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几个人喘着粗气,有惊无险的逃离了凶险地带。

    他们此刻跟着王珊珊来到了那间小庙当中休息。

    庙不大,两侧都点着一盏盏油灯,而在这庙中间的高台上却摆放着一座金黄色的神像,那个神像是一个年轻人的模样,额头上有一只眼睛,手持一根长枪,双眼紧闭,像是在沉睡。

    “把阿伟放下来吧。”王珊珊语气冰冷的说道。

    贺峰将背后的张大爷小心翼翼的放下,可是这个张大爷脸色依旧很难看,牙关紧闭,呼吸都很微弱了。

    “爸,爸,你醒醒。”张文文跪在一旁,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感觉自己父亲的状态越来越不好了。

    贺峰说道:“叫救护车,赶紧将他送去医院抢救,老人家一把年纪了很危险。”

    “没用的,这里闹鬼,救护车来不了,就算是来了也会被外面的鬼给杀死,除非你们背着他往后门走,但是那样很耗时间,阿伟不一定撑得住。”

    王珊珊脸色平静的说道:“而且比起这个,还有一件事情要做,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阿伟会没事的。”

    “王姐,你说要做什么?我怎么样都行。”张文文急忙道。

    王珊珊看向了那座金色的神像,然后道:“六十年的期限差不多已经到了,现在鬼也出现了,我想是时候将他唤醒了,只要他能醒过来,一切都没有问题。”

    “他?他是谁。”记者贺峰此刻心中有些好奇起来。

    王珊珊随后看了一眼贺峰:“帮个忙,把上面那座神像打碎。”

    “什么?”贺峰顿时愣了一下,他抬头看了看那金色的神像:“要打碎这座神像?这,这不太好吧。”

    他再怎么不懂,也清楚打碎庙里的神像是一件很忌讳的事情。

    “必须这样做,这是唯一的方法了,鬼还在这个小区,随时都会再次出现,拖的时间越长就越危险。”王珊珊说道。

    贺峰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是他还是选择相信这个陌生女子。

    “好,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话说在前头,我把这神像打碎了可不负责修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爬上了高台。

    张文文此刻很惊异,因为他小时候跟着父亲来过这里玩,知道那神像是非常特殊的存在,别说打碎了,就算是他好奇的想摸一下都要挨揍。

    不成想到,今天这种情况,王姐居然毫不犹豫的选择将其打碎。

    “这神像好像是黄金打造而成的。”贺峰此刻拿着斧头敲击了几下,在留下了一点痕迹之后,却发现里面金光闪闪,这分明就是黄金。

    又用力劈砍了几下。

    然而神像纹丝不动,只凹陷下去了几道口子。

    “不行,这东西太结实,打不碎。”贺峰说道。

    “那就直接推倒。”王珊珊冷漠的说道:“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打开它。”

    “好吧。”贺峰放下了斧头,然后双手扶着神像用力的一推。

    金色的神像摇晃,里面像是中空的,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沉重。

    接连推了几下,贺峰找到了窍门,总算是将这座神像从高台上退了下来。

    “要掉下来了,你们让开一点,小心被砸中。”贺峰大喊道。

    “砰!”

    一声沉闷的巨响,金色的神像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地面凹陷发裂,神像扭曲变形,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模样。

    随后倒塌的神像里有鲜红的血液流淌出来,这些血液越来越多,逐渐的铺面整个地面。

    见到这样诡异的一幕,贺峰还有张文文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王珊珊却表现的很平静,她轻声呼喊:“杨间。”

    可是,想象中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她并没有六十年前的那个人呼唤回来,周围依旧一片寂静,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生。

    “杨间。”王珊珊再次呼喊。

    然而结果还是一样,空荡荡的小庙里,他的声音回荡开来,然后又消失不见。

    那个人始终都没有出现。

    这一刻,王珊珊笑了,笑容中有一丝泪水落下:“他骗了我,阿伟,他骗了我们,他已经死了,六十年前就已经死了,我们居然这么蠢,居然一直在等下去可是他如果真死了的话,为什么我还活着?”

    然而张大爷此刻却躺在地上昏迷不醒,没办法回应王珊珊的话。

    “王姐。”张文文见到王珊珊流泪,此刻有些慌了,他这辈子活到五十多岁,还从未见过王姐这样。

    “杨间?”一旁的贺峰听到这个名字很是诧异。

    只是不等他多想,小庙外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王珊珊,先别那么绝望,也许事情还有转机。”

    这个时候,几人看见,一个弯腰驼背,满脸皱纹的老婆婆此刻晃悠悠的走了进来。

    “江姨,你怎么来了,现在小区很危险,你就别乱跑了,赶紧回去。”张文文见到这个老婆婆焦急的说道。

    这个江姨也是小区里的老人了,年轻的时候和自己的父亲是朋友,张文文见过许多次,所以知道一些事情。

    “我听到小区闹鬼,所以过来看看,王珊珊,阿伟这是怎么了?”江姨看了看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张大爷问道。

    “身体不好,硬要逞强,拿着斧头去劈鬼,没站稳摔倒了。”王珊珊平静的说道:“这年纪,看这情况是缓不过来了,除非他出现,不然送去医院也白搭,你刚才说什么,事情还有转机?难道你觉得他还活着么?”

