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这一句抛出,顿时让齐王火冒三丈,连牙齿都咬出了声音。

    齐王傅视若未睹,反有不胜感慨之意。

    “晋赵鞅取晋阳之甲,以逐荀寅与士吉射,荀寅与士吉何许人也?君侧之恶人也!”

    “此逐君侧之恶人,何为以叛言之,无君命也。”

    “诸位,清君侧者……自古以来,尽是叛逆!”

    他的声音并不大,却说到了所有人的心里,顿时就众人一阵骚动,面面相觑。

    迎着这目光,齐王咬牙笑了。

    “孤有言在先,为社稷计,不顾细行……再说,事毕,孤自会待罪宗人府中。”

    “王上何以欺我。”

    这文士微微摇头。

    “鲁尚也对洛水发誓,刘爽全家又如何?”

    “再说自古清君侧,从来不见有乖乖领罪……王上所说言论,都是叛逆,又何必粉饰?”

    “非议圣贤,蔑视祖训,没有法度……你真不怕死?”齐王咬牙问着。

    “我为王者傅,导王以善,如师礼,虽拜不臣。”

    “不能赞导王上回归正道,自是死罪。”

    “好……好……王傅果是忠臣,但孤也不是小人。”齐王大怒,一挥手,冷冷下令,声音掷地有声。

    “送孤王之傅,去见先帝,自由先帝评判。”

    “不劳您,我已服下毒酒,现在也该毒发了。”齐王傅眼耳口鼻之中,逐渐渗出血液来,他似若未觉,眼神迷茫。

    “天子守社稷,郡县死城门。”

    “皇帝委我为傅,我不能教诲,本就该死,就先走一步,面见太祖皇帝领罪……”

    话未说完,已经摔了下去,就此气绝。

    “厚葬了吧。”齐王心中有些冰冷,又有些不详,不过,转眼就恢复了过来,笑了。

    “王傅果然忠臣,可惜对孤有些误解,可惜,可叹。”

    他又望向下方。

    “诸位可还有不明?”

    所有人都是沉默无言。

    “那就继续。”

    “是。”

    新一轮的盟誓,在继续。

    盟誓完,静悄悄的退下去,下一批又至,不时有惨叫,尖叫,怒吼,直到半夜,才一切寂静,大家都归于各院,连灯火都不敢点。

    一人同样不点灯,径自回了房,粗重透了一口气,在椅上半躺下去。

    “夏兄?”良久,门外传来低低的声气,二人就默不作声的进入,叹息一声没有言语。

    这时天上下雨,黄豆大的雨点打得院中青砖噼啪响。

    天上一个明闪,轰一声,电光透过打开的窗户,照在室内,从窗户可以看到,庭院里映照一片白色,仿佛堆雪。

    三人看见四周无人,这才压低了声音,坐在桌边细声讨论。

    “王傅向来忠言直谏,可惜了,今日谁也救不了他。”有一人叹息着。

    “不仅仅他,今天庭院,死了二十三人!”

    “我大郑至今已二代,国泰民安,波折不起,陛下英明神武,大家都是清楚……我料齐王必败无疑。”

    “不如尽早出首,免得惹事。”还有人迟疑,开口。

    “可齐王毕竟是陛下爱子,陛下年事已高,未必就一罚到底,那样的话,我们出首,怕是齐王饶不了我们。”

    这也是真切的顾忌,几人顿时又沉默了下来。

    齐王的性情与手段,他们是再清楚不过了。

    那些年为争夺大位,明里暗里,风风雨雨,不知斗了多少次。

    都是亲身经历过,在座的人,谁还敢有半点侥幸?

    如果有,也不敢邀到这里。

    “我们已经在漩涡里,再想置身事外,难道能如愿吗?”

    “而今唯有两条路,要么从逆,要么出首。”

    “出首,或许会死于齐王的刺客,但不出首……也许死三族。”

    这话说出口,室内诸人有的沉默,有的轻轻颔首。

    “当初投靠齐王,本是求个进身之阶,不想,竟然卷入大逆。”

    “这还有什么功劳可言?”有人面色沉痛。

    “你能有我惨?我幺妹上个月刚刚入府,可她顶替的,是被杖毙的一个侍女。”

    一人微微摇头,叹息着,继续说着自己知道的。

    “本来府上死个侍女,不过是寻常事,可那侍女很受宠爱,眼看着就要获个名分。”

    “这样的女人,连府令见了,尚要道一声晴姑娘……却只因多看了一眼,就被下令杖毙。”

    这人说话很慢,说的例子,大家也都听过。

    “府上偏又多出几百精锐,把我们这些旧人都驱赶在外院。”

    “这些人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行为举动非常怪异,平常从无摘下面具,更不与人交谈,大异于常人。”

    “晴姑娘本住在内院,贴身侍奉齐王,怕不是她已经察觉到,才会被灭口。”

    “依我看,这些,恐怕压根不是人!”

    这人咬着牙,一字一句。

    “齐王,怕已经不是齐王,是被妖魔吃了,换了皮罢!”

    这个猜测,更如五雷轰顶,让众人都是面色呆滞。

    “夏佩琼,你可有明证?”

    “并无。”

    夏佩琼沉着脸,又反问:“虽无明证,但我不信,你们心理就没有猜疑?”

    “我们掌着府卫多年,风里来雨里去,也抓过武林高手,也杀过真正的妖魔。”

    “世人不知,我们却知,这世上,尚有妖魔,通人言,化人形,有妖术,大妖更能人所不能。”

    “苏州府曾有画皮妖魔,最喜读书人之心,功名在身者最佳,可等到追查到时,竟然代替了九品学官,混迹文林长达四年。”

    “府上那些,说他们是人,你们信吗?”

    “此时干系甚大,但如果齐王当真已被妖魔害了……”

    寒意彻骨,几乎能把人淹没。

    “这有何难?”有一人忽然笑了起来:“只要试一试即可。”

    “他们的饮食用度,向来不假府卫之手,出入也都是另开角门,不许我们窥探。”

    “但再怎么样,也总有出府时,这就是验证的机会。”

    三人都是默默颌首。

    恰在这时,门外传来笑声。

    “何须如此?”

    “谁?!”夏佩琼大吃一惊,四面张望时,却不见人,诧异间竟然有人推门而入。

    警惕三人顿时拔剑而起,却见那人只站在门边,却不进来。

    仔细打量,只见此人身材中等,却暗暗摇头,齐王谋逆,自然先把府邸封的铁桶,这三人还想出府,可笑,果然是秀才造反,十年不成。

    但是总算还有点忠心,却可一用。

    当下说着。

    “几位不要担心,我是皇城司的人。”

    “事情紧急,我就直说了吧,齐王异动,却并不滴水不漏,现在外面尽是皇城司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围成铁桶。”

    “只待陛下一令,阖府上下,尽化齑粉。”

    “唯有你等,尚有忠心,或可网开一面。”

    “不过,这事还是要验证——齐王殿下,果真是妖孽假扮?”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