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出乎顾念浔的意料,跟她爹顾峥在书房聊完之后,竟是一夜好眠,再也没有前世的痛苦记忆缠绕梦中。果然,一些事情说出口之后,就会觉得心中轻松。

    但,顾念浔清楚地知道,昨夜她爹心里经历了怎样一场狂风暴雨。重活一世,是谁也没有听说的怪谈,她爹对她的每字每句都没有任何的质疑,是出于对她没有来由的信任。

    顾念浔看着朝阳透进窗内的朝霞光芒,笑了笑,是释然的笑,也是放松的笑。像往常一样,顾念浔洗漱之后便去主院给爹娘请安。

    听大夫人宁氏说顾峥前夜睡在了书房,心下真真是五味杂陈,感慨万千,却没有一丝后悔告诉她爹事情的真相,真相是让人觉得痛的,但长痛不如短痛,这也是为了长房更好的未来。

    现下,也只能让时间帮助顾峥慢慢消化书房中所知道的一切了。毕竟官海浮沉多年,顾念浔对她爹很是有些信心。

    几日之后,顾念浔找了一个合适的机会,去了前院浔阳阁看了看李全三人的近况如何,所见所闻倒是很让她满意的很。经过武学师父有章法地教导,三人的身手大有长进,一招一式果断到位,禁卫军出身的武学师父也是频频点头。

    更让人觉得惊喜的是,李全与张茂林、刘三柱之间的默契与日俱增,当三人一同出手之时,得到的效果翻倍增加。顾念浔再一次觉得,上天总还是对她不薄的。

    待顾念浔转身准备悄悄离去不打扰三人练功时,却惊然地发现,她爹顾峥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后。

    “爹——“顾念浔愣在了原地,距离书房谈话,顾念浔已有好几日没有见到顾峥了,两人也有意给对方一些接。

    天际辽阔,穹宇无垠。

    该是雏鹰翱翔的时候,就任她飞吧。

    总有他们这些亲人,在她的身后凝望和追随着。

    “爹…“顾念浔看着顾峥忽然变得苍老的模样,心中有很多话想要说,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我和府上弟兄们刚来到后院,准备探察我妻儿的囚禁之地,哪曾想在背后被这几个仆从袭击,然后就被蒙上眼睛带到了不见天日的地方。“钱三说起了在此之前后院发生的事情。

    “这么说,他们看来早有戒备?“李全闻言一惊,难不成此次行动早已在敌人的监视之下?

    “那倒不是,只是我太过鲁莽,一进后院便喊着我妻儿的名字,这才被他们轻易发觉。实在是我的过错,我只是…只是太想见到他们了。“钱三说着说着,略带哽咽之声,想来心中也是愧疚不已,差点连累了前来相助的众人。

    “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这哪里是你的过错了,想见到久别的妻儿乃人之常情,何须对自己过分苛责呢?大伙儿说,是不是?“李全见状,赶忙出言安抚道。

    “是啊,钱兄弟不必觉得愧疚。“

    “人之常情,人之常情。“

    “我等皮糙肉厚之人,今日刚好与那贼人切磋一番,钱掌柜不必放在心上。“

    ……

    众人也都连忙宽慰道,倒叫钱三感动的热泪盈眶不说,心下也是一片暖流涌上心头。

    “言归正传,钱掌柜可知你妻儿目前关押何处?当务之急便是找到他们,带到安全的地方去。“李全算着时间,赶忙岔开话题询问道。

    钱三想了想,说:“应当是转移了,之前我被带来看望时,仍是关押在后院此地。听后来那常嬷嬷跟几个仆从的话,我猜测是因为近日跟姚妈妈失去了联系,让她们心生警惕之心,便将我妻儿转移了地方进行关押。“

    李全静下心来,仔细分析了目前的情况和钱三说的话,有察觉出来,只是没有点破人活世上,有时候聪点也有的时候,要难得糊涂一些。

    这两父女间的事,莫过于困扰长女,既然顾峥和顾念浔都没有跟宁氏透露一二,她也明白,这对父女是不想让她担心和忧虑。如此爱护之心,她又怎么能不成全呢?

    能在顾府稳稳立足十多年,护着三位儿女平安长大,宁氏的手腕可见很是不一般。

    只不过没有踩到她的底线,她也懒得与那些宵小之辈计较什么。人生苦短,何必将岁月浪费在不值得的人身上呢。如此好的夫婿和子女,才是她值得付出和陪伴一辈子的人们。(这段话说的是古时,也是今朝。人生苦短,大家都要开心开心再开心,跟朋友们一起共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