    “我和张丽琴以前负责记录他所经历过的所有事情,张丽琴二十几年前身体不好病死了,现在知道他一切的就只有我,那一本笔记我抄写了二十几遍,看了不下一百遍,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了。”江姨说道。

    “然后呢?”王珊珊问道。

    江姨说道:“那本笔记上记载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曾经他为了规避灵异袭击,改过一次名字,也许他真正的名字已经不叫杨间了,所以你喊杨间没有用,得喊他的真名。”

    “真名?他真名叫什么,告诉我。”王珊珊立刻道。

    “我不知道。”江姨微微摇了摇头:“不只是我,连他本人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知道他真名的人就只有一个。”

    王珊珊微微咬着牙道:“刘小雨?”

    “是的,他的名字是刘小雨亲自改的,改好之后他让刘小雨隐瞒下去谁都别说。”江姨看着那座渗血的神像不由伤感了起来。

    “打电话问她。”王珊珊说道。

    江姨说道:“我过来之前就已经问过了,问不出来,刘小雨得了老年痴呆,忘记了很多事情,现在正在医院接受治疗,不过我相信这么重要的信息她肯定会记录下来,如果去她家找的话也许能找到线索。”

    “我腿脚不方便,走不动,你去吧。”

    “好,反正她也住在大昌市,离这里不远。”王珊珊活道,她准备立刻出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小庙内的灯光却突然嗤嗤的闪烁起来,左右两边的油灯灯光也莫名的有些黯淡了。

    小庙外,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厚重的大门更是剧烈的摇晃起来。

    “鬼?”江姨看了一眼王珊珊。

    “嗯。”王珊珊说道:“阿伟带着他们几个人接触过灵异,多半已经被盯上了,刚才我借由鬼烛短暂的驱退了厉鬼,现在这个时间鬼肯定又找上

    来了,我不能离开这里,我一走,阿伟死定了。”

    “他是谁?”江姨指了指刚刚从高台上爬下来的贺峰道。

    “老人家,我叫贺峰,是一名记者。”贺峰急忙自我介绍道。

    江姨说道:“把刘小雨的地址告诉他,让他去吧,年轻人,跑的快,文文这个不中用的废物就留下来照顾阿伟。”

    王珊珊看了一眼,似乎在询问他的意思。

    贺峰一咬牙道:“没问题,交给我,我保证做到。”

    “带上阿伟的那把斧头,能帮你对付鬼,拿上油灯,碰见诡异的现象就直接点燃,这可以让你不迷路,文文,把油灯给他。”王珊珊立刻安排道。

    “好,好的,王姐。”张文文将那金色的油灯递了过去。

    贺峰拿着这两件东西内心多少有了几分安全感。

    江姨告诉了刘小雨的地址,然后道:“跑出观江小区的范围之后立刻想办法坐车,uu看书一路别停下,别犹豫,如果遇到鬼了就用斧头开路,一旦找到了杨间真正的名字就大声喊出来,不要怕死,也不要试图逃跑,你已经被鬼盯上了,除了将他唤醒之外没有别的活路。”

    “我明白。”贺峰点了点头。

    “行动吧,从后门走。”王珊珊催促道。

    “你们放心,我一定能会完成这个任务的,所以还请你们坚持住。”

    贺峰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张大爷,又看了一眼刚才救了自己的神秘女子王珊珊,最后从后门头也不回的迅速离去。

    虽然他小腿还在流血,受了一些伤,不过都是一些皮肉伤,没有伤筋动骨,再加上他年轻力壮,根本就不影响。

    只是贺峰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接下这么一个危险的任务。

    但是某种直觉告诉他,这样做是对的。

    如果任由那么恐怖的鬼东西在城市里游荡的话,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死去。

    “有些事情总得有人去做。”贺峰紧握着手中的红色斧头,内心躁动不安。

    他只希望一切顺利,千万不要出差错。

    小庙里可是有一群人等着自己去救命呢,甚至整个小区,整个座城市的安危都系在自己身上。

    身为一个三流记者,他心中多少是有一份责任感和正义感的,只是长时间平淡的工作和生活渐渐磨灭了这些东西,但这却不意味着他就甘愿一直如此。

    时逢大变,贺峰也愿意挺身而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