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贺峰还有妻子周梅看着那个张大爷还有他儿子逐渐远去的身影内心是震撼的。

    明知道前面有鬼的情况之下,他们竟然没有畏惧,反而毅然决然的选择去和厉鬼对抗,而且他们并不是传闻之中的驭鬼者,也都是普通人,甚至论体力还不如他们两个人。

    而让他们这样做的理由仅仅只是不想看见更多的人死在厉鬼手中。

    这种精神让人钦佩。

    “这个大爷看上去有八十岁左右了,那个张志东老人说,六十年前这个世界上就闹过鬼,也就是说,这个大爷二十岁左右的时候就已经在和厉鬼作斗争了,而且我相信类似于这样的人绝对不在少数,只是时间流逝,六十年前的那一批人都老了,病了,死了,最后被人遗忘了”

    贺峰此刻沉默了。

    他从这些零散的故事和线索当中,已经能感受到六十年前那个乱象频生,波澜壮阔的时代了。

    “快走吧,我们赶紧离开这里,这个小区不能呆了,刚才仅仅只是一口棺材里的鬼就差点杀死了我们所有人,要是其他棺材都打开了,后果简直不敢想象。”周梅拉了拉愣神中的贺峰,迫不急的想要离开这里。

    贺峰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拉着妻子准备离开。

    但是没走几步之后他却又停了下来。

    “你怎么了?”周梅诧异道。

    贺峰犹豫了一下,然后咬着牙道:“你先走吧,我想要回去看看。”

    “什么?还回去,你不怕死啊。”周梅惊恐道。

    贺峰说道:“我怕死,但是我不想放弃这个机会,我想要知道那个时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想见识一下,那个老人是怎么样对抗厉鬼的,我想要了解那个神秘莫测的灵异圈,看一看真正的驭鬼者我能感觉到,现在观江小区闹鬼,这里将会发生许多难以想象的故事,如果现在走了的话,我会错过这里的一切,到时候肯定会悔恨终生的。”1

    周梅见到老公这个样子心中明白他的职业毛病又犯了。

    “那我陪你一起去。”随后她也一咬牙,打算豁出去了。

    “不行,这次很危险,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必须离开。”

    贺峰虽然很感动,但是他觉得没必要两个人一起冒险,所以他坚决的送走了妻子周梅,然后独自一个人折返了回去。

    此刻。

    张大爷拎着红色的斧头,带着手持油灯的张文文已经来到了那挖出七口棺材的工地上。

    “爸,那里有个人。”忽的,张文文指了指前面。

    不远处有一个体态婀娜,身材妖娆,黑发浓密的女子此刻正迈着步子不缓不慢的朝着远处走去。

    虽然这个女子没有转身,但是仅仅这个背影就可以判断出来,这绝对是一位让人感到惊艳的美女。

    “你哪只眼睛觉得那玩意是人了?这么大的一只鬼你居然都能认错。”张大爷看见那个背影,几分回忆浮现,随后他重重一哼,对自己儿子的这种判断能力感到不满。

    “鬼?”张文文一哆唆,再次看向那个女子,这才发现那个身影的确很不寻常。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衣服,好到不可思议的身材,那浓密得有些诡异的黑发这样的女子怎么看都和活人不沾边。

    张大爷此刻脚步略微加快了少许:“追上去,不能让它离开小区。”

    见到父亲如此的坚决,张文文压下内心的不安和恐惧,举着油灯跟了上去。

    很快,他们就路过了那七口红色棺材的地方。

    其中两口棺材已经打开了,只是里面空荡荡的,不知道什么东西脱离了棺材跑了出来。

    张大爷一边走一边对着棺材喊道:“里面还有活的没有?有的话吱一声,黄子雅都变成厉鬼了,你们就不出来帮帮忙?”

    虽然以前的人活下来的概率很小,但是他还是抱着几分希望,尝试性的喊了几句。

    剩下的五口棺材里任何的回应,反而一口棺材里竟然传来了沉闷的敲击声,这敲击声明明不算大,结果却震的红色的棺材摇晃不止,似乎里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马上就要关不住了。

    “这么凶?吓死你伟爷爷了。”

    张大爷一颤,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一旁的张文文作为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此刻更是要哭出来了,

    他道:“爸,实在不行我们走吧,不要逞强了。”

