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不远处一个临时的院落

    此时黄昏,虽下了雨,但雨丝不大,院子外面,不少火把星星点点燃起了,上百人站在那里,安静等着。

    他们的眼睛都盯着院子,此刻安静,不仅不会让人感到安心,反有一种压抑着的恐惧。

    火把熊熊燃烧,并未被雨水浇灭,雨点跟火把碰撞,发出刺刺声音。

    沉静片刻,有人轻声说:“老章,里面能行不?”

    老章是个中年人,静了下,答:“都到了这步,到了增仙山了,他别无选择,现在悔了,不但他自己,全家都得陪葬!”

    “能最后给他告别的机会,就是宽宏了。”

    “那我们呢?”说话的人,有点兔死狐悲。

    “打砸了,杀了张岱,我们就立刻跑路,船都准备好了。”老章四下看看,压低了声音:“我们去外面躲几年!”

    “反正那些书生,就是顶罪去杀头的……”

    “这,大人们可真黑啊,难怪是大人!”

    “嘘……不要命了,敢说真话?”

    院中,吴委看着面前的弟弟,胸口一阵酸涩。

    弟弟似是被外面的阵势给吓到了,脸色苍白,想说话,但到这个节骨眼,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

    还这样幼小的弟弟,让吴委心里越发难受。

    他不在了,弟弟跟母亲,可怎么活下去啊。

    但他更清楚,已经被挑选成志士了,只他一个人去死,这已是最好的选择了。

    他上前一步,跟弟弟拥抱了一下,贴着弟弟的耳边,低声叮嘱:“母亲就交给你照顾了,你带着她回去,到家了,要多读书,以后考个举人,娶妻生子……”

    说着,就哽咽放开,转身欲走。

    “哥!”见哥哥要离开,弟弟终于忍不住哭唤一声,紧跟着,是屋内压抑不住的女人哽咽,甚至嚎哭。

    “啊……老天爷……”

    摆了摆手,该交代的已经交代了,若回头,怕会忍不住后悔,吴委一步都没停,擦干眼泪,大步流星出去,反手就将门给关上了。

    “蓬”门关上了,屋内院外,形成了二个世界,吴委扫一眼站在外面等候着自己的人,知道,自己已无回头路了。

    “张岱无道,我们讨个说法去!”吴委冲着面前的所有人吼了一声,声音尚带几分稚嫩,却一呼百应。

    “张岱无道!我们讨个说法去!”

    “走!去讨个说法!”

    等候在外面的人,立刻应和,簇拥吴委往外去,几乎同时,又有四处同样无数火把星星点点燃起,暗夜里,如五条婉蜒游行的黑蛇,直趋向增仙山。

    增仙山

    这一片区域,地形复杂,忽高忽低,便是修了路的地方,也时而上坡,时而下坡。

    太孙车驾,行到一处坡处,苏子籍就令队伍暂时停下。

    苏子籍从车内下来,站在坡上,向着远处看去。

    文寻鹏撑开一把油纸伞,举着,遮住了苏子籍头顶上空的雨。

    苏子籍面色微沉,看着五串火光,汇集到一处,向山上而去。

    那不是落下凡间的星辰,而是被人举着的火把。

    想也知道,这些火把所向之处是哪里。

    苏子籍更清楚,举着火把的人是谁。

    他微微蹙了下眉,又松开,忽问举伞的文寻鹏:“你去差人去看看,方惜是否快和我们汇合了。”

    “增仙山,甚至郡城都已不是善地,再不撤,就要出事了!”

    不管是乱兵,还是清查责任人,方惜都可能死。

    他已是命令人去接方惜了,再慢也该到了。

    “是。”文寻鹏示意旁人接过伞,他去交代人去催找。

    一阵冷风吹来,被卷来的雨,让人感到了一丝冷意。

    文寻鹏派出去的人,匆匆而去。

    但苏子籍心里感觉,却越发强烈了。

    看看天色,哪怕是下着雨,他也能大概估摸出一个时间来。

    这个时间,已有些晚了。

    他们这里距离民变的地方还算远,但能在这里耽搁的时间也并不多。

    又等了片刻,去催问的人还没回来。

    苏子籍已知道了答桉,微微叹了口气。

    文寻鹏在旁边小声劝:“主公,方大人还没有来,怕……不会来了。”

    这话说得有点含蓄。

    但无论是说的人,还是听的人,都明白要表达的意思。

    苏子籍蹙眉,心里暗叹,以前读史书,发觉原本亲朋故友,君臣父子,渐行渐远,本总觉得是不能共富贵。

    现在才知道,人形形色色,性格不一,还真未必是君父的原因。

    “如此执拗,就算是我,长久下去,怕也难容。”

    过了一会,骑马过去催看的人匆匆回来,翻身下马,禀报:“太孙,小的一路过去,并未见到方大人的身影……再往前,已是不好再过去了。”

    附近都有民变的迹象,再往前,很容易被人发现,到时将人引过来,就麻烦了。

    苏子籍皱眉,吩咐:“继续派人寻他,若是拦截到方惜,就让他避让,不要回山。”

    “是!”得到命令的人,再次离开。

    苏子籍此刻不打算再等方惜了,方惜有自己的想法,显然不打算老老实实听话,既是如此,那就尽力即可。

    文寻鹏目光一闪,说着:“太孙,民变已起,臣还是觉得,相见不如不见,还是速速离开吧。”

    就算这里暂时安全,但也不可能一直安全!

    背后的人真正的目标是太孙!

    虽然要派人搞出大阵势,用民变来杀死张岱,抹黑太孙的名声。

    但若能让太孙遇到民变,出更大的事,太孙死在民变中最好。

    是,对手临时,不可能调死士,不可能变成武变,可只要有一二个刺客,就可能坏了大事。

    文寻鹏知道背后人的筹谋后,就一直感到不安,觉得太孙的安危最重要,别人,包括他自己,都并不重要。

    太孙留在这里,就是在冒险,张岱算什么东西,不过区区四品官,何必眼巴巴去见?

    可文寻鹏才这样说完,就听到太孙摆手说着:“不,我们去山上,去见张岱。”

    去见张岱?

    民变就是冲着张岱去,至少,表面上是冲着张岱去,太孙此刻去见张岱,不是正撞上民变?

    若被人发现与张岱在一起,这事可就麻烦大了!

    文寻鹏深吸一口气,要说执拗,只怕太孙更执拗,可这时,却不得不再次劝谏:“主公,万万不可!”

    “民变已生,想要压制,谈何容易?”

    “若不压制,已起的民变,就如豺狼虎豹,又似已冲起的大浪。”

    “若是离近了,便是坐在坚船之上都有翻船之险。”

    “主公,您乃万金之躯,焉能明知凶险,还要往凶险处去?”

    “再大的理由都不行,何况这并没有理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