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找到了,我找到了,我找到重要的线索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

    从大东市出差回来的贺峰,刚到家,就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将这个重要的消息和他的妻子周梅分享。

    贺峰的妻子周梅也是一名记者,她当然知道自己的丈夫一直在研究鬼故事,追查所谓的灵异事件,所以她对此也见怪不怪,只是问道:“你查到什么了?这么激动。”

    “我这次在大东市的一家养老院内采访了一个叫张志东的老人,那个老人告诉我他曾经见过真正的鬼,而且不止如此,这一次我还有意外收获,原来这个世界上除了有鬼之外,还有一群对抗厉鬼的人,这类人在六十年前被称之为驭鬼者。”

    “你看,这是我的采访记录。”

    贺峰将包里的录音笔,照片,以及一份老旧的病历档案取了出来。

    周梅一开始还不以为然,可是当她看见这些证据的时候神情也凝重了许多,她打开了录音笔,一边听着一边又看了看照片。

    “这是那个张志东的双腿照片,他说他的这双腿是因为沾染了灵异,所以才坏死的,这里是一份病例,我看过了,不是假的,他以前脑袋里真的有脑瘤,结果隔天的检查报告,那颗脑瘤却又神秘消失了.你听一听他的描述。”

    贺峰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笔记本,然后迫不及待的开始调查起来:“另外我还找到了另外一条线索,是一个名字,根据张志东的描述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对抗厉鬼的特殊人员,那就是被称之为驭鬼者的存在。”

    “那个人叫什么?我帮你一起调查。”周梅看完了那些资料之后也产生了兴趣。

    这可是一个大新闻,如果报道出去的话怕是要引起轩然大波。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隐藏着如此不为人知的一幕。

    “那个人的名字叫杨间。”贺峰说道。

    “杨间?我来查一查。”

    周梅也立刻拿出了自己的电脑,开始调查起来。

    两个人埋头在网上搜寻着各种信息。

    约莫半个小时。

    “找到了,找到一点线索了。”忽的,周梅喊了一声。

    贺峰立刻凑了过来。

    周梅指着电脑道:“杨间这个名字,出现在国外一位作家写的一本书里,这本书讲了一个离奇古怪的故事,大概内容就是一座城市突然在这个世界上神秘消失了,进入了地狱当中,然后城市当中的人开始陆陆续续被恶灵杀死,最后幸存下来的人在一位神秘人的帮助下成功获救。”

    “消失的城市?恶灵?拯救他们的神秘人杨间这个故事和那个叫张志东的老人讲的差不多。”贺峰眼睛一亮。

    “你看,在这本书的最后还有这位作家亲笔手绘的插画。”周梅又道。

    贺峰看了看那插图,虽然有些零乱,但却格外的真实。

    死寂的城市,无人的街道,昏暗的地区游荡着一些怪异的身影。

    “这张图也是这本书里的么?”忽的,贺峰指了指最后一页彩画道。

    那一页彩画是一副油画,油画的背景是一座昏暗的城市,而在插画的最中间却站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身穿红色的衣服,脸庞模糊不清,但是一双露在外面的手掌却格外的白皙。

    油画的风格很怪异,有点中外混搭,看上去不伦不类。

    可是再仔细看上去的话,画中的女人却显得格外诡异,像是在盯着自己一样。

    “这个作家肯定知道一些什么,说不定他年轻的时候也遭遇过灵异事件,能找到他么?我想去采访采访。”贺峰说道。

    “不行,这个国外的作家在四十多岁的时候就死了,死因是自杀。”

    “自杀了?”贺峰大为可惜:“看样子这个作家的线索断了,继续找吧,我相信肯定还有别的线索。”

    周梅点了点头。

    两个人继续开始寻找线索。

    杨间这个名字不算特别常见,所以可以排除掉很多杂乱的信息。

    但是两个人要找寻的事情过于久远,以前的新闻网上根本就不会保存,所以难度很大。

    直到晚上。

    周梅终于又找到了一条线索:“老公,你快来看,我找到重要的线索了。”

