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方姨娘入此放肆,顾念浔自然是不会任其顺然,这不,自然是要出手给点小教训的了。

    一般来说,身为妾室,自然是要服从主母,服侍夫君,两情惬意,好不美哉。当然,妾室的地位不比正室和主家小姐公子们,可那宠妾非要作妖,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

    看来,其余人前往绿园避暑,方姨娘独在徽州府的日子,倒是惬意的很,不然,哪有那些个力气出来作妖呢。

    可是,背后让顾念浔觉得奇怪的是,自从方姨娘千里迢迢来到徽州府,她的所作所为跟顾念浔前世的认知大相径庭。

    一般来说,人的性格很难在短时间之内发生巨大变化,如果这个可能性真的发生,那只有两个原因所在。

    一,之前或者之后所表现出来的性格,是她的伪装,换言之,不是她真实所存在的性格。

    二,短时间之内发生了她难以接受的巨大变革,是以性格发生了巨变,顾念浔可以说就是这种情况下,今生性格与前世不同。

    至于这方姨娘是哪种,顾念浔真的拿捏不准,因为还有一个最坏的情况,是顾念浔最不想看见的一种可能性。

    那就是,方姨娘也是自前世而来的重生者,顾念浔觉着世间之事难说唯一,她能重活一世,为何他人不能呢?

    是哪种情况,那都无关紧要。

    因为,今生,顾念浔不会让什么人阻拦她的复仇之路,谁也不行,更别说前世籍籍无名的一个姨娘罢了,若是真有什么别的想法,休怪顾念浔不念情。

    妄图给长房的日子增添麻烦和困扰,即使方姨娘不远千里地送来徽州府,用一些什么别的手段给府内增添“乐趣“顾念浔都只能送她两个字——做梦。

    顾念浔来到主院,跟宁氏对视的瞬间,大夫人宁氏就知道长女是要有所动作了,挥挥手屏退众人,给母女二人留下单独的瞬间叙话。

    “娘,我想在回京之前解决方姨娘,此时不除,难保回京之后,她不会成为其他势力的推动者,或者说,已经是这样了。“

    “我儿,放手去做吧,她既然已经将主意打到你们的身上,我自然留她不得了。“

    方姨娘昨日的消息传到主院之时,宁氏正侧卧在小塌之上,青葱玉手不自觉地握紧,心想着方姨娘这可真是放着好日子不过,年纪轻轻就这么活腻歪了,对她和顾峥的底线下手。

    不过可惜了,这方姨娘在顾府长房的路从此刻开始那便是走窄了。若是不争不抢,审时度势的在她的院内安分守己,顾峥和她自然也不会亏待她一二,老来升个贵妾,日子也是极为和美的。

    这衣食不愁,奴仆成群的日子,难道不比一些小官家的正室,还来的舒心吗?

    但有的人,总是不满足自己已经得到的,要是顾念浔说的难听点,那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这边,大夫人宁氏和顾念浔就如何处置方姨娘一事达成了共识,两人云淡风轻地相视一笑微,很显然对于方姨娘就不放在心上的样子。不知方姨娘知道后,又是怎样的反应呢。

    方姨娘自知,种种动作自然逃不过宁氏和顾峥的眼里,不过此时不动手还能等到回京被顾老夫人拿捏和掌罚吗,自然不能坐以待毙。

    姜向来都是老的辣,落在顾老夫人手里,那必然是没有好果子吃的,在宁氏手里,尚能有搏一搏的余地了。

    若是可能,若是…早知当初,料得今日这般,那她绝不会委身做妾,而是寻一清白人家,男耕女织,自在一身。

    可惜,时间是没有回头路的,世间万事,也没有早知当初为何今日的无奈和慨叹。

    徽州顾府,听雨轩。

    “大小姐,想如何处置那等心狠手辣的贱人?(代指方姨娘)。“

    从主院回来,安嬷嬷便耐不住性子地问道,她是真想早日预见那等小人的下场啊,若是能严惩一番,那便是想一想都会觉得心花怒放的程度了。

    “嬷嬷,你觉得如何是好?“顾念浔此刻心中有了大致方向,却没什么具体的想法,她想听一听安嬷嬷的想法。

    “我一切都听小姐的,但想着应该从方姨娘最在意的地方入手,这也让她尝尝对别人心窝子下手的滋味。“安嬷嬷说完,顾念浔也暗自地点了点头,她的想法也正是入此。

    不过,打蛇打七寸,这方姨娘的七寸在哪儿,她还需要好好调查一番,以便更好的打到其要害之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