    张文文听这么一说这才稍微平静了一些,但是内心还是十分的焦急,毕竟现在可是关系着自己父亲的安危。

    “六十年了么?”

    金光笼罩的天空上,那道模糊的身影旁响起了一个冷淡的低喃声。

    “我记得最后我将所有的一切都喂养给了鬼童现在,我是谁?是具备了活人意识的鬼童,还是成功活了下来的杨间,亦或者是脱胎于两者之间,成为了一个全新的存在的杨戳。”

    “我是被人以杨戳之名唤醒,这意味着真正的我已经舍弃了鬼童和杨间之名,uu看书取代了二者,成为了一个全新的存在,所以我才有了新的身份,新的名字。”

    “但是我更愿意以杨间之名行走世间,以杨戳之名显化救人。”

    这道屹立在天空上的身影在确认自己的存在,同时也在思考。

    到底是选择背负杨间之名,再续过往,还是舍弃以前种种,以杨戳之名,显化于世。

    最后,这道身影决定继承两者。

    因为他不需要急着否认自己某个身份,在往后的日子了,他有足够的时间去做出选择。

    亦或者当这个世界上的人将杨间名字彻底忘记的时候,也许就不需要选择了,自然而然的会成为那个全新的存在。

    一念之后。

    漫天的金色光亮伴随着那道模糊的身影一同迅速的消散,直到最后天空再次恢复明亮,一切的异常都彻底不见。

    “不见了。”

    大昌市的无数人看见神异消物间子彻低忘记的时佚,也计就不需要选择了,自然而然的会成为那个全新的存在。

    一念之后。

    漫天的金色光亮伴随着那道模糊的身影一同迅速的消散,直到最后天空再次恢复明亮,一切的异常都彻底不见。

    “不见了。”

    大昌市的无数人看见神异消失过了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了。

    可是清醒之后的城市居民这一刻却激动无比,他们互相讨论,互相议论,随后有关于厉鬼,神明显化的消息不断的疯传开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