    “来了。”贺峰刚刚端着做好的饭菜急冲冲的走来。

    周梅接过一碗饭,立刻就吃了起来,然后指着屏幕道:“这是一期访谈节目,访谈对象是一位名校的教授,这名教授年轻的时候是一位才女,你认真听。”

    视频中,主持人采访的是一位姓苗的女性教授,这位苗教授看上去七十多岁,虽然年纪很大,可是气质优雅,为人和善,给人感觉非常的温暖。

    “众所周知,苗教授一生写过许多书,创作了很多优美的诗文,不知道苗教授最喜欢自己的哪一部作品?能和我们讲一讲么?”主持人采访到。

    苗教授微微笑了笑,然后带着几分回忆道:“我最喜欢的是我出版的第一本书,大家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看,相信那本书会让大家受益匪浅的。”

    “每个人印象最深刻的都是第一次,第一次旅游,第一次看电影,第一次恋爱,看样子苗教授也不例外,对自己第一次出版的书印象最深刻,说到恋爱,我们都知道苗教授年轻的时候是有名的才女,而且长的又漂亮,我们把目光放在荧幕上,上面放着的就是苗教授年轻时候的模样。”

    视频上的主持人这个时候示意了一下,随后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照片。

    是一个年轻女子的照片,这个女子长相甜美,看上去温柔而又清纯,果然是一位美女。

    “那么我们想知道的是,苗教授这么优秀,年轻的时候肯定有很多人追,为什么却选择一直单身,难道苗教授年轻的时候就没有喜欢过的人么?”主持人问道。

    苗教授顿了顿,随后笑道:“我年轻的时候长相很一般,不算什么美女,也没什么人追我,和大多数年轻的女生一样,我那会儿也有心动的人,他是我的初中同学,然后我们又上了同一所高中,彼此算的上是青梅竹马.只可惜,临近高考得时候,那位同学身上发生了一件事,导致他不得不辍学,从那以后我们就很少见面了。”

    “容我小小的八卦一下,我们想知道到底什么样的男生能让年轻时候的苗教授为之心动,能和我们详细说一说苗教授的那一位青梅竹马么?也好让我们广大同胞向那位不知名的青梅竹马学习一下,怎么样能让一位又漂亮又有才华的年轻女生倾心,乃至于到现在都忘不掉。”主持继续采访。

    “他是一位特别善良的人,为了救人不惜以身犯险,他也是一位能力很强的人,能做到常人所不能做的事情,同时他又是一位很大方的人,真正意义上做到视钱财如粪土,我目前住的那栋房子就是他送给我的”

    苗教授说着,嘴中全是赞美的词,眼睛之中似乎亮着光。

    “这么优秀的一个男生,难怪让苗教授忘不掉,能告诉我这个男生的名字么?”主持人又问道。

    “他的名字很特别,他叫.杨间。”

    贺峰看到这里再次兴奋了起来:“太好了,这个苗教授认识那个杨间,只要能采访到这位苗教授,我相信很多疑惑都能解开,查一查这个苗教授的信息,这样知名的教授网上一定是有她的档案的。”

    很快。

    周梅查到了苗教授的信息:“苗教授,真名苗小善,生于.今年七十九岁曾就读于大昌市第七中学。”

    “大昌市?看样子那个叫杨间的人以前是大昌市学生,去大昌市的话一定能调查出一些事情来,不过我要先去首都一趟,我要采访一下这位苗教授,等采访完了之后我再飞去大昌市,相信这一次一定能找到一个大新闻。”

    “事不宜迟,我们今天就订好机票出发。”

    第二天。

    贺峰和周梅两个人乘坐上了开往首都的飞机。

    他们下了飞机之后立刻就四处托关系,打听起了苗教授的事情,大概花了几天时间,他们总算是有所收获,知道了苗教授的住处,随后他们拎着礼品准备登门拜访。

    “这座小区有七八十年的历史了吧。”

