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首先,在顾老夫人向家中传递要给老爷纳妾的那一刻开始,三房似乎就在暗中行动物色女子了,其实方姨娘最早是三房的夫人在人牙子那里看中的,只不过用老妇人的手达成他们心中所想的目的。“

    李全的话勾起了顾念浔对于前世一些事情的回忆,前世的三婶每次见到她总是眼中含笑的,只不过,那笑从没有到达过眼底罢了。

    顾念浔记得,有一次顾念沅悄悄跟她说过,说他们大房要进新人了,起初顾念浔以为他说的是选新奴婢,没想到后来居然是来了个新姨娘。

    “那方姨娘此前那位青梅竹马,现如今在何处?“顾念浔从前世的回忆之中缓过神来,询问李全关于那位情郎的下落。

    李全一脸你怎么也不会想到的表情,又摆起了说书先生的模样,故作神秘地说道:“小姐您是怎么也想不到的,那情郎自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知道方姨娘一家进了京城,自然千里迢迢地赶去京城了。“

    哦?这么说,此人目前还在京城了。

    李全看出了貌似顾念浔心中的想法,还是连忙开口解开疑惑,说:“自然,而且还过的尚且不赖,此人名唤黄觉,正是三夫人京郊庄子的管事头子。“

    这么看来,三房是确确实实地手中握有拿捏方姨娘的关键之处了,那么如果方姨娘为三房所用,顾念浔也并不觉得奇怪。

    第二日,睡到日上三竿的顾念浔悠悠转醒,看着外面的天光大亮就知道自己起迟了,想来应该是爹娘交代不许打扰这才没有人来唤自己起身。

    听着屋内有了动静,秋意便在门外喊着:“小姐可是要起身了?“

    顾念浔边穿着衣物,一边回复秋意的话:“起了,进来吧。“

    秋意这才推门进入,推开了屋内的木窗,风夹在这竹叶的清香飘进了屋内,让原本还迷糊着的顾念浔瞬间清醒过来。

    秋意接过顾念浔手中的襦裙,说道“今早,夫人便打发丫鬟过来叫让小姐多睡会儿,这两日赶路也累了,待午时再去绿漪院同老爷夫人,大少爷和二小姐一同用膳。“

    顾念浔点了点头,说道知晓了。心里想的却是,如何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将昨夜之事告知爹呢。待婢女一事安排的差不多了,顾念浔前往正院大夫人宁氏的住处。

    宁氏瞧见顾念浔心情大好的模样,就知道她已经选中了想要的婢女,都说知女莫若母嘛,便笑着开口问道:

    “阿浔,可是已经选好了想要的婢女人选?“一边说着,一边招呼着长女坐在身旁,又派人去将在园中玩耍的幼女顾念池抱来,顾念浔瞧着她娘的模样,便知母女三人要好生亲热一番了。

    “娘神机妙算,浔儿选了四位日后陪伴身侧,一个善武,一个善医,另外两个擅长处理后院府宅之事,正好是浔儿之前所期盼的分工。“接着,顾念浔便简单交代了不久前是选婢过程和结果。

    大夫人宁氏听在耳里,也不住连连地点起头来,心中赞赏着长女的行事风范愈发周全和妥帖起来,超出同龄的其他小姐们一大截。

    正说着,乳母抱着顾念池走近屋内说完,对着宁嬷嬷又是福了福身,这次宁嬷嬷并未避开,而是眸中带泪的赶忙扶起了顾念浔。大夫人宁氏看着眼前这一幕,也是心中欣慰不已,在她心里,宁嬷嬷自是家人而非奴仆,顾念浔也能如此看待宁嬷嬷,更让大夫人宁氏觉得长女行事周到,真真是个纯善有礼的好孩子,日后也不知道嫁到谁家,如此有福啊。

    顾念浔自是不知道她娘心里的真实想法,若是知晓,应当也是无奈一笑罢了,反正在她娘宁氏的眼里,她这个女儿便是公主也是必得的,又或许,也胜那天家公主一筹。

    顾念池看着长姐和宁嬷嬷这拜来拜去,也是当了一次围观群众看热闹呢,拍这小手止不住地叫好。

    屋内众人也是被这小人儿的天真烂漫给逗地直笑。顾峥的意思就是,既然不远千里来了这徽州府那就好好地待在群芳阁中,其他不属于你的别轻易肖想。这番话,也就相当于顾峥的当面警告了,也堵住了方姨娘自京城千里而来的所有目的所在。

    “老爷,妾身独自一人在京城就是十几年,十几载春夏秋冬,佳节时分每每看着他人阖家欢乐,妾只有自己对饮明月。好不容易有此良机得见老爷一面,送点汤食聊表心意而已,您为何如此无情,一点点机会都不给妾身!“

    方姨娘自顾泣涕涟涟,泪水止不住地落在地面之上,美人落泪总还是美的,只是这美没有落到顾峥的平稳无波的眼里,更没有进入他的内心。

    即使面部的平静之下,也逃不过“老爷,妾身独自一人在京城就是十几年,十几载春夏秋冬,佳节时分每每看着他人阖家欢乐,妾只有自己对饮明月。好不容易有此良机得见老爷一面,送点汤食聊表心意而已,您为何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