    他再蠢也看的出来,那口闹出动静的棺材里也有鬼,而且看样子比那只女鬼还要凶。

    “放心,棺材不打开,那玩意出不来,而且现在想走也没那么容易,看一看你的周围。”张大爷此刻已经丢了手杖,双手紧握着手中那把红色的斧头。

    张文文举着油灯,这个时候才看见,他们附近的地面上竟不知道什么时候覆盖了一层黑色的头发,一开始的时候这层黑色的头发还很稀少,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这些黑色的头发却越发的浓密起来了。

    最恐怖的是,那些黑色的长发竟像是活物一样,在地上蠕动。

    “小心一点,不要被这些头发缠住,不然会死人的。”张大爷此刻拎着斧头对着地上的黑色头发就劈了过去。

    一斧头落下,黑色的头发直接断裂,同时后续的黑色长发更是齐刷刷的收了回去,留下了一片没有被覆盖的空白地带。

    张大爷又接连劈砍了几下,这才止住了那黑色长头发入侵过来的趋势。

    可是张大爷喘着气,杵着斧头站在原地累得不行了。

    “到底比不上年轻的时候才劈了几下就累得不行了,这要是换做是你伟爷年轻那会儿,棺材里的那些玩意全出来也不够你伟爷劈的。”

    “不能这样耗下去,那玩意是鬼,我们耗不过的,想办法靠过去,一斧头对着那个女人的脑门劈下,只要劈中一斧头,这鬼就没用了,到时候再把鬼放回棺材里去,这件事情就算是解决了。”

    张大爷虽然年纪大了,但是脑子却很清醒,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张文文此刻看着不远处的那诡异女子,此刻那个女子没有继续往前走了,而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是背后那头浓密的黑色长发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垂到了地上。

    明明刚才那黑色的长头发才只是垂到了那个女子的腰间位置。

    “喂,兔崽子,别发愣,干活。”张大爷此刻拿起了斧头,递向了张文文。

    “爸,我来?我不行,我干不了这事情。”

    张文文此刻吓的脸色苍白,连忙摇头,他现在双腿都发软,要不是看见自己的父亲这么镇定,又能对抗一下这诡异的玩意,他早就吓的掉头就跑了。

    “呸,废物一个。”张大爷忍不住骂了一句:“看你这怂样,跟你妈一个德行,连我以前的小弟都不如。”

    张文文微微低着头,被训得不敢反驳。

    没办法,儿子不争气,他只能强撑着拎着斧头继续往前走去。

    斧头挥舞几下,硬生生的在满地的黑色头发中开出了一条路来。

    张大爷喘气喘着厉害,但是却不能停下来,要不然的话周围的鬼发恢复过来会把他们父子两个人吞的连渣都不剩下。

    然而越靠近前面那个诡异的女子,周围黑色的头发就越多,越浓密,而且斧头劈砍过的地方被黑色头发再次覆盖的速度也原来越快了。

    最后,张大爷不得不在距离那个诡异女子大概十米左右的位置停了下来。

    他真的老了,即便是手中的斧头没有一丝重量,但是连续的劈砍却让他两只胳膊累的都抬不起来,最后在一次挥舞之下,身体踉跄,这个一辈子要强的张大爷栽倒在了地上。

    “爸。”张文文大惊失色,急忙搀扶了起来。

    张大爷脸色很难看,喘着粗气.眼睛紧闭,胸膛像是漏风的破风箱一样,呼呼作响,嘴里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说着什么东西,张文文只隐约听见了两个字:“腿腿哥。”

    此刻,周围覆盖在地面上的黑色长发再次蔓延了过来,将两个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张文文惊恐不已,他试图拿起那把红色的斧头做着抗争。

    但是张大爷的手掌却死死的抓着斧柄,根本拿不下来。

    看着周围黑色的头发越靠越近,张文文急的浑身冒冷汗,甚至有点不知所措了。

    “你们没事吧,我来救你们。”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记者贺峰的声音响起,他手里拎着一把工地上用的铁锹,拼命的朝着这边跑来。

    常年东奔西跑,再加上年轻力壮,让贺峰有了一身子力气。

    没一会儿他就冲了过来。

    “别,别过来。”张文文先是怔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急忙喊道。

    可是已经晚了。

    当贺峰冲过来,进入了油灯的灯光范围之时,却发现他的腿上已经缠满了黑色的头发,这些头发在蠕动,并且越缠越紧,最后更是深深的勒进了他的皮肉当中。

    “啊!”