    贺峰和周梅行走在小区内。

    这个小区绿树成荫,鸟语花香,老式的建筑透露出历史的厚重感。

    “不得不说这个苗教授还真是有钱,虽然这里算不上是市区中心区域,但是在首都六十年前就能拥有这么一处独栋的别墅,可谓是非富即贵,放在现在那就更不得了了,普通人就算是从元谋人开始打工也买不起啊。”贺峰感慨道。

    “别感慨了,我弄清楚了,苗教授住在这里的第八栋别墅内,前面很快就到了。”旁边的周梅说道。

    两个人走了一段路,很快就来到了苗教授的住处。

    这是一栋比较有年代感的欧式建筑,虽然有七八十年的历史了,但是维护的很好,看上去并不陈旧,而且金色的大门历经这么久依旧光亮如初,一点都没有褪色老化,也不知道是怎么养护的。

    贺峰走上前去按响了门铃。

    伴随着清脆的门铃声响起,很快里面传来了一个脚步声。

    打开门之后是一位约莫五十左右的中年女子,她穿着简单得体的长裙,气质儒雅,让人不由心生好感。

    “两位找谁?”中年女子问道。

    “突然登门拜访十分抱歉,我们是新闻记者,听说这里是苗教授的住处,这次不请自来,想给苗教授做个采访,不知道苗教授是否在家?”一旁的周梅说道。

    中年女子说道:“原来是这样,你们来的不巧,苗教授并不在家,她最近出门了一趟,估计这几天都不会回来。”

    “这么不巧?真是太可惜了。”贺峰顿时有些失落。

    “你们是想做什么类型的访问,我是苗教授的侄女,对苗教授的事情多少知道一点,也许可以帮到你们一点。”中年女子说道。

    周梅说道:“是这样的,我们想找苗教授咨询一个人,那个人的名字叫做杨间,请问你知不知道有关于杨间的事情?”

    “杨间?”

    听到这个名字,中年女子神色立刻就凝重了起来:“你们在调查关于杨间的事情么?”

    “是的。”贺峰点了点头。

    “你们先进来吧。”中年女子没有拒绝这次的采访。

    “打搅了。”

    两个人走进了这栋别墅内。

    随后他们就被别墅内的装潢给震惊到了。

    灯光璀璨,一片通亮,而且墙壁,地面上呈现金黄色,显得整栋房子到处都是一片金碧辉煌。

    一种奢华感扑面而来。

    贺峰到处打量,十分的好奇。

    “喂。”

    周梅这个时候小心翼翼的拉了一下他:“你看上面那金色的金属好像是黄金。”

    说完她伸出手腕,亮出了金色的手镯。

    手镯和周围的颜色对比了一下,竟一模一样。

    “开什么玩笑?黄金,这怎么可能,你是不是看错了。”贺峰被妻子这种想法给震惊到了,随后立马觉得不可能。

    这栋房子里要是黄色的金属都是黄金的话,那这么大的面积得多少黄金去填啊。

    而且把黄金用来装潢,即便是有钱也不能这么浪费。

    “我不会看错的,我刚才还伸手摸了一下,触感和黄金一模一样。”周梅低声道。

    贺峰心中一凛,他没有多想,只是压下内心的震惊。

    同时他脑海里一下子联想到了昨天的那个采访视频。

    这栋房子是那个叫杨间的人送给苗小善的,假设这里的所有装饰物都是黄金,那么如此珍贵的一栋房子就这么轻易的送了出去,杨间到底得多有钱?

