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六月初,进入梅雨季节的徽州府,清晨时分,小雨绵绵不绝,粉墙黛瓦掩映在雨中。

    “大小姐,该起身去向夫人请安了。“安嬷嬷的话将枯坐一夜的顾念浔从思绪迷茫之中拉回现实。

    昨夜之前,顾念浔还是被当朝正乾帝打入冷宫的顾贵妃,一个宫中人人得以欺辱的废妃。原本打算冷宫苟活残喘,却不想还是挡了别人的路。

    昨夜的冷宫,大雪纷飞。腊月的严寒让人更加难熬,破损的窗户让刺骨的寒风直吹屋内,冻得人说不出话。彼时,顾念浔和婢女秋意正互相依偎,汲取对方身体中仅存的暖意。

    “小姐,还冷不冷,都怪秋意没用,连点点炭火都抢不过他人。“秋意颤颤巍巍地说,冷的只打哆嗦,却仍旧自责今日没抢来冷宫最下等的炭火。

    “好阿意,让你受苦了。“从江南水乡到繁华京城,再到这只见四方天地的宫宇,都有阿意在身边陪着护着,如同现在一般。

    秋意努力地挤出一个微笑,泛白的嘴唇裂出了丝丝血点,说道:“能与小姐一处,阿意这心里总是高兴的。陪小姐一路走来,是阿意此生的福气。“

    “好一副主仆情深的画面。顾念浔,当初高高在上的顾家长房嫡女,可想过有如今的凄凉下场呢?“身着鹅黄色华丽大氅,头戴妃位金冠的女子推开本就摇摇欲坠的门,走近屋内。

    顾念沅,顾家的三房嫡女,顾念浔的三房堂妹,如今后宫如日中天的宠妃沅妃娘娘。

    “你可知,看你如今这般落魄,我心中多么的开心吗?“见顾念浔未出声,顾念沅继续说道。

    “没想到,咳咳,妹妹恨我至此。“顾念浔开口说道,猛地吸入了一口冷风,呛得直咳嗽。

    顾念沅微微一笑,明明样貌和顾念浔返京初见她时并无二致,过去的天真烂漫变成如今顾念浔从未见过的模样。只听她冷冷地说:

    “长姐啊,我自是恨你入骨。你若是一辈子待在那江南也好,可是你为什么要回来,夺走我应该享有的一切。就因你嫡长的身份,我再如何地出类拔萃,旁人眼里也只有你。“

    “凭什么!连入宫的机会都只能是你的?我却只能嫁与家中无长物的破落书生?叫我,如何能服!如今,让你也尝尝这痛失所有的机会,以了却我此生夙愿。“

    “来人。“顾念沅继而喊到,门外的几个太监三下两除二地拆卸了所有的门窗,寒风凛冽,顾念浔和秋意却避无可避。

    “我等这场雪很久了,冷宫本就破败,冻死一两个人不足为奇。对了,长姐在这冷宫消息闭塞应该并不知晓,你爹已经被罢官贬去那苦寒的北境了,不知你体弱的娘和年幼的弟妹受不受得住荒芜之地的寒风呢,这也多亏你这长女的福气。“

    “真是不枉我和爹爹几年来的心血谋划。现在的顾家,是我们三房的顾家了。如此寒风瑟瑟,长姐和至亲一同享受吧,还有这些奴才,也会陪着贵妃娘娘您的。“

    说完,顾念沅转身离去,眼里的鄙夷不屑和无所掩饰的大仇得报的快意,深深地映入顾念浔的脑海之中。

    “你这十恶不赦的坏人,枉费我们小姐当初待你如若亲妹。“秋意明明已经冻得快失去知觉,却还是冲上前去试图用瘦弱的身躯报复顾念沅一二。

    旁边站立的太监见状猛地抬脚,踹在秋意的身上,秋意重重地倒在了冰冷的地面,我的眼里不见这漫天的白雪,只有那鲜红的血色。

    “阿意,阿意!“泪水从顾念浔的脸颊止不住地流下,滴在地面凝结成冰,顾念浔哭着大喊秋意的名字,喊着她在后宫唯一仅存的温暖。

    “小姐,阿意没用,陪不了小姐了,小姐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只愿,还能再做小姐的婢女,生生世世。“秋意垂落的手,也带走了顾念浔仅剩的求生欲念。

    “啧啧,真是可惜了。“因为秋意的话语而停住脚步的顾念沅,语带讥讽地说道。此时的顾念浔,好像已然听不见周遭发生的一切。

    顾念浔的目光,直直地停留在秋意的身上,脑海中闪过的是过去的所有。曾经的顾家嫡长女,当朝贵妃,却护不住至亲与忠仆,落得冻死冷宫的这般田地。

    若有来生,此仇必报。

    顾念沅,顾家三房,必叫尔等血债血偿。

    皑皑白雪,掩盖不了人心的恶。不多时,顾念浔瘦削的身体倒在了秋意的旁边,白雪将她们覆盖。盖在他们紧紧相牵的手上,如同儿时一般。

    ——

    没想到,再睁眼,回到了顾念浔心心念念的江南,让她魂牵梦绕的徽州府。就这样,顾念浔静静独坐一夜,生怕这仅仅只是她的黄粱一梦,醒来梦就散了。

    还好,上天恩赐,重活了一回。

    回到了故事开始的地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