    贺峰痛快的惨叫,他用铁锹试图铲断这些诡异的黑色长发,可是无济于事,不管他怎么用力,黑色的长头发依旧丝毫不损。

    “用我爸的这把斧头。”张文文见此情景,急忙提醒了一句。

    贺峰看见张大爷手中的那把猩红的斧头,立刻一把拽了下来。

    但是当他将这把猩红的斧头拎在手中的时候却顿时愣了一下。

    看似沉重的斧头,竟感受不到一丝重量,轻的不可思议,这简直就是违背了常理。

    可是现在没时间去想这些了,贺峰拎起斧头,劈砍了一下,之前那些无法被铲断的黑色长头发此刻纷纷折断,并且黑色的短发开始如潮水一般迅速的往后退去。

    “这不是普通的斧头。”

    贺峰惊魂未定,但是刚才的行为却短暂的保住了几个人的性命。

    然而危险却并未解除。

    这个时候,站在不远处的那个诡异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改变了位置,移动到了他们的身旁。

    附近,黑色的长头发一下子变的更为浓密了。

    “快,快劈那玩意一斧头,我爸说了,只要劈中,那鬼就要完蛋。”张文文喊道。

    “好,拼了。”

    贺峰拎着斧头站了起来,低吼着就朝着那个诡异的女子冲去。

    这么短的距离应该可以成功。

    然而他刚往前跑了没两步,突然身体一下子紧绷了起来,随后立刻不得动弹了。

    贺峰睁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之中透露出对未知力量的恐惧。

    这一刻,他感到有一双冰冷的手臂死死的抱住了自己。

    是错觉了?

    不。

    不是错觉。

    昏黄的油灯灯光下,贺峰看见自己的腰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两条惨白而又死灰的胳膊,这两条胳膊很长,将他保住的同时跟在不断的勒紧着。

    他身体不能动,同时也喘不过气来。

    而且一股剧烈的疼痛从腰间传来。

    那诡异而又恐怖的胳膊力气很大,不出几秒钟的时间他就会被活生生的勒死。

    贺峰想要用斧头砍下这两条可怕胳膊,但是却痛的无法行动甚至连斧头都抓不稳掉落到了地上,而一旁的张文文也没办法提供帮助了,他浑身覆盖了一层黑色的浓密头发,虽然拼命挣扎,但覆盖来的头发却越来越多,马上就要将他吞没了。

    “我,我要被鬼杀死了么”贺峰这一刻反而没有了恐惧,只有一种死前的茫然。

    就在此刻。

    忽的。

    那差一点将贺峰活生生勒死的诡异胳膊,像是被烫了一下似的,瞬间就收了回去,紧接着,周围围过来的黑色长头发也一下子退散开来。

    “咳咳。”

    贺峰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剧烈的喘着气。

    张文文还在惊恐的试图扯开那身上不存在的黑色长头发,全然不知危险已经暂时褪去了。

    “拎着一把斧头就想着对付鬼,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还当自己是从前呢。”此刻,一个冷淡的女子声音响起。

    却见一位约莫三十左右,身穿白色衣裙,神情冰冷的成熟女子,点着一根红色的蜡烛缓缓走来。uu看书

    那红色的蜡烛散发着诡异的绿色烛光,宛如鬼火,看上去格外的渗人。

    “王,王姐。”张文文见到这个女子不由怔了一下。

    王珊珊瞥了一眼:“小文,把阿伟背上,不要再胡闹了,跟我走。”

    “好,好的,王姐。”张文文急忙将昏迷的张大爷背上。

    死里逃生的贺峰此刻看着这个神秘的女子,又看了看她那根诡异的红色蜡烛,脑海里顿时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那本书的内容:烛为鬼火,红烛燃之可驱鬼。

    “我来帮你。”

    随后,贺峰反应过来,一把将地上的张大爷背了起来,然后捡起斧头迅速的跟上了前面的王珊珊。

    虽然他的腿受了伤,还在流血,但是年轻力壮的他却并不影响什么。

    至于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那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管不了那么。

    一行人跟在举着红色鬼烛的王珊珊身后,开始远离这个危险地方。

    然而没走多远,之前那个黑发浓密的诡异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又出现在了几个人的前方。

    那女子一动不动,宛如一具冰冷的死尸,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这种行为却仿佛在告诉众人,不要试图离开这里。

    “黄子雅,死了也不安分,你要拦我么?”王珊珊瞥了一眼,并不畏惧,举着燃烧的红色鬼烛迎面走去。

    绿色的烛光摇曳,那个诡异的女子竟在缓缓的后退离去,没有继续阻拦他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