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一段时日之后。

    顾府前院,议事厅。

    “小姐,查到了。“李全抱拳,向顾念浔行礼之后,开口说道,然后手里递上了一封带有火漆印记是书信。

    这里面,正是顾念浔托浔阳阁查找的,关于方姨娘的生平信息,那些她前世并不层了解的事情。这也算是对浔阳阁关于查探消息的第一个考验吧,全面且及时的信息在各种争斗之中不可谓不重要。

    “可有被其他人注意?“顾念浔抬眼问道手中拆信的动作也未曾停下,方姨娘两世之变化倒真是让顾念浔觉得好奇,趁此机会,也好生调查一番,总归这背后少不了三房和那位顾府难缠老夫人的手笔了。

    “信里的大致内容是什么?“

    李全听到主子的问话,在心中组织了一会儿语言,又想到信中关于一些府内的密辛,想要说出的话又变得踌躇了起来,一副不知从何说起的样子。

    顾念浔看李全迟迟未曾出声,狐疑地抬起了头,发觉了李全不同以往的异常神态。又想到了刚刚粗略扫过一眼的信,心下已经明了李全的异常来自于何处了。

    “乳兄,你我既有兄妹之情,又有主仆之谊,于公于私,在我这都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事,也属实不必忌讳什么。“

    顾念浔这话一出,李全的心里也仿佛送了一口气似的,开始就信里的内容,长话短说。

    “回禀小姐,方姨娘出生于杭州府的一个小村庄之内,其父是村子里的郎中,因其学识不俗,也算是闻名于七里八乡吧。所以方姨娘也很是认得几个字,这也为她后来被选入顾府,也算是埋下了伏笔。“

    “那年,钱塘大水,方氏一家时代生存的村庄被大水所淹没,他们便北上进京避难,据方氏一家之前的邻居所说,应该是方父认为自己的学识可以在京城站立生根。“

    “没想到……“李全说着说着,还卖起了关子。

    “没想到,京城的天如此广阔,凭借教书先生的知识,根本不足以在京城生根发芽。“

    顾念浔也接着李全的话,继续说下去了。

    “没错,小姐所言甚是,所以之后方氏一家在京城的生计越来越差,已经到了衣食不保的地步了。加上有乞丐经常对方茜儿实行逼迫,方母迫不得已将f方姨娘送入人牙子手里,盼得到达官显贵的青睐,有一处温饱之所。“

    “后来,顾府老夫人相中了人牙子手里的方姨娘,便买下了她的身契,当了顾府的奴仆。根据我们是调查,老夫人买下方姨娘的初衷,也许就是冲着老爷的妾室去的。“

    “何出此言?“顾念浔听到这来了兴趣,她早知道方茜儿是她祖母一早就准备好的妾室,能帮助她打压宁氏的妾室。但,她也想听听李全的意见。

    “因为从调查的信息来看,在方姨娘进府之初,顾老夫人派人所教授于方姨娘的细节,体现出来是不像是如何担任婢女,更像是……如何做好一个拿捏老爷的宠妾。“

    顾念浔听完笑了笑,李全所言正是如此,顾老夫人见到不同于宁氏又有点类似于宁氏的女子,便当然地要塞给她爹顾峥了。

    都说婆媳婆媳,一对天敌,顾念浔觉着这样说也不错。顾老夫人对宁氏没来由的厌恶,已然持续了很多年了。

    李全接着说:“然而,老爷拒绝了后来顾老夫人对于纳妾的意思,但是……百善孝为先,一个孝字,便压的老爷被迫纳了方氏。“

    然后李全看了看顾念浔,又看了看脚尖,不自觉地说道:“小姐…放心,老爷他,根据我们的判断,并没有……接…纳方姨娘。“

    李全十分“委婉“的话语,顾念浔好一会儿才明白其中的道理。她只能说,还是李全等人多虑了,以她爹的性子来说,绝不会碰方姨娘一根手指头,及时顾念浔的祖母顾老夫人继续拿孝道逼迫着。

    但,李全的好意顾念浔了解,知道她极为在意至亲,也算是…消息查探的很全面了。

    但其实说到这,听上去方姨娘的一切仿佛都十分合理,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但,往往看上去的平常之处,背后所隐藏的才是秘密所在。

    顾念浔突然发现了李全在“说书“方面所具有的天赋,连忙放下了手中那厚厚一沓的信纸,专心听李全的口述版本。

    “小姐定然不知,其实方姨娘早就心有所属之人了。“李全略带神秘地说道。

    “哦?“这倒还真是顾念浔所不知道的盲点所在,极大地勾起了顾念浔的兴趣。

    “是在进京之前,方姨娘隔壁邻居家的樵夫,我等虽未见到真人,但听周遭之人的描述,是个孔武有力的壮士。“

    顾念浔心想,原来,方姨娘喜欢的是这款。孔武有力?她爹算个文臣,这点倒是比不上了。

    “方家对此也是心知肚明,但都没有打开天窗说亮话,因为方母觉得樵夫实在是太过家贫,配不上身为教书先生的女儿,便一直撺掇方姨娘和其一刀两断,但显而易见,方姨娘不想和其断了来往。“

    “后来,洪水让他们失去彼此的下落,生活所迫也让方姨娘成为了老爷的妾室,但小姐的猜想是对的,三房在这件事之中,出了不少的力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