    或许那不是光钱就能办到的,也许得有特殊的身份才行。

    倘若杨间真的是驭鬼者,拥有一些特殊的能力,那么拥有相对应的权力和财富就不奇怪了。

    看样子自己已经很接近某个真相了。

    贺峰内心又不由自主的激动了起来。

    “两位请坐。”中年女子招呼两人坐下。

    两个人略显拘束的笑了笑,心中莫名的感到有些压力,因为他们意识到了,这个苗教授或许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中年女子给两人倒了一杯茶,然后才坐下来缓缓的说道:“我不知道两位为什么要调查关于杨间这个人,但是在我们家,这个名字是一种禁忌,这个名字是不能随意呼喊的,即便是说出来也得带着十分的敬畏和尊重。”

    “这是什么原因?杨间应该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为什么在这里会是禁忌?能和我们说说么?”贺峰拿出了录音笔然后问道。

    中年女子说道:“这是我的姑姑定下的规矩,我们家所有老一辈都严格遵守这条规矩,但是具体的原因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心不诚不可唤其名,否则会招来灾祸。”

    “是这样啊。”贺峰脸色变了变。

    他现在对这个叫杨间的人越发的好奇了,连接触过他的后人喊他的名字都是一种忌讳,这也太过匪夷所思了。

    “对了,你们是从哪里听到这个名字的?能和我说说么?”中年女子说道。

    “我之前在大东市采访了一个叫张志东的老人”贺峰将之前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中年女子听完后说道:“原来如此,你们在调查灵异事件,所以才打探到了这个名字,你们稍等,我去拿一样东西。”

    忽的,她想起了什么,站起身来然后转身朝着客厅的一个大书架走去。

    不一会儿,她拿来了一本书。

    “这是我姑姑写的第一本书,你们或许会对里面的内容感兴趣。”

    “谢谢。”贺峰接过之后,看了一眼,书的封面写着四个大字‘人间如狱’

    随意的翻看了一眼。

    他看见了这么一段描述。

    “世人只知道每逢喜事,必点红色的蜡烛,却不知此事的由来,烛为鬼火,红烛燃之可辟邪驱鬼,保一处平安。”

    “祭奠先人则相反,必点白色的蜡烛,白烛不详,燃之引鬼,世人以为可将死者亡魂唤来享用祭品,探望后人,然而此举甚是荒谬,鬼为凶物,白烛引鬼,无异于引火烧身。”

    贺峰又翻了几页才明白,这是一本灵异氛围浓郁的神话,讲的是一个凡人斩断了七情六欲,渡过了五苦八难,最后成神的故事。

    看上去是一本励志,其实是一本悲剧。

    因为主角身边的朋友,代表着他的七情,随着那些朋友的死,他失去了七情,而后他又经历了一件件离奇诡异的事情,每一件事情之后他都失去了一种欲望,只是书中的六欲指的是,情,钱,权,贪,色,名。

    而后又经历了种种苦难,最后虽然拯救了世人,但自己蓦然回首却一无所有。

    正是一无所有,才铸就了超越凡人的神性。

    贺峰看了一下有些着迷了,他很快就看到了书的最后一页。

    最后一页,有这么一行字。

    对我而言,此乃无间地狱。

    “这是作家的结尾语。”

    贺峰看着这一行字,感受到了苗教授年轻时候对某人的强烈思念,也明白为什么这本书会叫人间如狱了,原来不只是主角身处于地狱般的世界当中,这位苗教授也是如此。

    “你要是喜欢看的话,这本书就送给你了。”中年女子此刻笑着说道。

    “这不太好吧。”周梅有些诧异。

    中年女子说道:“没关系,一本书而已,不值钱,这是苗教授以前自费出版的,可惜那个时代的人并不太喜欢看这类题材,所以留下了很多卖不出去,这些年虽然陆陆续续的送出去不少,但是我这里还留下了很多。”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周梅笑着说道。

    三个人坐在沙发上又聊了一会儿。

    直到茶水饮尽,中年女子才道:“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吧,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了,如果你们想要了解更多关于那个人的故事,我建议你们去大昌市,在大昌市有一个小区,名为观江小区,也许在那里你们能挖掘出新的故事。”

    两人本来就打算去大昌市,不过听到观江小区四个字之后他们又暗暗记了下来。

    客套了一番之后,这次的采访彻底结束了。

    但是贺峰在回去的路上却沉迷于那本书不可自拔,一直在看。

    事后他才发现,苗教授出版的书和这本书虽然是同一本书,但是出版的删减内容太多了,而这本书似乎是初稿.里面多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信息。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